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章之四(上)自由、自由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

本章含大量奧匈/奧洪成分。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

 

老實說,這是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汽車,而且還坐在上面。

以前在帕諾尼亞大草原的時候,最好用的交通工具當然是馬匹。可是現在她人在歐羅帕聯邦當中的奧斯塔利亞邦。這裡完全不同於帕諾尼亞的草原氣息,街上的建築個個都相當有古典藝術風味。巴洛克式、古典文藝復興式、洛可可式、新哥德式她沒有一樣搞得懂。

 

「到了。」

上次那位陌生人──喔不,現在要叫他表叔──說道。

「就是這裡?」

伊莉莎白驚訝地瞪視著眼前的米白色石造建築。門扉是雙層式的,兩旁還有家族祖先的大理石雕像,突顯出其壯麗雄偉。一系列的精緻浮雕與埃德爾斯坦家族的金鷹徽紀刻印在門楣上、扶手處,就連窗台也是。據說是棟文藝復興式的建築物呢,連外表全部都是沒見過的裝飾,她真的無法想像房子裡頭還會有多少豪華的裝潢。

看起來真的是戶貴族人家至少曾經是。

 

「對,待會我們就會見到妳未來的家人了。記得收好裙擺,頭髮也整理一下。」

表叔不忘詳細叮嚀。他家只夠收留身體虛弱的伊蒂可‧海德薇莉,以致於母女倆被迫分離,但這並不表示他就對遠房姪女不好。

經過了為期一週的簡單新娘訓練,現在的伊莉莎白已經從草原上的小弓箭手,成了至少外表看起來還不錯的十二歲小淑女。

 

她踏上門口的平坦石階。

 

『有音樂聲

伊莉莎白不懂音樂,但卻聽得出彈奏者隱藏在樂聲底下的淡淡孤獨。

 

--

 

眼前的少爺停止彈奏鋼琴,站起身直視兩人。

海德薇莉小姐嗎?」

 

「是、是的!」

哎,緊張感果然還是遮掩不住伊莉莎白抓緊了裙擺的皺摺。他會不會嘲笑我、討厭我、嫌我粗魯或者看不起我呢?畢竟這可能也不是他自己想要的婚姻

 

「幸會,我是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稱呼我羅德里希便可。」

對方微微頷首,一言一行都有十足貴族的優雅與氣勢。令人意外的是,竟然沒有給她太大的壓迫感。或許他們真的能好好相處呢於是她也綻開笑容回應:

「好的,羅德里希少爺。」

 

沉默蔓延在華麗的琴房。

 

氣質神祕的少爺開口。

「妳渴望『自由』嗎?」

 

--

 

「不對,腰要更彎、手腕的動作要更柔軟。再來一次。」

「好的。」

 

從那天起,伊莉莎白便住在埃德爾斯坦家。羅德里希的父親約瑟夫經常不在家,據說就是他把祖父哈普斯柏格留下的財產花用掉大半。至於母親瑪麗安娜則嘗試經營投資,雖然不甚順利。至少,就像表叔說的,吃住一切都還是沒有問題。

 

不過貴族人家總是有著特別的堅持。

羅德里希說,為了避免伊莉莎白被母親及其他親戚挑三揀四,因此每天晚餐過後,他會親自教導她貴族身分所應該表現出來的一切禮儀。

 

「羅德少爺,你這樣不麻煩嗎?為什麼不挑一個更優雅或更漂亮的女孩子,以埃德爾斯坦家的名聲應該是可以辦得到的吧?」

伊莉莎白私底下曾經這麼問。

 

「當母親要我選擇一位未婚妻的時候,我就這麼決定了。」

他淡定地答道。

「我知道她要的是一個幫手。在這件事上我沒有選擇餘地,但是至少我可以憑著自己的意志找到一個身陷貧苦的女孩,讓她的生活過得比以前更好──至少不用再擔心明天。」

 

所以這是他們倆人的協議:在父母與眾人面前,他們是未婚夫妻;在家裡時,他們表現得像是少爺與管家;但私底下倆人相處時,他們以兄妹相待。

 

「在我們真的結婚前,一切都還有可能我會盡量不綁住妳,讓妳可以去追求妳要的自由。」

他的嘴角帶著笑意,眼神中卻有淡淡的蕭瑟。

而她能怎麼回報這份用心?

