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練習:雙線並行式或之類的東西。

 CP:普匈&奧匈雙CP(雙主線)

 

 

一、

 

她在盛怒中大步踏進柏.林影展會場。片子只是隨便挑的,反正她憑著邀請函可是無往不利,而且重點是基爾伯特總是那樣遲到然後讓她等。現在的她只想找個藉口讓自己忘記剛才電話中的不愉快。

她看著女主角與自己相似的面容,一頭暖棕色長捲髮披散在背後。名叫伊莉莎白的女主角手邊夾著一本裝訂粗糙的小說,費力地拖著行李箱在泥土路面上前進,趕著要和丈夫會合。

空襲警報再度響起,她的時間不多了。等她的人會留下來?或自己先走?小鎮的車站隨時可能被炸毀,到時誰也逃不過。

 

 

二、

 

她急匆匆地跨著大步,身後的行李箱碰上路面石塊而不住跳動。上衣全汗濕了貼住背脊,冬陽下塵土飛揚遮蔽了她的視線。

人聲漸漸嘈雜起來。

車站旁就是戰時設立的物資分配所。在這個時代,每個人都想盡可能地囤積燃料和糧食,否則在這個冬天到底能不能存活下來,誰也不知道。

終於──她見到了她的羅德里希。他的神態一如既往地自持,只有眼神透著掩不住的焦灼。最後,在見到她的那一刻化為水晶般澄澈。

 

 

三、

 

她放下心來。雖然知道片子才開演五分鐘,就劇情邏輯而言男主角絕不可能這時就拋下女主角遠走高飛。她含笑看著少婦奔向迎面而來的丈夫,手機的震動卻打斷了她的思緒。

「伊莉莎白:這次遲到是本大爺不對,不要生氣了好嗎?會盡快趕過去的。基爾伯特」

她冷哼一聲,心卻軟了下來。羅德里希終於等到了他的妻子,那她的青梅竹馬是否也正在匆匆趕來的途中?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此為「交叉點」之試閱版。

 CP:普匈&奧匈雙CP(雙主線) 

 

 

「這是一個有關那傢伙、那傢伙、跟那傢伙的故事。」

「哥,你這樣講預告片的旁白是不會有人聽得懂的。」

「喔好吧,那就──這是一個有關伊莉莎白乘以三、小少爺乘以三、跟小鳥一樣帥氣的本大爺也乘以三的故事!」

隨便你啦,還有你確定不是乘以二嗎?」

 

-- 

 

她看著女主角與自己相似的面容,一頭暖棕色長捲髮披散在背後。

空襲警報再度響起──等她的人會留下來?或自己先走?小鎮的車站隨時可能被炸毀,到時誰也逃不過。

羅德里希終於等到了他的妻子,那她的青梅竹馬是否也正在匆匆趕來的途中?

 

她的視線往下移到白底鉛字上。剛才是讀到──太平盛世裡,一個名叫伊莉莎白的女孩和青梅竹馬大吵一架,憤而離去。而那青梅竹馬正在趕來會合的路上──

 

「對不起,伊莉莎白,本大爺今天可能沒辦法到了

 

她伸出手呼喚丈夫,但空虛的黑暗中只有一片死寂。

 

「...終於,找到你了。」

「...路德維希?」

「祝好運。」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此為砂糖向突發短篇(我竟然也寫得出砂糖向甜文!),可以說是接續〈七次紅〉,總之是(微)歷史向婚後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

 

--

 

她恣意伸展雙臂,靜靜享受一個人沐浴的時光。放滿熱水的浴缸以及氤氲縈繞的空間都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唯一不同之處卻是眼睛看不見的。

 

香氣。

 

今天的她,心血來潮地選了那罐自己平常不會用的沐浴乳。淺藍色乳體躺在手掌上,散發著熟悉的青草香。

過去戰場上的他,即使滿身血腥,但洗淨鉛華後依然是這樣淡淡的香氣。

工作疲憊時的他,用來按摩眼周的草本純露也是同樣安撫人心的優雅氣味。

帶她到麥田遊玩的他,得意地展示的一片浪漫澄藍,也是以如此氛圍舒緩了她所有的焦躁與不安。

 

她讓這香氣包裹自己的全身,就好像他還在這裡抱著她。

『你不在之後,真的有點寂寞呢。』

女子低下頭,露出有點不甘的神情。

 

 

「伊莉莎白!本大爺回來啦──全身都是汗,快換我洗澡!」

「呃?」

 

這麼快?不是預定下禮拜才會到家的嗎──該不會把公務全丟給路德維希了吧!?還沒來得及驚喜,嘴巴就自動開始回話,用著幾百年沒變的模式。

「什麼嘛,要提早回來也不講一聲!我快好了,等我一下!」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prussia_hung-4.jpg 

