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短篇/中篇 (9)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這是之前鯨組合本「CROSS的插花稿,跟主催小隱確認過之後就決定po出來。同時這也是之後的北歐奇幻系列(如果有的話)的起點哦。祝大家新年快樂!

※這篇的原訂標題是「捉迷藏」,後來配合本子字型所以改成現在的英文標題。

中古歐洲架空設定。私設定人名有:紐冰 = 艾絲、挪威 = 諾威

 

  這是她十三歲的生日宴會前夕。

  身材纖瘦的少女一口氣把好幾件禮服全部攤平放在四柱大床的床面,並把一旁的羊毛簾幕綁到床罩的柱子上,以免擋住視線。還好王宮總管分配給她的床夠寬廣,上面就算放了五、六件洋裝都沒有問題。然而不管有多少選擇,她今晚也只能挑一件穿在身上。

  房間內的大型石造壁爐劈啪作響,在燃燒木柴的同時,也不時地濺出火星。

  暖意充滿了整個房間,而少女的身形輪廓則隨著火光晃動而一明一滅。名為艾絲的少女皺著眉,赤著雙腳不斷在房內地毯上來回繞圈思索,相當煩惱的模樣。這是她第一次正式進入王國的上層社交圈,今晚在王宮小宴會廳的表現將會決定大部分貴族對她的第一印象,因此需要格外慎重。

  她習慣穿的是那件巧克力棕色的織錦緞長連衣裙,純白的緞帶在胸口打成大大的蝴蝶結,典雅又不失些許活潑俏皮。但它的顏色跟型式在這次的重要場合顯得太過低調,可能無法表現出宴會主人的氣勢。隔壁那件紫紅色小禮服似乎是不錯的選擇,配上胸口與腰際細緻的銀線刺繡,可以完美襯托出她的雪色髮絲以及寶石般的雙眸。但這麼大膽的低胸設計,她恐怕還要一陣子才會習慣。

  那麼海藍色呢?她的視線轉移到床的另一頭,不自覺地輕撫對面那件花緞禮服的蕾絲裙襬。說起海藍色,關於那個人的記憶瞬間一湧而上……

 

  最初對他的印象,是一張淡漠而無表情的俊俏側臉。

  那是艾絲首次進入王宮被介紹給王室成員認識時的事了,當時的她大概才六歲。首次見到全由花崗岩打造的雄偉城牆、氣勢十足的護城河與金屬吊閘、五彩繽紛的北歐花紋編織掛毯、還有雪白大理石鋪設而成的謁見廳,小女孩的雙眼禁不住瞪得圓滾滾,還帶了一絲不自在。

  『要是做錯了什麼該怎麼辦?』

  她還記得在謁見王室的前一刻,她甚至必須緊緊抓住母親的腰帶,才不致因緊張而絆到腳。


  不過一切擔憂在真正見到王室成員時便煙消雲散。

  身為家族表親的國王撫著下巴鬍鬚,友善的笑容就跟她爸爸一模一樣。美麗優雅的王后大方地給了她一個帶有香氣的吻,大王子丁馬克一邊爽朗地大笑一邊抱著她玩飛高高的遊戲,一臉嚴肅的二王子貝瓦爾德一言不發地凝視著她,最終輕輕點個頭。只有年方十歲的三王子諾威始終對她不理不睬,百無聊賴地盯著窗外靜靜落下的雪花。他身上的亞麻布披風以王室標準而言,實在太過樸素,如果不是諾威領口的精緻寶石別針再加上他身上散發出令人望而生畏的高貴氣息,被誤認為平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艾絲覺得那個人很奇怪。

  柔順如絲的淺金色短髮輪廓分明的五官、漠然而瀟灑的神情姿態,就連年紀尚輕的她都知道:當諾威長大之後,那會是奪走全城女孩芳心的外貌。再加上不遜於兩個哥哥的劍術技巧與優秀的學習天分,簡直就像天之驕子一般。明明家人都在身邊,王國內也沒有太嚴重的內憂外患,身為王子的他應該可以無憂無慮笑著的啊?他笑起來會多好看!於是她以不太穩的小小步伐走近,拉住諾威的衣角。

