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章之八(一)我所不知道的妳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

 BGM:僕の知らない君/我所不知道的你@ 奧華子(歌詞有修正,以下MADCP是菊灣)http://www.youtube.com/watch?v=tE-rE7vLvU8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週末早晨的清新空氣總是如此宜人。

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佇立在寢室窗前,靜靜整理思緒。

大約一個月前,也就是伊莉莎白失蹤的當天晚上,她回來後在他耳邊低聲喃道:

 

──羅德少爺,我們結婚吧。

 

他忘不了自己當時的震撼,就連現在回想起來都不禁愕然,更不要說聽到的當下。

「怎、怎麼這麼突然?」

我們不是未婚夫妻嗎?」

「是、可是!妳、妳要不要再考慮一下?先進去休息吧,這件事我們之後再談。」

最後他把未婚妻交給莉絲.敦士登,並私下告訴她此事。嬌小的短髮少女點頭表示會好好安撫伊莉莎白,但直到兩個女孩離去之後,他依舊如夢初醒。

他不懂,伊莉莎白在自己家過得真的很好嗎?在這樣的要求背後,會是什麼樣的心情?同時自己的反應也值得注意:不是欣喜,而是驚愕。這代表什麼?自己對伊莎抱持的感情,應該是異性相吸的那種喜歡沒錯啊畢竟是預定要成為自己妻子的女孩,如果不是這樣喜歡著對方的話,那未免也太失禮了。所以,就算是在潛意識中命令自己去喜歡她,也是沒問題的吧?何況伊莎不管是外貌、個性或對自己的忠誠都無可挑剔,禮儀什麼的也很快就掌握要領了。只有「總把她自己當成女僕」這點讓他有點困擾,她的身分是未婚妻才對啊。不管母親瑪麗安娜怎麼對待她,這個身分是不會動搖的。不過這也只是小事,總之伊莎本來就是自己「應該喜歡的對象」只是,自己內心深處對她的情感真是如此?

他持續沉默。

 

蕭邦的革命練習曲無預警地響起,他微微一驚之後接起手機。是伊莎。

「羅德少爺,今天下午一起去野餐好嗎?天氣很好哦。」

好的,地點是?」

「操場附近的草地。我們先約三點在宿舍大門好了,下午見囉!」

 

喀。嘟嘟。

 

伊莎打給他的時候,很少有這麼快就掛斷的,甚至還不等他回話。憑著直覺他認定,她有心事。

 

那麼就下午見吧──他轉身,開始準備迎接例行的上午練琴時間。

 

--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眼尖地發現樹叢後方那一抹熟悉的暖棕色。這一個月下來,他和伊莉莎白已經漸漸恢復到可以對話的程度。雖然不再打鬧追逐以致班上安靜了許多,不過未來還有許多變數呢誰知道會怎麼發展?

銀髮少年突然起了玩心,隨即咧開一抹不羈的笑容。他像隻兔子般在草地上匍匐前進,打算嚇對方一跳。然而少了灌木叢的視線阻礙,呈現在眼前的畫面卻讓他不悅地皺起鼻子:少女與野餐籃的下午茶時間──以構圖而言相當美好,就算一旁散置著明顯屬於小少爺的練習樂譜集也尚可接受。但少女全身被嫩色洋裝、荷葉邊寬帽與純白絲襪包裹住,一雙湖綠色雙眸卻對操場上自在奔跑跳躍著的人群流露出惆悵的想望

 

「幹嘛不去?」

他突地發話,壓抑著自己的不快。

不可能。」

她沒被驚嚇,如同無機質娃娃般淡定地回答。

「妳以前不是這樣的。」

搞什麼非得像個人偶一般端坐在這裡?

「我們無法回到過去啊,基爾伯特!」

少女的聲音忽地拔尖,彷彿警告。

「妳為什麼要把自己搞得這麼痛苦!」

她回過頭,眼中盛滿哀慟。

那你為什麼也一直要改變我成為你想要的樣子?我已經不是過去的我了!為什麼不能接受我現在實際的樣子?為什麼連你也──!」

 

語句嘎然而止。

 

「我們還是朋友,對嗎?」

她問,帶著試探與不安。

「是,如果妳這麼認為。」

他的語氣難得正經。

「那麼,拜託你──能不能聽我一個自私的請求不要把我最後的容身之處也奪走好嗎?」

那就是你身邊啊,她無聲的雙唇如此訴說。

 

一陣沉默之後。

他走近她,沒脫鞋便在野餐布上蹲了下來。她沒有責備的表示。

「說吧,妳有心事。」

她略顯驚訝地看著他裝作不經意的側臉,有點氣惱難不成自己的情緒都寫在臉上?但因為被了解的安心感,她放鬆下來的眉眼線條柔和。

 

