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章之七(Just be friends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偽普列(騎士與少女)?

 引用歌詞:Just be friends @ 巡音ルカ http://www.youtube.com/watch?v=-Of-MKoh-vo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

 

那天,整個上午他們都不說話。受不了兩人間凝重的氣氛,到了午餐時刻,伊莉莎白再度躲回校園角落、她的林間秘密基地。

 

現在回頭想想,她在對方告白的時候好像──她還蠻確定──聽到了法蘭西斯與安東尼奧的笑聲

所以說這是怎麼一回事?難不成其實是他們三個人的惡作劇,只有她一個人從頭到尾被耍得團團轉?

 

非得弄清楚不可!

 

挾帶著微慍與不確定,她拉開高二A班的後門。

映入眼簾的是──

 

「基爾伯特學長,這些巧克力餅乾是我跟羅德少爺一起做的,裡面有滿滿的心意

「哎呀還是小莉絲人最好了,果然妳也迷上本大爺了是吧──」

 

銀髮少年一臉不正經的調笑表情,一手摟著莉絲.敦士登的纖細肩膀,另一手則放肆地戳著她的臉頰。

對方雖然感到相當困擾,還是認真地表達自己的意見:

「呃、那個,希望您務必嚐嚐看

「這個笨蛋先生,要知道這餅乾可是──哎

羅德里希嘆了口氣,而另一方,路德維希不知為何也在場、急忙勸阻著:

「哥,別這樣!」

畢竟看起來他下一秒就會遭到愛妹心切的瓦修.茨溫利拿改裝版自動手槍掃射

 

喀。

 

伊莉莎白默默關門、轉身,

果然那傢伙是在開我玩笑吧?看我因為他的告白而心神不寧的樣子,一定很可笑吧?搞不好他喜歡的其實是溫柔可愛又清秀大方的莉絲.敦士登,只是在利用我練習告白技巧而已呢

她逆著風踏出步伐,

那我又算什麼?我們本來就只是朋友而已呀!而且我喜歡的人,本來就應該是羅德少爺不是嗎?那傢伙出乎意料的告白,對我和羅德少爺一點影響也沒有的啊

腳步不知不覺地加快,

但是不管怎麼說──莉絲竟然跟那傢伙在我不知道的時候感情很好,還會送餅乾給對方?這簡直就像是少女漫畫在告白的橋段嘛!我做的雖然是也可以入口,總是沒有羅德少爺的那麼好吃。而她說是「他們一起做的」所以羅德少爺知道這件事?原來他希望莉絲跟那傢伙在一起、而要我跟他自己在一起嗎?原來他當初承諾說要給我的自由是這樣這不是很好嗎?我不是喜歡羅德少爺嗎?那麼──

 

  Just be friends All we gotta do

  Just be friends It's time to say goodbye

 

為什麼、為什麼我的胸口還是空虛得發疼呢?

 

  Just be friends All we gotta do

  Just be friends Just be friends...

 

再見了,基爾伯特我想我們,大概只能是朋友──

 

  嘶啞著聲音大喊著 回音 餘聲 空虛地響起

  在被解開的連結前方 雖然什麼東西也沒留下來

 

她開始狂奔,衝出學校建築。

 

  將兩人交錯著的偶然 轉暗 斷線 虛幻地化為粉碎

 

以往遇到什麼傷心難過的事,第一個找基爾伯特訴苦就對了。就算事後可能被嘲弄,但他總是毫不猶疑地第一個就衝到她身旁,沒有一次例外。不管是怎樣的困難,都好似會被他的狂妄笑聲打退一般,很快就煙消雲散。但當他本身就是心痛的原因時,她又該找誰呢?

 

  在這逐漸腐朽的世界中 焦躁的我 唯一生路就是

  刻畫下 你褪色的微笑 然後將心中的情感流放

 

如果承認自己對那傢伙也抱有愛慕之情,豈不等於是對羅德少爺不忠嗎?畢竟他們在名義上還是未婚夫妻。他承諾給予的自由,恐怕沒有戀愛自由這個選項?況且羅德少爺可能會為她太過擔憂,因此也不能找他

總是溫柔體貼、聽她說話的好姊妹莉絲,現在也成了她痛苦的來源之一,自然更不能找她。如果順利的話,基爾伯特搞不好可以成為保護莉絲小公主的騎士。她怎能因個人私情而破壞朋友的好事?

