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章之六(總有一天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

本段含部份奧匈/奧洪成份(大概啦

私設定人名有:列.... = 莉絲.敦士登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

 

進入寒假期間的沃得市既繽紛又熱鬧,冬季特賣會跟各式各樣的限定商品搶著推出,總之就是要吸引現下為數不多的觀光客掏出大把鈔票,以彌補觀光淡季的營業額。街上三三兩兩的人們一點也不在意偶爾飄起的微雨,反而因為共撐一把傘而顯得更加親密。

 

「啊、好可愛

伊莉莎白被櫥窗中一頂貓耳裝飾帽吸引而停下腳步。

這是和基爾伯特看完電影後的隔天下午,她跟羅德里希難得離開學校一陣子,到繁華的市中心購物。可惜他倆沒辦法演出「喜歡嗎?那我買給妳」這樣廣告般的情節,畢竟埃德爾斯坦家的經濟狀況

「抱歉,伊莎,今天只能買母親的生日禮物。」

果不其然。

「我知道的,我沒有要買的意思。」

她在心底悄悄嘆口氣。其實伊莉莎白也不是會衝動購物的女孩,甚至還很會為家中省錢──跟羅德里希比起來,她的用錢方式正常多了。這位少爺只要遇到跟音樂相關的事情,平常節儉的觀念就不知飛哪兒去了,老是說「這份樂譜實在太棒了,絕對要帶回家練習啊」、「這次的音樂會陣容非常豪華,務必要訂到頭等席」等等。還有堅持「有客人的時候,食材一定要最上等」也很讓她傷腦筋。明明平時一向很省,還最擅長用極其優雅的高貴語調征服老闆的心,讓對方自動壓低價格到一種不可思議的境界的啊。果然貴族都是把錢花在這種地方的嗎

 

「唔,或許這個不錯

埃德爾斯坦少爺停下腳步,凝視一條金飾項鍊。繁複精工打造的金鷹徽記中央以大顆紅寶石做為注目焦點,確實相當好看。可是價錢就一點也不漂亮

「羅德少爺,這個太貴了吧?我們還是挑一些比較簡單的禮物寄回去,心意有到就好了不是嗎

「但我們寒假已經沒有回去了,如果不送點貴重的禮物,很難表示心意啊。假如母親覺得我們人在外面就忘了家裡的事,那要怎麼辦?」

沒有回去的最大理由,其實是因為交通費問題。以他們的身分,應該選擇「歐洛帕之星」這種等級的火車頭等臥鋪。但是寒假時間也才幾個禮拜,雖然有學生折扣,但是兩人來回的價錢還是太不划算,不如繼續待在吃住都完全免費的學生宿舍。

 

「這種價錢真的太不實際了,光這條項鍊就快用掉你今年全部的獎學金了耶!我們之後還有父親的生日禮物要買不是嗎?」

「我們要送的,是埃德爾斯坦家的女主人!哪裡能送什麼簡單點的禮物?」

「可是

 

兩人僵持不下。來來往往的路人對他們也僅是匆匆一瞥,想著「大概就是常見的情侶吵架吧」而快速走過。

 

羅德里希難得擺出不悅的神色:

「『特殊節日只要隨便解決就好』,我是這樣教妳的嗎?枉費我一番苦心,妳還是丟埃德爾斯坦家的面子

 

此話一出,伊莉莎白如同被雷擊一般楞在當場。

「我會丟你的臉羅德少爺,原來你是這樣想的嗎?」

對方也自覺說錯話,慌忙改口:

「不、伊莎,我不是那個意思──」

 

對於實際上是擔任女僕工作、也不是奧斯塔利亞貴族出身的伊莉莎白而言,待在埃德爾斯坦家,最敏感的問題就在於她的自尊。羅德里希待她一向很好,也會代她向母親瑪麗安娜爭取權益,所以還算過得去。沒想到最保護她的羅德里希,竟然也會脫口說出她丟家裡的臉──