昨天我接到母親的長途電話。」

「瑪麗安娜?」

「嗯。被狠狠地罵了一頓呢。說是我在學校不檢點的行為她都知道,為了家族的面子要我好好注意自己的表現。」

「我說──妳是哪裡不檢點了啊!」

「就是這樣啦,笨蛋!」

她壞笑著捏了他的一側臉頰,卻帶著幾分苦澀的味道。──這不是貴族小姐應有的作為。

「我也還是很想變成知書達禮的好女孩啊。所以以後還是沒機會跟你決鬥了吧?哎──」

看著她的刻意淡然,他頓時心頭一絞。

 

--

 

他從一開始便站在那兒,兩人的互動盡入眼簾。

反正自己一個人行動本來就很花時間,即使只是去拿伊莎想聽他念的故事書,晚一兩個小時也不會有人懷疑他上哪去。──羅德里希才不會承認這叫迷路,他只不過是想仔細欣賞路上的風景所以走得比較慢罷了。

原本是想讓好不容易破冰的兩位舊識有些難得的談話時間,卻沒想到伊莎的心事不是向他說,而是向那少年傾吐。就算這兩人現在不算完全恢復關係,少了偽裝與隱瞞的對話卻依然如此自然。

 

就算不管家庭因素,我能給她真正的幸福嗎?』

他自問。

『我對伊莎的感情到底是哪一種?』

不是戀人,沒有誰對戀人會平淡到沒有心跳加快的觸電感。算是某種程度上的朋友,但這份「友誼」當中的兩人關係似乎不對等,也不是真正的心靈交流:談論的總是生活中的芝麻小事,卻從未分享各自心中的真正想法與感受。他們並不真的互相理解,只想維護表面上相敬如賓的平靜假象。就算多少有喜歡的情感,也不代表適合一生一起走。那麼,把對方的存在視為理所當然,無時無刻照顧自己、和自己一同生活的──是家人。是妹妹。是自己的依靠。簡單來說,只不過是想要有人陪著自己,稍稍緩解自己與世隔絕並且不被了解的巨大孤寂罷了,對吧?就像是兩頭帶刺的小獸在嚴寒中窩在一起取暖,卻不能獲得真正的安慰。

反而是眼前的兩人──他看得出來,他們對彼此都是特別到無可取代的存在。雖然伊莉莎白從沒向他提過他們共同的過去,但經過幾個月的觀察下來,羅德里希確定他們不僅有過長時間的相處、更對彼此有著絕對的信任與默契。當然這並不就此構成「他們應該在一起」的充分條件,他知道還有一些問題需要這兩人一同跨越。但假如彼此都願意為了對方而付出改變跟行動,蛻變不會只是空想。

『至於我,』

他向自己的心叩問,

『不是那樣地喜歡伊莎、卻要她留在我身邊,是否只是自私之舉?』

 

那麼,伊莎對自己又是什麼感情?

他有注意到她面對自己時,偶爾會嬌羞得像個小女人。他的每個決定,她幾乎總是無條件地給予支持跟鼓勵──除了用錢方式與生活作息等必要規範會有點強硬。對於他多少會有的一些小缺點,她選擇視而不見、告訴自己「羅德少爺完美無缺」然後繼續崇拜她心中的羅德少爺,即使誰都知道不會有人完美無缺。他發現有時自己扮演的是她父親的角色,她對他的撒嬌就像個還沒長大的女兒,需要他滿足她所有的安全感還有念故事書的要求。她迷人同時也黏人,但是除了「羅德少爺的未婚妻」以外她好像什麼都不是這麼一來,「要求履行婚約」會不會只是伊莎想要確認自己的身分,以此獲得生存下去的安全感、還有不會崩毀的穩定世界?

有什麼出錯了吧?這是伊莉莎白.海德薇莉原本會有的樣子嗎?她真正需要的,是這樣的關係?──這不是真愛,充其量只是一種迷戀對吧?