 

  無法再回到盛開時模樣的 手掌上的小小死亡

  我們的時間仍維持靜止

 

他們都不在了爸爸不在、媽媽不在,基爾伯特也不在了她該往哪兒去呢?好奇怪、好煩好亂,不知道怎麼做、不知道還能找誰

 

  我想起來囉 初次相遇的季節

  和你溫柔笑著的臉

 

之後伊莉莎白迷失在城市當中。等她發現時天色已暗,而她身在一個陌生破舊的城市角落。由於是匆忙跑出來的,她身上別說是錢包了,連手機什麼的全都沒有。

 

『怎麼辦

 

--

 

舍監室素色的擺設雖然整齊一致,卻給人一種無形的壓力。嬌小的少女憂心地望向身側,左手腕上精緻的錶面不留情地顯示著晚上九點。

「這麼晚了還沒回來,伊莎姊會不會出什麼狀況

幾度思量後,還是決定打個電話確認。

 

「羅德少爺嗎?我是莉絲。那個想問一下伊莎姊在不在你那邊

『咦?我以為她會跟前幾天一樣待在宿舍──難不成!』

「舍、舍監阿姨說沒看到她進宿舍,打手機她也都沒接

『妳在舍監室嗎?請稍待,我馬上到!』

 

喀。對方簡潔俐落地掛了電話,她卻無法真正安心。好想找哥哥幫忙,可是不知道他會採取什麼太過度的手段,現階段只好暫時等待羅德里希的到來

 

「啊──這不是小莉絲嗎?怎麼一個人待在舍監室?」

「基爾伯特學長

 

--

 

心好空。

如果她重視的人都不在乎她:基爾伯特的告白只是開玩笑、莉絲.敦士登和他在一起,而羅德里希樂見其成有誰在意她的感受?如果沒有,那她在這世上不是跟死了差不多?

 

她緩下步伐,冬末的微雨零零落落地開始點在地上。

 

--

 

「基爾伯特?」

棕髮少年氣喘吁吁地到達宿舍大廳,差點迎頭撞上自己的遠房表弟。

「小少爺、你跟莉絲留在這,我去把那傢伙找回來!」

「不、我也去!」

「不對──等那傢伙回來,她想見的人會是你。」

銀髮少年擠出勉強的笑容,

「我只負責把她帶回這邊,在她需要你的時候,你可不准消失不見啊。」

羅德里希有點想問,你知道你的表情是什麼模樣嗎?

「──我知道了。」

 

--

 

雨勢滂沱。

伊莉莎白任由雨滴打濕她的雙肩、捲髮、格子裙,整個世界安靜黑暗得詭異,彷彿只剩她一人存活。天空是濃重的灰,沉悶得有種窒息感。

 

  心中的瘋狂大雨 令人呆滯 令人悚然 視野也開始朦朧

  就算早已對那份痛楚有了覺悟 但這副身體還是宛如被貫穿了一般

 

草原上的雨也是這樣,整個世界氤氲瀰漫,總令她聯想到父親馬格亞爾過世的那晚。他走了,丟下她跟母親兩人自力更生。

她並不怨父親,只是覺得有點寂寞。

 

--

 

他在雨中只憑著自己的直覺往前衝,身上連帽外套的帽沿滴著濕氣,隨著奔跑的韻律緩緩流進領口。

經過了商業區、電影院、他們去過的餐廳有幾次他幾乎要被自己的腳給絆倒,多虧上學期一天到晚都在被伊莉莎白拿平底鍋追殺,所練出來的衝刺技巧可不容小覷。他穩了穩腳步,沒有遲疑地向前邁進。

 

--

 

她覺得她正站在懸崖邊緣,無法後退,但前進也只是墜落無邊深淵。

 

學校這個狀況,她是回不去的了。身上沒錢,離不開這個城市。但就算可以買火車票,她要去哪呢?奧斯塔利亞的埃德爾斯坦豪宅?真是笑話。那不是她的家,就算有羅德少爺在,她也無法真正融入那邊的文化。那麼,回帕諾尼亞大草原?現在那兒是她的殺父仇人──叔叔亞堤拉當家,她跟母親沒被一同解決掉,已經算是相當好命。

沃得市的問題很多,她知道。但她現在無法離開。在這個人吃人一般的城市,她可以做什麼?就算就此消失在認識的人群中,她知道她靠自己的力量也可以活下去──如果不挑工作的話。不管哪種打工都需要身分證明,但是到別人家中幫傭的話可能就不用。另一個選項則是兩條街之後,紅燈區特有的螢光霓虹招牌閃爍著。她知道自己臉蛋標緻,身材也還不錯。但是心裡還有一絲掛念,叫囂著她不該踏出那一步。

 

  將兩人連繫起的羈絆 龜裂 解除 在日常中逐漸消散

  再見了我愛過的人 就到這裡為止了 我將向前邁進不會再往回頭看

 

『爸爸、媽媽、羅德少爺、莉絲,再見了還有──』

 

  這樣就結束囉。

 

她在心底默默向他們告別,最終還是忍不住嘶喊出聲:

「基爾伯特你這個大混蛋──!你──騙──人──!!!」

回音被雨水吸收掉,連點殘響都沒留下。但是、身後好像是誰的腳步聲

 