也就是太過粗鄙、不夠高雅、沒有價值,又不被看重或珍愛

過去所聽到的批評或受到的遺棄,此刻潮水一般地湧上她的心:生母伊蒂可反對她在草原上自在馳騁、父親馬格亞爾拋下她先行離世過去讓自己引以為傲的強悍與堅毅,在此失效。她現在唯一的保護者只有羅德里希一人,但如今──

 

伊莉莎白垂著頭,試圖用深呼吸來平緩情緒。

多麼想裝做若無其事,巧笑倩兮地撒個嬌「抱歉噢,我以後會注意的」,然後就繼續和羅德少爺一起逛街。要不,大家風範地來句「沒關係,我不介意」也好啊。但是不管怎樣努力就是做不到那句「妳還是丟埃德爾斯坦家的面子」不斷迴盪在耳際,即使用力咬住下唇也無濟於事。

最後,她倔強地抬起頭並扯出笑容:

「我有點不舒服,先回去了

維持這個角度的話,眼淚就不會落下了吧?她轉身而去,離開大傘的遮蔽。 

「伊莎

羅德里希固然懊悔於自己的失言,但現下也不好去追回她,只好放任伊莉莎白一個人回去──這,可以說是他現在所能給予的最大體貼吧?

 

『原來羅德少爺覺得我丟他的臉是嗎

一想到這點,胸口就泛起一股苦澀。

 

而她的終點,只有一個人。

 

--

 

「基爾伯特!」

伊莉莎白幾乎是撞開房間大門,嚇了正在寫日記的對方一大跳。

 

「妳、妳怎麼了?」

面對如旋風般闖進來、臉上還泛著淚光的少女,他手足無措到了極點。

她是怎麼混進男生宿舍的?不是說要跟羅德里希去買東西?還有,他們昨天不是還在冷戰嗎?

「那個,至少妳先別哭啦!」

 

「──所以你說,羅德少爺是不是很過份!」

「就是嘛!那種貴族的不切實際,不要也罷!」

 

結果他就這樣陪著她發洩情緒,偶爾自己也加個幾句──難得伊莉莎白會讓他罵小少爺呢,當然要一次出氣個夠。不過或許是他也說得太過火了,反而讓對方不自覺地皺起眉頭:

「其實羅德少爺也沒有那麼糟啦

「我說啊,妳剛剛不是還在跟我抱怨他嗎

「是也沒錯啦,但是──」

 

就在此時,門外傳來「扣扣」兩聲。

 

「會是誰?」

基爾伯特狐疑地轉頭望向門口。

雖然學生宿舍都是雙人房,不過不知為何他剛好就是一個人住的特例,所以當然沒有室友什麼的。至於法蘭西斯跟安東尼奧今天都已經各自回老家過寒假去了,昨天超震撼的頂樓聊天算是他們的臨別贈禮。而說到路德維希嘛

「啊,應該是莉絲。我剛才有傳簡訊給她~」

伊莉莎白笑吟吟地開了門,站在眼前的果真是那位被瓦修.茨溫利過度保護的小公主。因為是假日,所以她換上了葡萄紅色的直紋洋裝,耳際繫的則是瓦修送的緞帶,柔順地貼在金褐短髮之上。

 

「伊莎姊!妳還好嗎?」

莉絲擔憂地抬頭仰望著伊莉莎白,一副泫然欲淚的表情。天性善良的她總是如此,把朋友的事當自己的事一樣在乎──雖然有時候也不經意地造成朋友的小小壓力,不過沒人介意。

「好多了好多了~果然在難過的時候啊,這傢伙還算蠻可靠的!」

她壓低身子給了好友一個大大的擁抱,免得對方有其他無謂的擔心。

「是嗎,那就好不過羅德少爺還沒回來,不知道你們後來的決定是?」

莉絲指的是埃德爾斯坦家的禮品決定一事。或許是從小聽哥哥口口聲聲「那個少爺」地抱怨、又或許是跟伊莉莎白同住一學期的關係,她也一同稱呼羅德里希為少爺。

 

「這

一見棕髮少女欲言又止,她馬上就看出對面的少年八成只用一些不成熟的方式安撫了伊莉莎白的情緒,但是跟羅德里希之間的衝突依然存在。

「吶,我講一下我跟哥哥的送禮方式吧?我們家也不是很有錢,所以爸媽生日時多半都只有寄手工卡片表示心意,畢竟把禮物的費用省下來匯回去,對彼此都更實際。如果爸媽有明確表示想要禮物的話,就再買給他們。妳看怎麼樣?」