  「哥哥。」

  銀鈴般的稚嫩嗓音落在他耳中,融化了冰山般的偽裝。諾威回過頭,吃驚地看著這身高還不到他胸口的小女孩。

  「哥哥,為什麼你不笑?哥哥不開心嗎?來陪艾絲玩捉迷藏嘛,這樣一定可以笑出來喔……

  當時年幼的她,小臉上想必是浮出了泫然欲泣的神情吧。因為對方隨即半蹲下身,讓視線和她平行。藏在皮革手套中的手輕柔地拍拍雪色的髮絲,如海般沉靜的眼中還出現了一絲笑意。

文章標籤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給小韓的賀文之三!關鍵字一樣文末公布~

 全部的圖也都是出自小韓手筆唷。

Hankillu/Raining Day→http://hankillu.pixnet.net/blog

私設定人名有:烏姊 = 雅可萊恩(擔任女生宿舍管理員)

人名提示:波波 = 菲力克斯

1317022171-3928373968_n.jpg  

 

他們的正式接觸,是由一份早餐開始。

 

「娜塔莎又來了?真是的,老是這麼任性……」

坐在豪華辦公桌後的高大圍巾男子皺起眉頭,以流暢的動作合上方才盯著的手機。他揚起頭,一副困擾的模樣:

「托里斯,麻煩你跑一趟宿舍餐廳。雅可萊恩會想辦法再做一份早餐,你負責把它送到娜塔莎手中。」

「好的。」

看起來大約二十歲上下,隨侍在不遠處的棕髮青年即刻順從地起身。

「噢還有,記得盯著她把所有食物吃完。不然我想有人會有麻煩哦~」

男子像是想起什麼般地刻意叮嚀道,而青年也只能苦笑。

「……我盡量,伊凡先生。」

2f12c2f6f357f45ba01205a1c98d6451 (1).jpg  

──娜塔莉亞阿爾洛夫斯卡婭,國立聖彼得堡馬林斯基舞蹈學校現今最受期待的高年級學生,表演用的藝名是娜塔莎。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身為俄羅斯古典芭蕾重鎮,繼承了正統學院派皇家芭蕾舞團兩百多年的歷史,並以無數具古典美的芭蕾舞者傲視全球。在光是錄取就該通知家族大肆慶祝的這個學校,年輕的她輕而易舉地以第一名通過入學甄試,並以純熟的揮鞭轉技巧贏得評審一致的讚賞。但當問到她本人的感想,娜塔莉亞連微笑也沒有,只淡淡說了句:「為了接近伊凡先生,這只不過是個過程而已。」

──伊凡布拉金斯基,十年前全國首屈一指的男性芭蕾舞者,以深情演繹《天鵝湖》的齊格飛王子而聲名大噪。在芭蕾選手如同偶像歌手一般受到歡迎的俄羅斯,他就是那顆閃耀的星星。在幾年前腳踝受傷後,退出表演的他回到母校擔任校長,繼續為國家培育舞蹈人才。然而校內傳言四起,說伊凡是用不得見人的手段取得此職位。不過膽敢這麼說的人在不久後便被迫離開學校,因此流言在不久後也迅速平息,只有少數幾個人偶爾還會想起。但伊凡畢竟在聲望及經驗上都無可匹敵,學校也安然度過了這幾年,也訓練出許多傑出的芭蕾舞者。大家都在猜測,娜塔莉亞就是下一位即將在全國校際芭蕾比賽指定劇目《天鵝湖》中,代表學校擔任黑天鵝奧吉莉雅與白天鵝奧傑塔公主的那位幸運兒。這意味著她將正式登台,開啟輝煌的表演生涯。

 

然而娜塔莉亞有個令人頭痛的小怪癖,近幾週益發嚴重。

托里斯頭痛地想著,一邊穿越校園,走往另一頭的宿舍餐廳。

她不喜歡吃早餐,據稱是為了維持完美的輕盈體態。然而芭蕾的運動量其實很大,娜塔莉亞又習慣清早起來開始做自我訓練,被人發現因貧血而暈倒在練習室內根本就是常有的事。這點讓擔任校長的伊凡相當掛心,雖然娜塔莉亞刻意忽略年齡差異手段露骨的示愛讓伊凡避之唯恐不及,但她畢竟是重要的學生,特別在全國大賽前夕,再怎麼樣也不能有個閃失。

於是,身為校長特別助理的他,就這麼擔任起娜塔莉亞照顧者的角色。

文章標籤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給小韓的謝禮之二!關鍵字同樣在文末公布^^

私設定人名有:小比 = 蓓爾琪、荷兄 = 尼德蘭特

其實這篇應該會是三篇裡面最甜的w

因為前半部有些不完備的關係,所以我做了一些修改,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大家可以一口氣讀完會比較順~

