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章之四(下)平靜的日常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

本章含大量奧匈/奧洪成分。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

 

「伊莎,平常都是妳在準備下午茶,辛苦了。」

或許是因為今天練習小提琴的狀況特別好,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語氣中帶著笑意:

「今天換我來預備甜點吧?」

 

「咦?」

伊莉莎白正在為她種在窗台邊的紅色天竺葵澆水,聽到這提議不禁楞住。她已經習慣在家中都會繫上白圍裙做東做西了,突然間要換人進廚房實在很奇怪。況且還有個更大的疑點

「羅德少爺,你會做甜點?」

 

對方微微皺起眉。

「真沒禮貌,我的手藝在埃德爾斯坦家族當中可是很有名的呢。那麼咖啡就麻煩妳了。跟往常一樣,我要甜一點的凡耶納咖啡,還要配上巧克力。」

「喔、好

 

羅德里希並沒有說謊。他在廚房的表現確實是家族當中有名的可怕。

 

「砰!」

瞬間粉塵四散,伊莉莎白早上才整理過的廚房現在看來就像浩劫過後。或許該慶幸廚房裡面沒有太多壁畫或雕刻,否則真的會是她的惡夢。

 

「羅、羅德少爺!你還好嗎?」

女僕裝扮的少女匆忙衝進挑高的廚房,若少爺有任何不測

 

只見羅德里希毫不在意被麵粉與蛋糊灑滿全身,轉身從剛爆炸的烤箱當中端出一盤三層式巧克力蛋糕。

「看起來怎麼樣?再灑點黑巧克力粉在上頭的話會更迷人哦。」

「呃非常地、驚人啊

不管是意外美味的蛋糕、或者是可以做甜點做到烤箱爆炸的羅德少爺,都是呢。

 

在那之後,無論羅德里希怎樣抗議,伊莉莎白再也不讓他進廚房了。

「清理廚房比自己做甜點更麻煩個幾百倍呢,」她如是說。

 

--

 

「羅德少爺,該睡囉~」

換上蕾絲花邊睡衣的伊莉莎白站在琴房門口喚道。這是今晚的第幾次了呢,就連她本人也說不上來。

 

最近幾週,羅德里希念茲在茲的就是他的新作品,結果讓他本來就不是很正常的作息,變得更加糟糕。例如忘記吃飯、忘記睡覺等等,總要伊莉莎白去提醒,他才會從不斷揉掉的稿紙團當中回神。

 

「啊、伊莎現在幾點?」

「半夜一點半唷,羅德少爺。請趕快睡覺吧,否則對身體不好的。」

 

他望了掛鐘一眼。眼前的少女大概覺得她「有責任看到自己上床躺下」吧,畢竟父親與母親並不太會干涉他的作息這種教養方式與其說是自由,不如說是放任。而關於他真正想要的自由,卻不願意花時間去了解。

現在整間華屋裡面,真正像親人一樣在乎他的,只有這個少女了吧。看著她不斷打呵欠還想努力表現出很有精神的樣子,他心頭一絞。

 

「對不起真的、再一下就好了伊莎妳先去睡吧?我很快就會回去了。」

「唔?那、好吧那麼晚安了,羅德少爺。」

「晚安,伊莎。」

 

真的只要再一下、再一下就好了抱持著既歉疚又期待的矛盾心情,羅德里希再度埋首於稿紙團當中。

 

--

 

「太好了,終於完成了。」

果不其然,又是一個獨自迎接日出的清晨。已經可以聽到鳥兒啁啾的叫聲了呢,天色也由深藍緩緩融化成冷紫,地平線邊緣還鑲著一抹淡粉紅。如果推開大落地窗的話,就能聞到草坪上露水獨特的冰涼濕氣,帶點草香甜味的那種。

 

不知她見到時,會是怎樣的表情呢

伴隨著這想法一起,他的意識沉沒在黑白琴鍵之中。

 

「羅德少爺果然又沒回房間睡!真是的、今天一定要好好說一下他才行──」

說是這麼說,少女接近琴房時,還是不免放低了音量。

 

喀嘰──

 

緩緩轉開琴房的象牙色門把,她又再一次為眼前的畫面屏息。

羅德里希額前的深棕色短髮不再是平常往後梳理整齊的模樣,而是自然地垂落下來。金邊的精緻眼鏡掉落在他腳旁,還好鋪滿整間琴房的波西亞手工地毯相當柔軟厚實,完全沒有摔壞的顧慮。少年一反平時對鋼琴的愛護,直接趴在琴鍵上,因呼吸而微微起伏的身形顯得自然而舒緩。

 

「真的累了吧我就說嘛,為什麼一定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狼狽不可呢──」

 

她刻意忽略自己迅速浮紅的雙頰,將懷裡早已預備好的薄毯為對方披上。少年手臂下枕著的某張樂譜吸引了她的目光,少女無聲讀出。

 

「給妳的歌──致伊莉莎白嗚?」

瞬間呼吸困難。

難不成、羅德少爺這麼多天以來廢寢忘食,就是在為她寫歌?