「嗯,好像不錯──我跟羅德少爺說說看好了

「如果是你們家的話,也許可以考慮去卡片專賣店挑有紀念價值的手工卡,放在玻璃櫃裡展示出來的那種,應該會讓爸媽很有面子喔。這樣也不錯吧?」

短髮女孩笑著眨眨湖綠色的雙眼,而伊莉莎白終於展露真心的笑容。

 

門外再次傳來「扣扣」兩聲。

 

「請進~」

伊莉莎白隨意地喊道,好似這根本就是自己的房間。

「這次又會是誰?」

基爾伯特心有不甘地嘟噥著。見識過莉絲.敦士登的解決方式後,不禁覺得算了,反正本大爺的帥氣可以補足其他所有缺陷!

 

結果這次推開門的,正是話題主角羅德里希。

還來不及等眾人開口,他便走近伊莉莎白,抿著唇遞出一頂包裝好的──

 

「咦?」

 

羅德里希手中的,正是她之前其實很想買的貓耳裝飾帽。雖然這在溫暖的沃得市不太實用、說可愛也略嫌幼稚了點,但是──這還是他第一次親手送她的東西

之前、不是說不能買的嗎?」

看到她臉上未乾透的淚痕、莉絲沉靜的視線還有隔壁銀髮少年的不屑神情,羅德里希心底也大致有數。──也因此更對少女感到抱歉。

他微微欠身:

「我說話太不經考慮了,真的對不起。」

銀髮少年挑了挑眉。

「這個因為妳對我很重要、所以母親的禮物,我會再想辦法

貴族少年說話難得地斷斷續續,低著的雙頰有些泛紅。

「無、無論如何,希望妳能接受

 

「那是當然──謝謝你,羅德。」

伊莉莎白起身接過帽子,笑著給了他一個擁抱。她能感覺到他緊繃的肩膀瞬間放鬆,為此她輕輕拍著對方的背做為回應。重要的不是禮物本身,而是他珍惜她的心意啊。

「關於母親的禮物,莉絲給了個很不錯的建議喔!要不要聽聽?

 

扣扣。這是今天下午的第三次。

 

同樣不待任何人發話,路德維希話比人先到:

「哥!我們不是約好五點整在宿舍大門集合嗎?現在已經五點又三.分.四.十.秒了!再拖下去就趕不上火車──呃,怎麼這麼多人?」

基爾伯特只得無奈道:

「說來話長──」

結果又被弟弟打斷:

「那就請長話短說,上了車再跟我講!你的行李是這邊這件吧?我來拿,你只要跟好就行!」

「喂!」

他的弟弟什麼時候變得如此霸道啦?雖然說拜爾修米特家一向注重準時,但現在可是伊莉莎白那傢伙需要幫忙,可以算做是特例吧?雖然現在看起來好像

倒是對方知道他在想什麼:

「啊、你先回去吧,我沒事了。謝謝你噢!」

一副他只是去樓下吃個飯一般的輕鬆語氣,還附帶熟悉的燦爛笑容。往常總會像陽光一般溫暖他的笑顏,此時卻起了反效果。

 

什麼嘛,我們可是整個寒假都見不了面耶?結果妳卻在收到一頂帽子後,就好像什麼事都沒有的樣子。小少爺到底是憑什麼這樣就過關,只會把花錢當作道歉的傢伙最差勁了啦!

他忿忿不平地站起身。

 

──就算這樣,總有一天我會把妳從小少爺手中搶過來!