 

 

週六早上八點,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

早春的晨光毫不保留地灑落在車站宏偉的磚造牆面,並流瀉至車站廣場上的每個旅客身上。

地處西北歐運輸中樞的低地國,此時的中央車站依舊充滿生機與活力。來出差、旅遊、洽公,懷抱不同心思的人們踏著自己腳上的影子,走向各自的方向。他們臉上的表情或者輕鬆、或者焦慮,也有不少人面無表情。在車站前的人群當中,一位妙齡少女興奮雀躍的神情,特別引人注目。

 

少女以近乎小跑步的姿態,奔向不遠處的公共巴士站。全身上下的行李只有一個輕便的帆布後背包,令人難以想像她剛才已經穿越了國境。少女手中緊緊捏著由比利時布魯塞爾直達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火車車票,彷彿她抓住的不只是一張單薄的紙片,而是希望。

 

§

 

「謝謝你唷,我走了!」

語音未落,少女粉嫩洋裝的裙擺早已消逝蹤跡。司機大叔聞言只是笑笑。他駕駛巴士十多年來,這麼急匆匆的乘客也是數一數二少見。

「一定是去見很重要的人吧?哎,年輕真好──」

隨著他的自言自語,巴士悠悠繞過街角,消失在另一頭。

 

而少女急匆匆的腳步未曾停歇。陽光落在她燦金的捲髮上,形成自然而富變化的層次,在耳際兩側的紅色蝴蝶結上落下淺淺的影子。經過了大約兩三個運河交叉口,她按照手中地圖指示,轉過了街角的花店、經過兩家露天咖啡館,還有二手書店跟酒吧。湖藍色的平口小洋裝裙擺搖曳,步伐堅定的少女沒過多久便停在一間青年出租公寓的門口。事實上,就連大門只能阻擋她的心意僅僅數秒──剛好碰上有住戶準備出門,少女閃到一旁,趁機溜進去的動作如貓般輕靈。

 

1-B號房的鈴聲大作。

過了一會還不見來人,少女依舊微笑著繼續按著門鈴等待著。她知道她的活力十足常叫人跟不上她的腳步,所以她不介意給其他人多一點時間──只要那是她重視的人。

房內響起了略顯沉重的腳步聲。

「媽的,誰啊!這麼早一直按門鈴,是想吵死人不成──」

文章標籤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給小韓的謝禮之一,這是為了感謝她在「星辰」封面以及設計上的諸多協助,所以請小韓指定關鍵字所寫的賀文。指定的關鍵字會在文末公布,有興趣的話可以先猜一下XD 至於文風可能是因為我前陣子一直在看狼辛小說的關係,帶有點日式翻譯小說的語感。這算是新的嘗試吧,希望各位不會介意()

既然七月是列支生日、八月又是瓦修生日,所以那這篇就乾脆當做中立兄妹生日賀文好了(超沒誠意耶妳!)

私設定人名有,列支 = 莉絲茨溫利

 文內附上小韓的塗鴉*2!

 

這是一座讓小鎮居民都引以為傲的龐大圖書館。

古色古香的設計,來自聯邦贏得獨立戰爭後,鎮上的各個職業公會合資聘請的天才設計師。融入了羅馬式穩重的共和精神、以及文藝復興時期自由的人文氣息,這是一座光是外觀就讓人讚嘆不已的圖書館。

但是之所以能成為居民的精神象徵,更是因為當中豐富而多元的藏書。除了日耳曼民族重視的理論與實用兼具,圖書館更特別收集了附近許多不同民族及語言的作品。也因此,這座圖書館是小鎮貨真價實的知識中心,甚至吸引了其他地區的學者申請借閱館藏。

 

龐大的圖書館當中,少女佇立在一排排的書架一隅,入神地翻閱圖書。

嬌小的金髮少女沉浸在知識的海洋之中,完全沒有察覺時間的流逝。她常常像現在這樣,在課餘花上大把時間獨自一人待在圖書館,彷彿企圖把館內難以計數的的藏書全部看完似地。直到耳邊傳來異樣的聲響,少女才突然「砰」一聲地合上書本。