一股熱意湧上雙眼。為什麼、你──

 

「啊是妳嗎,伊莎?」

眼前的少年眨了眨眼,直起身來。

嗚、不行,不能讓他見到我哭得這麼難看的樣子──

 

沒想到對方見到她的表情,反而綻放出極其溫柔的笑。

「我寫好囉,給妳的歌。要聽聽看嗎?」

他帶著笑意旋過身,熟練地按下第一個音符。

 

--

 

如此平靜地過了幾年。

 

他們倆人沒有出外接受普通教育。

羅德里希小時候是請家庭教師單獨授課,除了貴族固有的驕傲之外,對於從小立志走向音樂之路的他,學校只會壓縮到練習時間。而且母親瑪麗安娜認為學校什麼人都有,對於將來要繼承家業的他實在是太危險了,不能讓他有機會學壞。現在家裡請不起家庭教師,他便改成自學。

而伊莉莎白則在瑪麗安娜‧T‧埃德爾斯坦的交涉之下,得以不必去學校「浪費時間」。畢竟大房子的清理跟維護,一個人做的話其實相當吃重,更別說還要負責其他烹飪洗衣澆花什麼的了,自然不會有時間上學。

 

但是羅德里希堅持要讓伊莉莎白讀書識字,說是為了將來預備。不過真正說服瑪麗安娜的,是兒子一句「埃德爾斯坦家的未婚妻,怎麼可以不好好讀書呢?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那怎麼成?」。於是在白天工作結束後,便是他們在書房的兩人時光。一開始由羅德里希指導各種語言、貴族禮節以及基本知識,後來伊莉莎白也漸漸可以自己讀書,並且追上了她這年紀的一般程度。

 

對於這位為她付出時間心力的少爺,伊莉莎白一直相當感激。而在感激之外,漸漸又多了欽佩。不管是少爺溫文有禮的態度、傑出的音樂天份還有對她的溫柔體貼,她都好喜歡好喜歡──而且這些都是她從來沒有在別人身上見過的。真要說起來,這種完美無缺的表現,就像是當年戰無不勝的父親馬格亞爾吧。

雖然每晚睡前總是不斷提醒自己「要找機會向謀害父親的亞堤拉報仇」,不過她偶爾也會覺得,幸好如此才能跟羅德里希相遇──現在已經過得很好了,不該再多想別的事來破壞現狀,不是嗎?反而是過去在草原上的生活,好像才是夢境一般。唯有回憶偶爾在她耳邊私語時,她才想起還有另一個世界,另一個有關遼闊草原與邊境森林的世界。而且她好像忘記了什麼很重要的現在、過去,究竟孰為真實?關於她自己的心情,伊莉莎白已經漸漸搞不清楚了

 

而羅德里希的真實想法,總是被他自己隱藏在屬於貴族的禮節與溫柔之下,誰也猜不透。他對伊莉莎白的好是眾人有目共睹的,然而那究竟是屬於主僕、兄妹或伴侶的感情領域,可能只有他本人才知曉。還有,他想要的究竟是什麼呢?關於「自由」的那個神祕問題,三不五時就會冒出來困擾伊莉莎白。

 

不管怎樣,會客室內的古典擺鐘總是不斷擺著晃著、正如日子總是繼續過下去。春夏秋冬,一年四季。

 

如此平靜的生活,一直到某日羅德里希收到沃得學園音樂特別班的錄取通知、以及高額獎學金為止──

 

 

章之四(下)fin.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隱萩
  • 抱歉,進度緩慢才看到這(汗顏)
    明明是普匈我卻覺得奧匈好萌呀這怎麼回事XDDDD羅德少爺作曲這招太犯規了www
  • 噢不會啦!
    隱萩さん在跟課業奮戰的同時還能來拜訪,我很開心喔:)
    所以就說本章奧匈很重囉,
    他們真的很適合放夫妻閃光www(等等你要寫的是普匈啊

    深夏 於 2010/10/10 22: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