這是韓奇露さん在看完"星辰"之後的塗鴉~

超讚的啊啊啊!!就連圖都有揪心的感覺O_Q

(我也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會寫得比預想中還要虐...orz)

總之很開心地分享出來讓大家欣賞^^

 

韓奇露さん的blog http://hankillu.pixnet.net/blog

雖然CWT26已經過了,不過荷比新刊好像可以加印的樣子,

另外也還有可愛的普匈低調婚禮限定版(?)書籤,

在這 http://hankillu.pixnet.net/blog/post/27711207

也請大家多多支持噢w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星辰 章之八(一)我所不知道的妳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

 BGM:僕の知らない君/我所不知道的你@ 奧華子(歌詞有修正,以下MADCP是菊灣)http://www.youtube.com/watch?v=tE-rE7vLvU8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週末早晨的清新空氣總是如此宜人。

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佇立在寢室窗前,靜靜整理思緒。

大約一個月前,也就是伊莉莎白失蹤的當天晚上,她回來後在他耳邊低聲喃道:

 

──羅德少爺,我們結婚吧。

 

他忘不了自己當時的震撼,就連現在回想起來都不禁愕然,更不要說聽到的當下。

「怎、怎麼這麼突然?」

我們不是未婚夫妻嗎?」

「是、可是!妳、妳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先進去休息吧,這件事我們之後再談。」

最後他把未婚妻交給莉絲.敦士登,並私下告訴她此事。嬌小的短髮少女點頭表示會好好安撫伊莉莎白,但直到兩個女孩離去之後,他依舊如夢初醒。

他不懂,伊莉莎白在自己家過得真的很好嗎?在這樣的要求背後,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同時自己的反應也值得注意:不是欣喜,而是驚愕。這代表什麼?自己對伊莎抱持的感情,應該是異性相吸的那種喜歡沒錯啊畢竟是預定要成為自己妻子的女孩,如果不是這樣喜歡著對方的話,那未免也太失禮了。所以,就算是在潛意識中命令自己去喜歡她,也是沒問題的吧?何況伊莎不管是外貌、個性或對自己的忠誠都無可挑剔,禮儀什麼的也很快就掌握要領了。只有「總把她自己當成女僕」這點讓他有點困擾,她的身分是未婚妻才對啊。不管母親瑪麗安娜怎麼對待她,這個身分是不會動搖的。不過這也只是小事,總之伊莎本來就是自己「應該喜歡的對象」只是,自己內心深處對她的情感真是如此?

他持續沉默。

 

蕭邦的革命練習曲無預警地響起,他微微一驚之後接起手機。是伊莎。

「羅德少爺,今天下午一起去野餐好嗎?天氣很好哦。」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星辰 章之七(Just be friends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偽普列(騎士與少女)?

 引用歌詞:Just be friends @ 巡音ルカ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f-MKoh-vo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

 

那天,整個上午他們都不說話。受不了兩人間凝重的氣氛,到了午餐時刻,伊莉莎白再度躲回校園角落、她的林間秘密基地。

 

現在回頭想想,她在對方告白的時候好像──她還蠻確定──聽到了法蘭西斯與安東尼奧的笑聲

所以說這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其實是他們三個人的惡作劇,只有她一個人從頭到尾被耍得團團轉?

 

非得弄清楚不可!

 

挾帶著微慍與不確定,她拉開高二A班的後門。

映入眼簾的是──

 

「基爾伯特學長,這些巧克力餅乾是我跟羅德少爺一起做的,裡面有滿滿的心意

「哎呀還是小莉絲人最好了,果然妳也迷上本大爺了是吧──」

 

銀髮少年一臉不正經的調笑表情,一手摟著莉絲.敦士登的纖細肩膀,另一手則放肆地戳著她的臉頰。

對方雖然感到相當困擾,還是認真地表達自己的意見: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今天去參加了這個(第一場)

http://europe.lib.ntu.edu.tw/2010/discussion.html

出乎意料地有趣喔!以下就帶入APH觀點來簡單記述有趣的點:)

為了避檢索方便,會用各樣的錯字跟人名來代稱,反正大家知道就好。

另外座談會當中有位來自荷.蘭的國際學生,雖然他戴著眼鏡的書生氣息其實比較像少了高科技光芒的愛沙沙,不過暫且還是以荷兄代稱,荷.蘭則稱為荷兄家。順帶一提,據說他中文之所以講得這麼好,是因為他女朋友是小灣~(荷灣出現!)

 

第一位與談人:荷兄家與宜居城市

荷兄家是全世界人均交通死亡率最低的國家,不過他們的腳踏車是可以雙載的、而且不戴安全帽。(阿爾:這怎麼可能!?)因為荷兄會用各種方式讓汽車減速,避免傷害到行人跟自行車手。話說在灣家,自行車可以騎上人行道這點,對阿爾來講也是相當不可思議吧。(阿爾:到底為什麼你們會這麼做啊啊?腳踏車就應該是要在路上騎、還要戴上安全帽才對啊喂!不接受反對意見!)

