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突發歷史向短篇, 伊莉莎白中心,不含阿普消失梗敬請放心

 CP:基爾伯特*伊莉莎白(普匈/普洪/..*..利)

 人名提示:羅德里希 = ..利、路德維希 = .國、菲利奇亞諾 = .義、羅惟諾 = .義、貝瓦爾德 = .典、阿爾弗雷德 = .國、亞瑟 = .

 這篇可以稍微念出聲,或許有意想不到的驚喜

 部份字句感謝燃歿さん的協力:)

 

--

 

你曾否見過整片紅映照眼睛?

我見過,七次都令我刻骨銘心。

 

 

第一次是在戰場上,我的出生地。

睜眼那刻我便知道自己名為匈.牙.利,一個國家的意識集合體。交戰雙方的屍體遍倒沙地,我想再也不會有一刻讓我如此怨恨呼吸。腥臭腐氣難聞得要命,但我卻不忍掩鼻。天知道在地上垂死掙扎的有多少是我方士兵?最終還是手中劍冰涼的觸感令我冷靜。滿地艷紅落日倒映,我從此發誓永遠保衛匈..利子民。

 

第二次是在我臥房。

某日清晨我一如往常地起身更衣,卻意外發現褪下的底褲上滿是鐵銹般的血跡。我曾經以為那天是末日來臨,畢竟不是死在戰場而是敗於絕症叫我何顏面對人民?鏡中自己無血色的雙頰還有僕人們不可置信的震驚神情,襯出那片雖然微小但卻重大的轉變軌跡。

 

第三次是在他眼底。

從來想不透為什麼那傢伙的神情會在穹蒼之下閃耀得如此堅定,還執意拿著摘來的緋色天竺葵別在我髮際。明明令我彆扭不欲,一轉頭卻在那對透光寶石紅中看見自己的倒影,從此知道他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第四次是奧.......戰的十八世紀。

山頭上的絳紅披風在我眼中成為一片浮光掠影,只因如今我們都存著明明兵戎相見卻拒絕承認的心情。為什麼、為什麼要奪走奧..利的西..西.亞?「我討厭你──!」而他的聲音同樣嘶啞:「這不會是我們命定的結局!」兩個世紀後羅德里希與我分居,當我再次遇見他,傳遞失落的心情卻不須言語。

 

第五次是重重鐵幕裡。

整個布...斯飄滿了印上槌子與鐮刀的紅星旗,他和我被迫分離。臨別那眼鼓勵著我繼續向前,不斷地相信著還有見面的某一天。幾年後他捎來的信終於到達我手裡,卻只有「一切平安切勿掛慮」等寥寥數語。字數多少我並不在意,事實上還相當欣喜,因為這意味著至少他還在某處活著並且會跟我一起走下去。

 

第六次是1990.西...併。

代表希望的燦紅朝陽冉冉升起,我在背光那側見證日耳曼人臉上洋溢的興奮之情。路德維希緊抱著他像個孩子般哭得不成人形,畢竟闊別幾十年可不是三言兩語可以道盡。我微笑著悄悄走近,緋色天竺葵百年來始終仍在我髮際。

 

第七次是偽.啤酒狂歡節慶。

豬肉香腸與馬鈴薯在每個人的盤裡,無論男女的雙頰都緋紅得好像收到驚喜。雖然看來只是普通的節慶,但其實這是我們的婚禮。國家結婚等於合併所以不行,但是以人類身份那就可以。小菲利和羅惟諾兄弟是我們的婚禮主祭,連素來和他不睦的貝瓦爾德都來道了聲恭喜。忘了帶賀禮的阿爾弗雷德只抓著頭傻笑說聲 “Oh! Excuse me.” ,不過隨即被酒後三巡的亞瑟柯克蘭破口大罵道「我當初是怎麼教你」。我們相視而笑便達成默契,牽手並進地開始向賓客行敬酒禮。

 

 

你曾否見過整片紅映照眼睛?