「我好像聽見什麼人在呼喚本大爺啊?伊莉莎白。」

 

銀髮少年顯然因為劇烈跑步還在喘息著,遞出一把撐開的直傘到她面前,血紅雙眸刻意地不直視她的狼狽模樣。

 

基爾伯特?」

她不可置信地注視著他。

 

不看她,其實是因為不敢面對她的眼神。厭惡、排斥、疏遠、冷淡會是哪一種?他不敢想,但不管怎麼樣,他要把她平安帶回來。

「雨傘,拿著吧。雨很大。」

留給他的卻是遲疑的沉默,他以為大概就這樣過了半世紀。

 

然後她伸出手接過傘,輕輕走到他身旁。

 

「你沒有傘。」

「我有帽子。」

「你來做什麼。」

帶妳回家。走吧。」

 

他招了台計程車,在大雨中急駛回學校。基爾伯特把自己的紅色外套脫了給她,自己則忙著傳簡訊,屏幕上傳送對象那欄閃爍著「小少爺」三個字。發送,完成。沒半分鐘就又收到回訊,他瞄了一眼隨即把手機蓋起來。

 

「為什麼你找得到我?」

在很長的沉默之後,她問。車內很冷,她把身上的外套抓得更緊了些。

「呃我也不曉得,本能地就知道妳會往哪裡去

「是嗎。」

 

他對她有這麼了解嗎?或者是因為他對她的感情?──她以為那不過是兒戲。就連她對羅德里希都做不到「本能地知道他會怎麼走」不過瓦修好像可以,雖然他本人絕對不會承認。難不成基爾伯特對她的了解,比她對羅德里希的更多?

 

雨勢漸弱,厚重的雲層逐漸散去。她意外地發現,竟然可以清晰地見到星辰。車輪在水灘上濺起一片泥濘,她卻覺得星星亮著的方向好像在為她引路。

 

--

 

「伊莎!!」

在校門苦苦守候的那人正是羅德里希,三步併兩步地衝到車門旁。

「妳還好嗎?有沒有怎麼樣?」

他擔憂地扶著她的肩,無法不注意到外套下濕成一片的狼狽身形。

「伊莎姊──!妳這幾個小時去哪裡了?我們大家都好擔心

「伊莉莎白小姐,先進屋子再說吧?」

 

她微笑。

我沒事,謝謝你們。」

沒有人注意到,遠處有一個默默離開的淡色身影。

 

 

章之七(二)fin.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Ace(姬蝶)
  • 靠○,基爾伯特犯規啊!!!!!!
    要是我,我也想戳列支妹妹的臉頰呀XDD(住手) 
    瓦修快跳出來解救快哭的妹妹XDD 小可憐列支獨自面對搗蛋鬼的騷擾~~不過既然是羅德少爺作的巧克力餅乾...應該會讓基爾伯特胃痛?
    好混亂的誤解~不過這樣的曖昧真是讓讀者看了心情隨之起伏啊!
    深夏真是寫的太棒了!!!!
    長篇的架構和細節都考察的十分詳盡,而且精彩的地方好多!!特別喜歡你暗中吐槽各種角色的寫法,匈牙利和貴族初相識的那篇讓我笑的臉好痛:)
    太厲害了~~本來我對普匈一無所知(我沒機會看到漫畫,所以不知道據說普匈萌很大的第三集漫畫原作),但是你寫的同人文可以讓局外人都明白CP之間的複雜情感,嗚嗚,真是讓人心痛匈牙利的感受呀...

    非常期待續集刊出!!! 往後不妨考慮出現荷比兄妹,比較爆笑的梗:)
    不過太多角色感覺不太好掌握,哈畢竟這是普匈中心的文,純粹建議啦非強迫^ ^

    自由對普匈到底是什麼咧~深夏最後要給個交代XDDD

  • 原來犯規的點是這個嗎!(大笑)
    噢我相信瓦修不會放任這種情況的,
    所以可能在伊莉莎白關門兩秒之後就...(欸
    不過羅德里希人蠻好的啦,關於那餅乾到底是什麼狀況...下次更新應該就會出現?
    我現在沒存稿了(到結束之前都只剩大致上的架構),
    所以有些細節還未定~

    真的很謝謝你的喜歡!!
    我本來很擔心會不會越寫越沉重,結果最後就沒人要看這樣(苦笑)
    再過一陣子情勢就會明朗化了真的!><
    這系列我想關注的比較類似"愛情的模樣",也有包括"自由",
    不過後者對羅德里希則是更大的重點,預計在第二系列中出現~
    然後我之後的確有想寫荷比!順位大概在第三系列...
    想寫的好多喔,好希望可以快快寫出來:)

    深夏 於 2010/11/28 19:19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