說到文化差異,毆洲有較強的步行跟自行車文化──例如法叔家有著名的環法自行車賽,丁馬克家則大量出產自行車賽車手。然而米洲則是開車去健身房,就算健身房其實不遠(亞瑟:漢堡胖子你到底有沒有想減肥的意思?≡__≡)

 

第二位與談人:荷兄家的城市文化營造

....丹、鹿..丹、海.這些大城市,沒有一個超過八十萬人。與談人當時去念書的城市有二十萬人,就已經是荷兄家第五大城囉。(小灣:蛤?我家最大城也都有兩百六十萬耶?)(深夏註:後來去查危機百科,發現與談人說的只是城市內的人口,包含城市生活圈的話其實有六百七十萬人口)

毆洲城市常都會有很多鴿子,也造成當地居民的困擾。而倫.敦曾經考慮在餵鴿子的麵包當中放鴿子的避孕藥,因為鴿子實在太多了(亞瑟你怎麼會想出這種主意啊啊啊啊XDDDD連鴿子也有避孕藥是怎麼回事www

某個荷兄家的設計公司曾經設計「最後的世界盃」,讓世界盃最後兩名的隊伍開打,爭奪「最後一名」(荷兄你是)兩國分別是不.丹跟馬薩爾群島,但是不要以為這跟小灣沒關係唷!因為後者可是小灣的邦交國呢!(深夏註:我覺得講者應該記錯了,因為我沒估狗到這個國家

另一個設計公司則幫某家「所有人都住得起的旅館」打廣告。因為平價到極點,裡面只有鐵床鐵桌鐵椅子,到底要怎麼廣告才好呢?後來設計公司決定反向思考,拿了張高級旅館的照片,在眾多物品上面標記星號,然後說「這些全部都不包含在內唷」。其他的廣告詞還有「每個房間都有床!」、「每個門都完好無缺!」等等

另一個設計公司則是決定「回到本質」,例如櫃子是什麼?不就是很多抽屜的組合嗎?因此他們把眾多單一個櫃子用皮帶綁起來,一樣是個櫃子。然後很多人吵架的時候都會摔花瓶,所以他們做了種「摔不破的花瓶這邊一直講到荷兄家的人很務實,還真的連花瓶都因應狀況設計呢。

噢對了,大家常常很喜歡絨毛娃娃(深夏也是喔w),但這個公司決定讓大家看看「泰迪熊的真面目」──把絨毛娃娃拆開、翻面,重新用棉花填進去。嗯,其實都是線頭的那副模樣也還是蠻可愛的啦。(只是到底為什麼荷兄你想得到這些點子啊?)

 

第三位與談人:海港城市文化

在荷兄家的交通方式很多種,你可以騎自行車、開車、甚至是開船去上班,端看你多有錢。(那個開船是怎麼回事www原來荷兄家其實有成為大型威..斯的潛力嗎)

不過大部分人當然還是騎自行車,這也是social的交通工具。荷兄家人會一起騎腳踏車去酒吧,之後在一起騎回家,完全不會像灣家可能會比較誰的車比較名牌。(灣:可是一群酒吧出來的帥哥美女騎腳踏車一起回家,真的有說不出來的怪…= =a

也因為自行車太多,失竊率高達10%,就跟我們今天的所在地T大一樣。(深夏註:T大腳踏車容易被偷是出了名的)偷車賊多半是吸毒者,為了要去換大麻。兩個鎖是不夠的,需要三個鎖才防得住。不過就算臨時發現車被偷應該也回得了家,因為主要車站都有自行車的自動出租機,長的有點像超大型自動販賣機。那到底自行車多到什麼地步呢?在荷兄家,自行車的數量甚至比人口數還多,有三分之一的家庭擁有三輛以上的自行車。

另外說到穿衣服,荷兄家人平時不論男女穿著都非常簡單,他們的衣服單價也不高,不太崇尚名牌。(有種把置裝費省下來拿去投資的感覺)

關於食物呢,去荷兄家學設計的與談人說,他的同學們在設計上都非常有創意,只是早餐跟午餐幾乎都是三明治。他懷疑也許他們把創意都用在設計上了,因此在食物的選擇上毫無創意可言。那什麼是荷兄家的傳統食物呢?他去問了許多荷兄家人,得到的回答幾乎都是──海尼根啤酒加薯條。(灣:等一下!有哪裡搞錯了吧?我們家的傳統食物可多了耶)

荷兄家人從小就會建立金錢觀,像是二手童書會讓小孩子自己坐在路邊擺攤,從小時候就開始訓練商業頭腦。(感覺真的很厲害!)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