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109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給小韓的賀文之三!關鍵字一樣文末公布~

 全部的圖也都是出自小韓手筆唷。

Hankillu/Raining Day→http://hankillu.pixnet.net/blog

私設定人名有:烏姊 = 雅可萊恩(擔任女生宿舍管理員)

人名提示:波波 = 菲力克斯

1317022171-3928373968_n.jpg  

 

他們的正式接觸,是由一份早餐開始。

 

「娜塔莎又來了?真是的,老是這麼任性……」

坐在豪華辦公桌後的高大圍巾男子皺起眉頭,以流暢的動作合上方才盯著的手機。他揚起頭,一副困擾的模樣:

「托里斯,麻煩你跑一趟宿舍餐廳。雅可萊恩會想辦法再做一份早餐,你負責把它送到娜塔莎手中。」

「好的。」

看起來大約二十歲上下,隨侍在不遠處的棕髮青年即刻順從地起身。

「噢還有,記得盯著她把所有食物吃完。不然我想有人會有麻煩哦~」

男子像是想起什麼般地刻意叮嚀道,而青年也只能苦笑。

「……我盡量,伊凡先生。」

2f12c2f6f357f45ba01205a1c98d6451 (1).jpg  

──娜塔莉亞阿爾洛夫斯卡婭,國立聖彼得堡馬林斯基舞蹈學校現今最受期待的高年級學生,表演用的藝名是娜塔莎。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身為俄羅斯古典芭蕾重鎮,繼承了正統學院派皇家芭蕾舞團兩百多年的歷史,並以無數具古典美的芭蕾舞者傲視全球。在光是錄取就該通知家族大肆慶祝的這個學校,年輕的她輕而易舉地以第一名通過入學甄試,並以純熟的揮鞭轉技巧贏得評審一致的讚賞。但當問到她本人的感想,娜塔莉亞連微笑也沒有,只淡淡說了句:「為了接近伊凡先生,這只不過是個過程而已。」

──伊凡布拉金斯基,十年前全國首屈一指的男性芭蕾舞者,以深情演繹《天鵝湖》的齊格飛王子而聲名大噪。在芭蕾選手如同偶像歌手一般受到歡迎的俄羅斯,他就是那顆閃耀的星星。在幾年前腳踝受傷後,退出表演的他回到母校擔任校長,繼續為國家培育舞蹈人才。然而校內傳言四起,說伊凡是用不得見人的手段取得此職位。不過膽敢這麼說的人在不久後便被迫離開學校,因此流言在不久後也迅速平息,只有少數幾個人偶爾還會想起。但伊凡畢竟在聲望及經驗上都無可匹敵,學校也安然度過了這幾年,也訓練出許多傑出的芭蕾舞者。大家都在猜測,娜塔莉亞就是下一位即將在全國校際芭蕾比賽指定劇目《天鵝湖》中,代表學校擔任黑天鵝奧吉莉雅與白天鵝奧傑塔公主的那位幸運兒。這意味著她將正式登台,開啟輝煌的表演生涯。

 

然而娜塔莉亞有個令人頭痛的小怪癖,近幾週益發嚴重。

托里斯頭痛地想著,一邊穿越校園,走往另一頭的宿舍餐廳。

她不喜歡吃早餐,據稱是為了維持完美的輕盈體態。然而芭蕾的運動量其實很大,娜塔莉亞又習慣清早起來開始做自我訓練,被人發現因貧血而暈倒在練習室內根本就是常有的事。這點讓擔任校長的伊凡相當掛心,雖然娜塔莉亞刻意忽略年齡差異手段露骨的示愛讓伊凡避之唯恐不及,但她畢竟是重要的學生,特別在全國大賽前夕,再怎麼樣也不能有個閃失。

於是,身為校長特別助理的他,就這麼擔任起娜塔莉亞照顧者的角色。

文章標籤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公式站在此 → http://kross2011.blog.fc2.com/



【書名】 Cross

【衍伸】 AxisPowerHetalia

【CP】 鯨組全年齡BG向,含諾にょ冰&冰にょ諾,性轉/紐塔接受不能者請慎

【性質】 不定,依各文章作者設定

【格式】 A5右翻直排│彩封│黑白內頁 

【內容】 小說+黑白插圖

【頁數】 約130~140頁。收錄四篇文章,共計約四萬五千字,含插圖4~6張

【價格】 NT.180

【預定參場】CWT29-D1(12/10)首販,攤位未定

【販售方式】CWT29-D1場領│通販


【主催】 隱萩

【文組】 隱萩沁夏

【圖組】 始末(封面)│MICO(插圖)

【插花】 換日線│深夏

【試閱文】 HydrangeaAurora

--

是我有參與插花的本子哦。之後可能也會寫出北歐奇幻的後續吧?

(插花文關鍵字:歐洲中世紀架空、魔法、宮廷、生日宴會、少女的第一次(?)

隱萩跟沁夏也是我個人一直有在(默默)關注的作者,

總之相當令人期待呢!北歐大好w

ps.宣傳歡迎~


文章標籤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給小韓的謝禮之二!關鍵字同樣在文末公布^^

私設定人名有:小比 = 蓓爾琪、荷兄 = 尼德蘭特

其實這篇應該會是三篇裡面最甜的w

因為前半部有些不完備的關係,所以我做了一些修改,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大家可以一口氣讀完會比較順~

 

 

週六早上八點,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

早春的晨光毫不保留地灑落在車站宏偉的磚造牆面,並流瀉至車站廣場上的每個旅客身上。

地處西北歐運輸中樞的低地國,此時的中央車站依舊充滿生機與活力。來出差、旅遊、洽公,懷抱不同心思的人們踏著自己腳上的影子,走向各自的方向。他們臉上的表情或者輕鬆、或者焦慮,也有不少人面無表情。在車站前的人群當中,一位妙齡少女興奮雀躍的神情,特別引人注目。

 

少女以近乎小跑步的姿態,奔向不遠處的公共巴士站。全身上下的行李只有一個輕便的帆布後背包,令人難以想像她剛才已經穿越了國境。少女手中緊緊捏著由比利時布魯塞爾直達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火車車票,彷彿她抓住的不只是一張單薄的紙片,而是希望。

 

§

 

「謝謝你唷,我走了!」

語音未落,少女粉嫩洋裝的裙擺早已消逝蹤跡。司機大叔聞言只是笑笑。他駕駛巴士十多年來,這麼急匆匆的乘客也是數一數二少見。

「一定是去見很重要的人吧?哎,年輕真好──」

隨著他的自言自語,巴士悠悠繞過街角,消失在另一頭。

 

而少女急匆匆的腳步未曾停歇。陽光落在她燦金的捲髮上,形成自然而富變化的層次,在耳際兩側的紅色蝴蝶結上落下淺淺的影子。經過了大約兩三個運河交叉口,她按照手中地圖指示,轉過了街角的花店、經過兩家露天咖啡館,還有二手書店跟酒吧。湖藍色的平口小洋裝裙擺搖曳,步伐堅定的少女沒過多久便停在一間青年出租公寓的門口。事實上,就連大門只能阻擋她的心意僅僅數秒──剛好碰上有住戶準備出門,少女閃到一旁,趁機溜進去的動作如貓般輕靈。

 

1-B號房的鈴聲大作。

過了一會還不見來人,少女依舊微笑著繼續按著門鈴等待著。她知道她的活力十足常叫人跟不上她的腳步,所以她不介意給其他人多一點時間──只要那是她重視的人。

房內響起了略顯沉重的腳步聲。

「媽的,誰啊!這麼早一直按門鈴,是想吵死人不成──」

文章標籤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