 

──他們長期以來建構的世界瞬間崩毀,但是除去了眼前這層表象,羅德里希覺得自己似乎稍微看到了真實。

 

『非讓她知道真實狀況不可。雖然現在的伊莎可能不會接受、會覺得是我拋棄了她但是再過不久,只要等到她可以平靜下來的時候就好,』

他暗暗決定:

『總有一天我會讓妳看到──然後,放手讓妳自由。』

 

他邁步向前。

 

--

 

「我回來了。」

「啊、羅德少爺,」

伊莉莎白慌忙回頭,瞬間換上他專屬的燦爛笑容。

「怎麼這麼晚?──哎啊、我不應該讓你一個人去的!真是失策!」

「什麼話,我只不過是專注於欣賞路旁的花花草草罷了剛才看到一片白色的雛菊,就好像艾爾帕斯那兒的雪絨花一樣。我們之前在瓦修家看過不是嗎?那種像雪片般的純白結晶。」

「是嗎?不過我還是更喜歡天竺葵呢,」

她笑著指了指自己的髮際,

「嘿!基爾伯特,我前幾天在學校角落發現盛開的天竺葵喔!改天一起去看吧?」

「嗯,三個人一起去吧。」

「啊啊──這樣嗎?」

銀髮少年不想承認──就算羅德里希最近更頻繁地對自己表示善意,但每次看到小少爺時,他還是存有難以言明的心情。不過不管他願不願意,眼前兩人自然而熱絡的互動竟然有點刺眼,炫目到讓他想要低頭來隱藏些什麼。

 

  不能在妳面前哭泣啊 想要快點轉移視線 

  因為我還是情不自禁地 喜歡著妳啊 

 

自己是不是一定比不上小少爺?雖然不想這麼認為,但是為什麼她面對兩個人的態度會有這樣的落差呢。回想起來,打從她轉學來的那天開始就是這樣了吧。

 

  再見久違的妳 兩人間的感覺好像變了 

  穿著我不熟悉的衣服 髮型也不再一樣 

 

和自己印象中那個綁馬尾的豪氣孩子大為不同,台上的伊莉莎白散發出來的,是獨樹一幟的美麗。雖然後來也會拿平底鍋追打自己,但假日時的她總是選擇洋裝而非馬褲,加上放下來的棕色長捲髮,女人味十足──漂亮,但總是帶了點陌生。

 

  但是熟悉的天竺葵 那是我第一次送妳的禮物 

  至少還殘留著點我的痕跡 為此我感到欣慰 

 

他不記得到底是什麼時候發現的了,或許是第一次被平底鍋打到趴在走廊上之後。他一邊揉著肩膀一邊抱怨,卻發現她髮際邊晃著的那個形狀,就和他在分離前夕送她的草原天竺葵一模一樣。時光流逝,粉色小花依舊像那晚一樣堅毅地綻放。

 

  要和妳做回兒時玩伴的話 果然還是不行 

  這樣的想法 即使面對如此接近的妳 卻無論如何無法傳達給妳 

 

好多次、好多次,有股衝動想要告訴她:「回到過去那樣好嗎?」

要是可以再一次自由自在地在草原上奔馳那就好了,和記憶中那個棕髮孩子一起。就算那孩子的外表改變了也沒關係,至少心是不會變的吧?

 

  是哪裡弄錯了吧?為何會變成這樣? 

  集中起來所有的問題 也還是找不出答案啊 

 

可是為什麼,當我說我愛妳──

我以為妳會笑著說出「我也是」,然後我們就可以像是魔法一般翻開過去的書頁,然後一輩子住進去。

我知道有些什麼改變了,過去的我絕不會想要抱著夥伴吻著她。但是,不可以嗎?因為我還是

 

  不能在妳面前哭泣啊 即使被勾起了回憶 

  因為我還是情不自禁地 喜歡著妳啊 

 

遇到白雄鹿跟狼群那晚,妳還記得嗎?我們本來是要去獵鹿做成鹿皮靴子的,沒想到最後竟然失去方向,最後能活著回來真是奇蹟。我的寵物鳥也是妳發現的,真不知道為什麼妳聽得懂牠失去媽媽的啼聲。還有我們第一次見面的那個下午,我還真沒料到一個穿著不怎麼樣的游牧小孩竟然如此強悍,更沒想到我未來會愛上這個自信而堅強的女孩

我同時刻畫在日記跟內心深處的種種往事,妳還記得嗎?

我知道妳從未真正遺忘。

 

  不想在妳的面前哭泣 所以希望妳趕快把視線移開

   我越是喜歡著你 就越是覺得期望落空 

 

「這個笨蛋先生。」

「欸?基爾伯特,你還好嗎?」

「啊啊,我沒事。」

只限此時此刻,不要看著現在的我。

 

  真的有一點期待 想要重新開始 

  但是妳已經開始 愛著另外的人了... 

 

他看著伊莉莎白瞇著眼對另一個少年親暱地微笑,遞上親手做的果醬三明治。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妳不知不覺地改變了。身上有著我不熟悉的東西,但也還有我們的共同回憶。我想開始認識妳現在真正的樣子、然後去喜歡這個妳,但是會不會連這點也不被允許?──即使如此,我還是喜歡著妳啊

 

 

章之八(一)fin.