真的、謝謝你,羅德少爺。」

 

--

 

「我外出一趟,晚餐前會回來。」

他泰然自若地穿起外出用的大衣。

「好的,我知道了。外面很冷,記得加件衣服。」

而她正忙著佈置客廳的聖誕節裝飾,隨口應道。

 

等到過了半個時辰她才驚覺不對──

 

『噢我的天!羅德少爺也真是的,明明知道自己絕對會迷路,為什麼還要單獨外出呢!』

伊莉莎白一邊用尋找獵物般的眼光來回掃視大街小巷,一邊在心底吶喊。忽地她憶起初識時,羅德里希的一句問話。

 

「妳渴望『自由』嗎?」

 

該不會羅德少爺想要的自由、就是迷路在城市當中?不對吧!

『都是我的錯──沒來得及阻止他出門。這下可好,十二月的下雪天,到哪去找羅德少爺呀?』

她邊大聲重複不知第幾次的「羅德里希少爺──!您在哪兒?」,又把外衣的領口抓得更緊了些。

 

「羅德少爺可不要凍著才好

 

過了不知道多久。

風刮得更猛、而雪也積得更厚了,連前進都舉步維艱。

正當伊莉莎白急得不知該如何是好時,耳邊傳來熟悉的琴聲。根本不用問「是誰」,這點她再清楚不過了。

 

「一定是他的琴聲沒錯!」

 

驀然回首,在對街樂器行內忘懷投入在演奏當中的,不就是自家未婚夫嗎。

 

一曲結束,不只店內旁觀的群眾,連老闆都忍不住用力拍起手來。

「實在是太精采了!埃德爾斯坦先生,未來還請務必多多──」

「羅德里希少爺──!」

 她的登場不只讓樂器行那厚實的木門發出「砰」的一聲,還順帶掃進了一陣雪花,使得年過四十的老闆皺起紅潤的臉龐。

只有真正肇事者一副不關己事的模樣。

「啊、伊莎。怎麼可以這樣粗暴的推門呢?看看妳帶來了多少雪花,這樣樂器會受潮的,這個笨蛋小姐哎呀,現在幾點?」

 

看來只要有音樂,就算沒飯吃他也不在乎吧──我敢說,羅德少爺總會迷路一定是因為他腦中充斥著新的樂章,根本沒有專心在走路!──伊莉莎白無奈地想道,她家少爺就是這樣的人物。

「晚上八點,晚餐一定都涼了──羅德里希少爺,算我求您!別再一個人出門啦!不管您要去哪,我都可以跟著一起去啊!」

 

沉默如同屋簷下的冰柱般,凝結在兩人之間。

 

最後羅德里希還是敵不過自家未婚妻執拗的視線,放棄似地低下頭。

好吧。伊莎,我們回家。」

 

--

 

「呃我們在哪?」

這次台詞角色對調了,迷路的是伊莉莎白。畢竟都覆蓋了一層雪,各式建築跟街道在她看不出有什麼差別。

或許說「對調」並不那麼準確,因為羅德里希從來沒有花心思在記路這件事上。

「很抱歉。就算妳問我,我也不會知道的

 

還好大雪已經停了。

舉目四望,腳踝高度的積雪讓整個世界瀰漫著一股魔幻的寧靜。

 

棕髮少女抬頭仰望夜空,星子一閃一閃。

她用做夢般的神情獨自囈語。

「好像也有一次,在森林當中看著星星找到路的呢是、和誰呢?

少年凝視著她的側臉,默然不語。

 

回家的路上,兩人各自若有所思。

沒有人打破沉默。

 

 

章之四(上)fin.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