我見過,七次都令我刻骨銘心,最後一次更是我畢生的最甜美記憶。

 

--

 

註:

紅色天竺葵花語 - 你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

... - ..利首都

槌子跟鐮刀的紅星旗 - ...義的象徵。參http://ppt.cc/eh8o

瑞桑跟阿普不和 - 忘了在哪看到的,本家好像也有提到。總之幾次戰爭都是不好的回憶(例如大....爭之類的)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CHICK
  • 嗚喔喔我喜歡這篇!有押韻念起來的感覺真的很美><而且果然還是比較吃歷史梗(笑)而且這篇雖然感覺有真正普匈的味道(另外那邊還在糾結吧XDDD)卻更能感覺大姐心中的強悍和身為國家的自尊哩!所以我也特別喜歡第一段
    雖然字數很少但不管是意象和整體感都很棒XD還蠻希望下次多看你寫這種短篇的:)
  • 喔喔喔謝謝你的喜歡!>w<(偷偷抱)
    果然是設定上的不同導致有不同的味道吧?
    隔壁棚(何?)那邊是青春學園劇,
    比較像是活生生16歲少年少女的憂鬱,
    這邊多了國擬人設定也就多了幾分硬派的感覺。
    另外那邊是真的還在...我本來是預計這禮拜po7-2的,結果...
    (加上我即將到來的期中考,就更糾結了XDD)

    假如有其他靈感的話,
    我也想多嘗試看看像這樣各種不同的寫法:)
    歐耶謝謝支持www愛你唷www

    深夏 於 2010/11/07 22:20 回覆

  • 隱萩
  • ......慢了好幾拍才發現押韻XDD(遲鈍)
    很少遇過這種寫法,感覺好奇妙啊w
    然後標題真的好美好GJww阿普和洪姊結婚啦ヽ(*°∀°)ノ我要接捧花***~(尼奏凱)

    但似乎還是沒能長出來呢,說好的小(ry)(被扔)
  • ok的啦XDD
    所以我才想說念出來比較有趣XD
    那時有點像是突然被打到一樣,
    有兩個晚上半夜不睡覺就突發了這篇w
    這兩隻就算是婚禮應該還是會有很多不正經的...有的沒的事件來鬧場吧我想(最後大概根本不會像是正常婚禮但每個人都很開心XD)

    說好的那個要是長出來就YOOOOOOOO了(?)
    伊莎:這是男子漢的約定!我做到了!(捏起裙襬)
    基爾:...不對吧啊啊啊!?(驚恐臉)
    大概是這樣的感覺^q^

    深夏 於 2011/01/23 19:58 回覆

  • 隱萩
  • 鬧場預想得到XD當了這麼多年的惡友,想必法叔和安東尼奧會很捧場地來亂一下^p^~

    喂那個對話XDDDD我笑了!!!!!
    快把這段當梗再寫一篇普匈ヽ(°∀°)ノ!!!!!!(被平底鍋打爆)
  • 法蘭:喲!恭喜脫離單身--想得美,比我們兩個早結婚這怎麼可以?(邪笑
    安東:就是說咩,今天晚上要洞房是吧?法蘭你打算怎麼做?(陽光笑
    基爾:你、你們兩個!今天最好不要亂講話,要不然...(抖
    伊莎:我剛剛好像聽到有誰今晚要來"拜訪"是嗎?顯然很想嘗嘗看匈.牙.利料理嘛?(殺氣笑+穿著白紗揚起平底鍋

    兩人:對不起大姊!我們錯了!QAQ

    ...這樣?XD

    深夏 於 2011/01/23 20:15 回覆

  • Chick
  • 那個YOOOOOOOOOOOOOOOO讓我笑到打滾XDDD可惡超有畫面
    我比較贊成把那個拿出來寫一篇XDD阿普的惡夢或是洪哥XDDD
    而且怎麼有感覺基爾還會輸的感覺,然後被洪哥嘲笑(對不起不要問我輸什麼我好骯髒(逃跑))
  • 哈哈哈哈我知道你懂我的梗XDDDDD
    (上班時間不要回留言啦你!)
    洪哥帥氣爆了啊我超愛他的!這麼說來好像也蠻有趣的(思)

    另外基爾對上洪哥,不管是什麼都會輸吧(正色)

    深夏 於 2011/01/27 09:24 回覆

  • 王裕霖
  • 整篇文章有種很美的感覺~~
    希望能再看到大大其他普匈的文章~~
  • 謝謝妳的欣賞!
    普匈真是越寫就越常在我腦中出現耶,
    雖然長篇的"星辰"快完結了,
    不過搞不好哪天又有其他靈感也說不定^^

    深夏 於 2011/02/19 23:55 回覆

  • Toku
  • 整篇押韻耶!(超強)
    而且七次都好經典(大心)
    "以人類身分就可以"
    不知道為什麼這句感覺很甜蜜^_^
  • 謝謝稱讚!
    總要為他們兩位的結婚找個理由的嘛XD
    這甜蜜真是得來不易啊~
    不過也因此更顯珍貴^^

    深夏 於 2011/03/23 22:4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