她轉頭朝向窗外。大型的弧型玻璃窗上,確實是雨點的痕跡。而且違反她的意願,雨滴甚至越下越大,雨勢也越來越猛烈。

liz-2.jpg


少女想起早上出門前,哥哥觀察天色時的側臉。嚴峻的輪廓如同碳筆素描的直線組合而成,卻又帶了幾分認真特有的美感。

「啊,哥哥說對了呢還好有帶雨傘出門。」

少女半是感嘆地,小聲吐出這句話。

雖然有張年輕的臉孔、但實際上較她年長不少的哥哥,不管在生活經驗或各種知識上,幾乎都是她的權威。諸多經驗也證明了,她的哥哥常常──幾乎總是對的。她非常崇拜穩重而優秀的哥哥,而哥哥也相當疼愛她。對於因意外失去父母的兄妹而言,他們可說是十分不錯的案例了,就連街坊鄰居都不時地稱讚他們兄妹既成熟又懂事。

但少女從未告訴他人的是:不知道為什麼,她偶爾對此會感到些許不舒服。就好像胸口卡了個什麼異物一樣,沒什麼大礙,只是有點悶悶的。

 

她步出圖書館,撐起碎花圖案的雨傘,面對滂沱的雨勢攻擊。天色灰暗,雲層厚重得有如加上過多層疊的油畫,令人難以相信現在還只是下午時分。飄搖的小傘看似有些脆弱,但少女為了應付山區偶爾突如其來的暴雨(例如現在),所購買的雨具其實是非常堅固的。

公車站就在不遠處,只要到那裡就暫時沒問題了。少女在心裡為自己打氣。

 

突然間,她的視線被路旁的一個黃色小點所吸引。

文章標籤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4) 人氣()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新大陸家族,北米生日賀文。抱歉遲到了><

應該算是馬修中心?無CP,真的。

北美高中生&監護人設定。

我為什麼會一口氣寫出六千字這麼多(抱頭)

 

 

他想起早上出門前,空蕩的客廳中傳來的電視天氣播報聲。

『一週天氣預報:明天七月一號星期五、天氣晴,七月二號星期六、……

 

馬修.威廉斯嘆了口氣。

 

晴天又怎麼樣呢?對於身旁迫不及待暑假到來的同學們,應該是好消息吧?瞧他們無心聽老師訓話,兀自騷動不安的模樣。他隱約聽聞班上的漂亮女孩們相約逛街,或者竊竊私語著誰打算在暑假告白。男孩們眼中也閃著精光,藏在桌底下的籃球已經躍躍欲試地準備上場。

 

但這些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溫和內向又羞怯的他,在班上總是沒什麼存在感。不知道為什麼,就連老師點名時也會不時略過他的名字。當然,分組報告時就更加麻煩。

更糟的是,他有個外表相似程度接近90%、個性卻南轅北轍的哥哥──阿爾弗雷德.F.瓊斯。父母意外雙亡後,他們分別被收養,姓氏則是各自冠上父母的。巧的是兩位監護人──亞瑟.柯克蘭及法蘭西斯.波弗諾瓦原本就是舊識,又剛好住在隔壁,他跟哥哥還是可以天天見面,甚至上同一所社區高中。

還好是在不同年級,否則一定天天被同學錯認、外加幫對方闖下的禍解決後續──他想著,雖然現在也沒好到哪裡去就是了。

 

阿爾弗雷德跟他完全不一樣。

總是掛著自信的笑,活力十足地往前衝,然後把身旁所有人都拖下水。但就算造成了麻煩,也都會因為阿爾弗雷德討人喜歡的幾句話,就讓人心甘情願地幫忙。接著,他又會精神百倍地去尋找下一個有趣的目標,重複循環。

而跟在他旁邊的自己,就像是影子一樣。相似卻絕不相同的影子。

馬修總是不自覺地追尋著耀眼的他,在羨慕之外,或許還多了些嫉妒。但更討厭的是,無法如此耀眼的自己。

 

文章標籤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2011.5.17溫馨向諾威生日賀文。

北歐高中生設定,非國擬人。

※ 北歐全員無CP,不過如果會雷「丁→女版諾」跟鯨組互動的話,可能需要慎入。

私設定人名有:挪威 = 諾威(Norway、女版挪威 = 諾琪(Norge,挪威語的挪威)、丹麥 = 丁馬克、冰島 = 艾斯蘭

※ 諾威&諾琪雙子姊弟設定。

※ 標題的Gratulerer med dagen是挪威文的「祝賀你這一天」,常當「生日快樂」使用,也是5/17時挪威人們會互相道賀的一句話。

筆者至今尺度最大(?)的一篇…不過其實還是沒什麼啦。

 