 

這麼想著,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開始策劃下學期的行動。他沒預料到的是,那將是這首樂曲變調的前奏。

 

 

章之六(五)fin.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CHICK
  • 少爺~~~~~~~你贏了(被普憫捅)
    雖然前面楞了一下覺得貴族真是太過分啦(就算失言也一樣啦),不過後面我一下就被小少爺的舉動挽回少女心了怎麼辦,害羞的貴族真是可愛啊~\\\\\\\結果大姐一下就恢復了嘛,普憫真是連寒假都不憫啊>u<才爽一下馬上就被丟遠遠了,但是好可憐的普憫好可愛!阿普就是要不敏才萌(握拳)寫日記被闖入太有畫面了,我喜歡一個人寫日記好開心的阿普啊╲ /
    列支妹戲份也出現了。請請多給其他角色一點戲份吧,我好想看阿西(喂)
  • 是阿雞耶~好久沒看到你的留言了呢,真開心^^
    我正在想怎麼之前好像都沒人說少爺很萌,
    害羞的貴族是我的私心嘛www(喂)
    "因為用錢觀念不同而爭執"在夠親密的兩人關係當中絕對很常見吧,
    再加上他們在兩人關係中的"地位"不同,
    這很明顯就是他們會有衝突的點。
    要不然這兩隻這麼夫唱婦隨,要給他們吵個架都難呢:P

    說到伊莎,
    其實我不認為只要一個禮物就可以一勞永逸地解決她所有的問題,
    (雖然這真的是少爺重要的心意表現,對伊莎也真的很重要)
    那可能只是她情緒上暫時性的沒事而已...
    而關於"禮物"的認知不同,
    也算是現階段的阿普不能體會伊莎心情的一個表現。
    他喜歡寫日記的設定真的超妙的欸~
    被闖入的時候搞不好連筆都嚇得掉到地上了呢XD

    下次更新就會是第七章了,到時候路德跟小列支也都會出場~
    雖然路德戲份不多,
    不過他在第九章會是推動阿普的關鍵之一唷^q^

    深夏 於 2010/10/15 14:19 回覆

  • 悄悄話
  • 心晴
  • 喔,沒想到這麼快就可以看到下一章了
    迅速填補我被成績轟炸的心靈啊><

    一開始還覺得羅德跟伊莎一起撐傘逛街好親密
    當羅德講出那句殘忍的話
    不只是伊莎,連我看了都好心寒
    根深蒂固的貴族觀念真是令人哭笑不得啊
    雖然後頭的道歉充滿誠意(好啦其實我覺得此時的小少爺很萌)
    總覺得這種事情不會是最後一次發生
    老覺得兩人之間還是隔了一點什麼= =

    話是這麼說,我可是很中意這一章的劇情唷
    畢竟奧洪衝突根本是稀有情節嘛
    不管是本家還是同人的兩人好得跟什麼一樣
    基爾永遠當被閃的那一個XD
    而且本家聖誕節那一篇根本是閃到爆
    脫衣一搏伊莎喜歡的禮物的羅德深得我心呀
    基爾要多多加油囉
  • 考試辛苦了...^^"
    結果看來羅德那句話果然還是有爆點的吧?
    (因為我在po出來之前都會修改很多次,自己都已經看到沒感覺了orz)
    我當初在寫的時候,
    就打算以這個事件來點明他們兩個之間的細微不同,
    假如讓大家多少有震撼到的感覺,那我應該就算成功了:P

    謝謝妳的稱讚噢,我很開心^^
    奧洪衝突真的是稀有情節+1
    可是越親近的人越容易產生衝突(最簡單的例子就是家人吵架...),
    他們兩個的不平衡關係總會有走不下去的時候,
    所以我在劇情上就這麼設計了。
    不過羅德跟伊莎的關係其實也還蠻多面向的,
    之後的幾章會慢慢讓這些明朗化:)

    深夏 於 2010/10/20 22:10 回覆

  • 深夏
  • To Alice:
    怕妳的信箱資料外流,所以我把那篇留言隱藏起來喔!
    我現在還不確定有什麼好康的耶,
    不過我有先把妳的信箱存起來了,
    以後假如有什麼好東西就可以寄給妳:)

    對呀,羅德跟伊莎還是有合不來的地方,
    而且我覺得"地位不同"對兩人關係相當有殺傷力。
    雖然兩個人並不是討厭對方什麼的,不過...
    至於伊莎的感情歸屬,她會在之後幾章慢慢釐清喔,
    這也是我這系列的重點之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