 

 

附錄:羅德少爺的手機鈴聲XD

http://www.youtube.com/watch?v=upZQMfQ8AC4&feature=fvst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CHICK
  • 看到附錄那句突然噴笑XD
    阿普兔好可愛…怎麼會如此適合他,我覺得我大概被太多同人圖洗腦了,很容易出現那個畫面wwwww
    這次是小少爺的內心戲啊QAQ總總覺得有點無法接受,看到認清一切的小少爺好心疼喔,雖然兩個人的付出的確有點不對等,但理智又溫柔的小少爺,也是用著自己的方式去照顧匈姐啊…


    話說總覺得阿普被平底鍋打就很開心,但看到小少爺難過就不捨這是…(拖走)
  • 噗嗤其實他的動作應該比較接近肉食性的獵豹或山貓什麼的,
    可是因為阿普兔的印象太深根蒂固,所以我就...^q^

    要探討這些果然還是不可能每個人從頭到尾都快樂吧,
    但是假如不看清的話,
    大概也只會卡死在這樣的三角關係裡面,最後誰也不快樂。
    (或者說那我就寫不下去了(喂妳
    不過就算如此也不代表誰有錯,只不過剛好不是這個人罷了。
    而且就算沒有談成戀愛,
    也不代表就進入壞結局/遊戲結束或者人生無望了不是嗎?
    (所以說為什麼好多作品都覺得一定要在一起才是完美結局呢)
    我自己就當過類似小少爺的角色,
    所以真的覺得愛情不是生命中的一切,人生online還久得很~
    有這個氣度可以放手的小少爺,我也覺得他相當了不起!

    既然寫普匈的話就一定得要對奧匈做出解釋,
    所以這段雖然我自己也沒有很愉快,不過還是必要的。
    假如有機會再多寫一點奧匈的相處就好了呢:)
    (大概就第四章增量之類的(不對吧)

    果然某人身上有不憫基因(蓋章XD)

    深夏 於 2010/12/12 23:17 回覆

  • hankillu
  • 一直自問著從前的伊莉莎白去哪了的阿普讓我好難受OQ
    可能因為自己是個念舊人
    一天到晚也在反問自己從前的某某時光某某人去哪了
    事實是 時光推進 過去的事情永遠不可能有回溯的一天吧
    所以看著看著眼框就泛淚...(人老淚腺鬆?)

    突然要接受轉變,對伊莉莎白的感情縱使進階到更深一層
    卻無法雀躍 因為此時此刻你已是別人的....
    這種感覺太難過了嗚嗚阿普(基爾:別那樣掛著鼻涕呼喚本大爺的名字...)

  • 我還以為這段會比上一章開心一點的說(?)
    對不起我錯了...

    我也是耶(握手)
    有時想到過去的事甚麼的甚至還會直接哭出來,
    可以做到半分鐘眼眶泛淚的程度orz
    不過有時也會覺得人還是要活在當下/現在,
    一味追憶甚至硬要對方回到過去(就是你啦阿普XD),
    也許造成的痛苦更大...
    嗯不過我相信每天都可以是個新的開始,
    就像這一對接下來也準備迎接大改變一樣!:)

    深夏 於 2010/12/13 21:20 回覆

  • 姬蝶
  • 這一章真的好糾結喔喔喔喔喔 !!!!!!!
    可是小少爺我太喜歡你的開明了XD
    老實說我討厭壓抑還有家庭的因素阻撓愛情,但是女生真的比較容易自虐的壓抑內心情感....
    看完90話的普胸(劃線)...這集超歡樂又好有劇場感的錯愕喔(大笑)!!!突然覺得阿普面攤的表情和阿西好像!多寫一點這種讓阿普面攤錯愕的劇情,觀眾一定覺得肚子好痛、尖叫連連....
    馬上讓我想到他們可以演梁祝或羅密歐茱麗葉!! 學園校慶應該快到了(假設囉),普匈一定要演對手戲,多點交集,談清楚曖昧的戀情?(台上決鬥之類的,莎劇滿多這種貴族決鬥的戲碼)
  • 姬蝶太厲害了!因為8-3正好就要寫到學園祭!
    我自己的設定是在4.5月左右^^
    羅茱的貴族決鬥還蠻經典的XD
    雖然這次應該不會寫到上台演戲的部分,
    (不然不知道要爆字數到何年何月...你們沒等到失去耐性我就很感激了orz)
    不過這個點子搞不好以後可以用到呢~~

    哎世界上的愛情可以順順利利的也不多哪...
    不過也許多了點波折才得到的果實會更珍貴?
    (只可惜我的功力或許還是沒辦法表達得很完整><)
    光是想像阿普面癱錯愕的樣子就覺得非常有喜感呢ww

    深夏 於 2010/12/14 23:48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