 

貝瓦爾德挑選的是人煙稀少的城區小徑,這麼一來就能避開遊行的人潮──他們兩個都不喜歡人多的地方。拐過幾個彎之後,便見到轉角處掛著一個古色古香的咖啡館招牌。

「到了。」

他推開門,坐在角落一桌的溫文少年整張臉都亮了起來,站起來拼命揮手──雖然以告知所在位置來講,其實並不需要這麼做。

「貝瓦爾德學長!在這裡~」

「嗯。」

他以淺淺的笑容回應名為提諾.維那莫伊寧的少年。一旁的諾威則微微抬起視線:

「姊姊也在?」

平靜的音調沒有任何變化。

 

少女聞聲回頭。

淡色的及腰長髮直順地披散在背後,細緻美麗的五官配上穠纖合度的身材,無論以什麼標準來看,都會是校園偶像等級的美人吧?即使身上穿的只是紅白雙色的Russ制服,仍不減其魅力──應該說是,諾琪總是習慣穿冷色系的服裝,雖然非常適合她那冰山美人的氣質,但換上熱情的紅色短裙後,那樣意外的反差感反而令人眼前一亮。

「哦…是你呀。」

她不疾不徐地放下手中的書。

如果是外人的話,一定覺得姊姊是個氣質美人吧?看的還可能是詩集什麼的,諾威暗想道。不過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那本其實是以驚悚謀殺方式而知名的暢銷推理小說。沒錯,姊姊的本質總是被她的外表給隱藏起來了──就跟他自己一樣。他們可是一對內外反差騙死人不償命的姊弟啊。

 

文章標籤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為了趕在當天發文的關係,我先po出上篇…(抹臉)

2011.5.17溫馨向諾威生日賀文。

北歐高中生設定,非國擬人。

※ 北歐全員無CP,不過如果會雷「丁→女版諾」跟鯨組互動的話,可能需要慎入。

私設定人名有:挪威 = 諾威(Norway、女版挪威 = 諾琪(Norge,挪威語的挪威)、丹麥 = 丁馬克、冰島 = 艾斯蘭

※ 諾威&諾琪雙子姊弟設定。

※ 標題的Gratulerer med dagen是挪威文的「祝賀你這一天」,常當「生日快樂」使用,也是5/17時挪威人們會互相道賀的一句話。

 

 

大街小巷上,全是紅底的白邊藍十字。

除此之外還有洶湧的人潮,穿著布納德民族服裝(bunad)的男女老少、孩子們的遊行一旁等待拍攝精彩畫面的家長們占據公園所有空地來野餐的全家大小,還有最為喧鬧的十八歲高中畢業生──Russ們。

草地上飄來蛋糕熱狗冰淇淋跟傳統奶油粥混合的氣味,聞起來有點像兒童樂園。而事實上,孩子這時也確實是目光焦點。

音樂在此不是點綴,是主角。沒有一個遊行是寂靜無聲的,合唱團、打擊樂隊跟耍著槍枝的皇家護衛隊一同讓氣氛飆到最高點,人們也喊著精神口號相互呼應。

 

這大概是奧斯陸每年最瘋狂的時刻。

平日素來安靜禮貌甚至給人明顯疏離感的挪威人民,唯有像憲法紀念日這時才會放開心胸狂歡。沒錯,這是挪威的國慶,舉國歡騰的一日。

 

諾威冷然地凝視著一段距離外的同學們,少年那白皙姣好的臉龐上還殘留著昨天人體塗鴉的痕跡。

穿著紅衣的身影在他眼前融合成一團模糊的噪音。

明明前幾週的自己都還跟他們在一起,瘋狂慶賀高中生活的終結。他跟班上同學一起合資買了輛二手車,從頭到尾噴成亮紅色,並畫滿妖精形狀的塗鴉。一邊在奧斯陸的大街小巷巡行,一邊把喇叭音量開到最大,讓重金屬搖滾的鼓聲跟嘶吼撼動整條街。他們整晚泡在酒吧,灌了不知道幾打的啤酒,直到他開始嘔吐才見到沉靜的夜空。然後那晚,他們一夥人睡在中央公園的草皮上。接著,以醒酒為名,某個倒楣的少年被眾人合力拋到廣場中央的噴水池裡面,少年卻一邊笑一邊得意地在自己帽緣後方綁上一個紀念結──那是他所做過瘋狂事件的傲人紀錄。諾威自己的紅色制服上也滿是塗鴉跟標語,還有不少仰慕他的女孩在上頭假簽名之名行告白之實。這就是挪威高中生在畢業前的慣例,他們做的根本不算有多特別。

他有點困惑,因而皺起了細緻的淡色雙眉。

為什麼他突然覺得累了?彷彿眼前的一切瞬間失去意義

 

纖瘦的少年默默離開人群,往他熟悉的方向走去。

文章標籤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此為砂糖向突發短篇(我竟然也寫得出砂糖向甜文!),可以說是接續〈七次紅〉,總之是(微)歷史向婚後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

 

--

 

她恣意伸展雙臂,靜靜享受一個人沐浴的時光。放滿熱水的浴缸以及氤氲縈繞的空間都跟平常沒什麼兩樣,唯一不同之處卻是眼睛看不見的。

 

香氣。

 

今天的她,心血來潮地選了那罐自己平常不會用的沐浴乳。淺藍色乳體躺在手掌上,散發著熟悉的青草香。

過去戰場上的他,即使滿身血腥,但洗淨鉛華後依然是這樣淡淡的香氣。

工作疲憊時的他,用來按摩眼周的草本純露也是同樣安撫人心的優雅氣味。

帶她到麥田遊玩的他,得意地展示的一片浪漫澄藍,也是以如此氛圍舒緩了她所有的焦躁與不安。

 

她讓這香氣包裹自己的全身,就好像他還在這裡抱著她。

『你不在之後,真的有點寂寞呢。』

女子低下頭,露出有點不甘的神情。

 

 

「伊莉莎白!本大爺回來啦──全身都是汗,快換我洗澡!」

「呃?」

 

這麼快?不是預定下禮拜才會到家的嗎──該不會把公務全丟給路德維希了吧!?還沒來得及驚喜,嘴巴就自動開始回話,用著幾百年沒變的模式。

「什麼嘛,要提早回來也不講一聲!我快好了,等我一下!」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突發歷史向短篇, 伊莉莎白中心,不含阿普消失梗敬請放心

 CP:基爾伯特*伊莉莎白(普匈/普洪/..*..利)

 人名提示:羅德里希 = ..利、路德維希 = .國、菲利奇亞諾 = .義、羅惟諾 = .義、貝瓦爾德 = .典、阿爾弗雷德 = .國、亞瑟 = .

 這篇可以稍微念出聲,或許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部份字句感謝燃歿さん的協力:)

 

--

 

你曾否見過整片紅映照眼睛?

我見過,七次都令我刻骨銘心。

 

 

第一次是在戰場上,我的出生地。

睜眼那刻我便知道自己名為匈.牙.利,一個國家的意識集合體。交戰雙方的屍體遍倒沙地,我想再也不會有一刻讓我如此怨恨呼吸。腥臭腐氣難聞得要命,但我卻不忍掩鼻。天知道在地上垂死掙扎的有多少是我方士兵?最終還是手中劍冰涼的觸感令我冷靜。滿地艷紅落日倒映,我從此發誓永遠保衛匈..利子民。

 

第二次是在我臥房。

某日清晨我一如往常地起身更衣,卻意外發現褪下的底褲上滿是鐵銹般的血跡。我曾經以為那天是末日來臨,畢竟不是死在戰場而是敗於絕症叫我何顏面對人民?鏡中自己無血色的雙頰還有僕人們不可置信的震驚神情,襯出那片雖然微小但卻重大的轉變軌跡。

 

第三次是在他眼底。

從來想不透為什麼那傢伙的神情會在穹蒼之下閃耀得如此堅定,還執意拿著摘來的緋色天竺葵別在我髮際。明明令我彆扭不欲,一轉頭卻在那對透光寶石紅中看見自己的倒影,從此知道他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第四次是奧.......戰的十八世紀。

山頭上的絳紅披風在我眼中成為一片浮光掠影,只因如今我們都存著明明兵戎相見卻拒絕承認的心情。為什麼、為什麼要奪走奧..利的西..西.亞?「我討厭你──!」而他的聲音同樣嘶啞:「這不會是我們命定的結局!」兩個世紀後羅德里希與我分居,當我再次遇見他,傳遞失落的心情卻不須言語。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