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章之八(三)學園祭風波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

私設定人名有:亞瑟子/..蘭性轉 = 愛莉絲.蘭卡斯特、列.... =莉絲.敦士登

姓名提示:芬. = 提諾.維那莫伊寧、愛... = 愛德華.馮.芬克

這次的ACG梗有點多(?)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時間很快地到了五月,一年之中學園最熱鬧的時節──學園祭。

到處都是忙碌的學生,各樣人聲充斥在空中。就算到了晚上,校園中依然活力十足,不管是哪一班都費盡心思要在祭典上展現最獨特的一面。但也就是在這種時候,誤會與衝突特別頻繁,挑戰的所有人的耐心、韌性跟成熟度。

 

「二年A班、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今天也超過十一點還沒回宿舍

身兼宿舍層長的瓦修.茨溫利微微皺起眉。最近例行的巡房總是會看到好幾間空宿舍,而且隨著學園祭逐漸逼近,學生晚歸的狀況還有加劇的趨勢。

「一直記點數也不是辦法,還是要找天跟他談談吧。哎

不斷煩躁地旋轉著手中的筆,他最終還是選擇在記錄簿上草草劃記,並把筆插回了胸前襯衫口袋。

 

在宿舍走廊盡頭的方格大窗邊,微微可以聽到對面教學大樓傳來的琴聲。

「『月光』是嗎?」

金髮少年低喃道。

他知道那是誰。同樣的琴聲他已經聽了多年,卻奇妙地從未厭倦。是因為深深了解彈琴的少年吧?對方隱藏的心思總會不自覺地透過琴聲流露出來。而他雖然對音樂沒有研究,但總能精準判斷舊識的心緒。今晚的羅德里希──很累,卻又強撐著身體硬是要練完今天的份,琴聲當中帶股倔強的氣息。

每次都是這樣,這個笨蛋先生。」

少年輕揉眉心。到底「笨蛋先生」的口頭禪是誰影響誰的早已不可考,唯一確定的是他們總是如此責備對方,卻又在言談間帶著點釋懷與了解。

「有沒有必要為了獨奏表演這樣勉強自己啊。讓我不得不記你點數很好玩嗎?真是的

 

而在盡責的風紀委員看不到的角落,還有其他的衝突暗暗地等待發酵。

 

--

 

午間廣播清脆地響起。

『一年A班的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請至高中部一年級導師室。重複,一年A班的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請至

四周開始出現竊竊私語,彷彿這是意料中事。而話題主角只得抿起唇,不發一語地離開教室。

 

「拜爾修米特同學,最近有幾位同學反應你沒有盡全力參與班上的學園祭預備。就算是謠言也總有個來源,你自己知道原因嗎?」

頗具威嚴的導師轉過身問道。

少年試圖解釋:

「老師,我真的有在幫忙學園祭!我大哥都跟我一起做表演道具到很晚才回宿舍,他可以證明!」

「那為什麼好幾位同學會這麼說呢?老師也知道你個性一向認真有擔當,會不會是哪裡出了問題,你再仔細想想看?」

「這我真的不知道

 

「威斯特,剛才是怎麼回事啊?」

一回到教室,就看到基爾伯特老早等在門口。該怎麼跟哥哥說呢

「──我想應該只是一點小誤會吧?不礙事,哥哥放心吧。」

路德維希扯出笑容,揮著手要對方放心,可這怎麼瞞得過相處多年的手足呢。銀髮少年微微挑眉:

「是嗎?──那,晚上見啦。」

「嗯,哥哥再見。」

既然你有難言之隱,本大爺就去查個水落石出!到底是什麼事讓威斯特竟然開始憂鬱?這年頭又不流行「少年某某的煩惱」,那是他爸媽年輕時代的東西喔不,同班的本田菊似乎很喜歡一部叫什麼某某某的憂鬱煩悶嘆息還是消失的動畫!聽起來有夠憂鬱的!──哎呀管他的,兄弟有難就該出面不是嗎? 

 

--

 

Moi Moi,伊莉莎白同學──」

「什麼事?」

已經穿好啦啦隊服的棕髮少女轉過頭,微笑面對出聲的溫文少年。提諾.維那莫依寧,在班上屬於不太起眼的那一型,這次是因為一起參加班上的創意啦啦隊才有比較多的互動,不過誠摯友善的應對讓人很快就會對他有好感。但眼前的少年正露出一副困擾的表情:

「那個、愛莉絲同學已經連續幾次沒來參加練習了呢。做為她的搭檔,這樣我也沒辦法真的練習到雙人的動作,這樣下去該怎麼辦呢──」

「啊,的確呢

 

在忙碌的學園祭前夕,一人身兼多職是很正常的狀況,從來沒有經驗的學生也可以因此學習團隊合作,伊莉莎白這次便是擔任班上的創意啦啦隊隊長。不過團隊合作總是會遇到成員出狀況的時候

 

「嗯愛莉絲她的個性一向很認真的不是嗎?至少每次段考前三名都是被她、班長亞瑟還有那個誰──噢,愛德華啦──包下來了,而且她負責的副班長業務也從來沒出過問題啊,應該是不會刻意偷懶的才對

「愛德華好歹也是我們班的耶,他要是知道名字又被忘記的話會難過喔。」

提諾苦笑著,偶爾他也會為沒什麼存在感的老友感到淡淡的哀傷。明明長得不錯、成績優秀而且人也好相處,怎麼老是被忘記呢?

「呃、我不是故意的啦!我真的有想起那個戴眼鏡的誰──」

「對那個人的印象只有眼鏡」的這種情況,就該說是「眼鏡才是本體」嗎?人都到哪去了啊提諾嘆了口氣,心想改天還是來辦個「眼鏡男改造大賽」之類的活動好了,這樣一來老是得前三名的愛德華總該煥然一新了吧?

 

「不過現在的問題還是在愛莉絲同學身上,可以請伊莉莎白同學妳去看看狀況嗎?也避免其他隊員開始不滿或偷懶,這樣就麻煩了呢。」

少年將話題轉回重點,畢竟真的有隊員開始對此事說長道短,再這樣下去恐怕誰也無心練習。

「那當然,包在我身上吧!」

棕髮少女笑著答應,隨即開始構思要怎麼對總是一本正經的愛莉絲.蘭卡斯特開口。在那之前,她還要先穩定團隊的氣勢──

 

「大家準備囉,各就各位!──音樂開始!」

 

--

 

在宿舍的走廊盡頭,一個少女的纖細身影單薄地靠在窗旁,看著不遠處的啦啦隊練習。明明換上了啦啦隊服卻選擇不去練習,就連總是仔細繫緊的沙金色雙馬尾現在也顯得沒甚麼精神。

 

『到底會持續到什麼時候呢,明明自己也不想這樣的

就在沮喪之際,一個耳熟的女聲喚住了她。

「愛莉絲!」

她急忙轉頭,卻發現是現在最不想見到的那個人:

「伊、伊莉莎白?」

 

對方一瞬間的心虛、動搖跟退縮,她都看在眼裡。每個人或許都有不同的理由吧,她想,但是如果不選擇去面對的話,光靠時間永遠也不會自動解決那些問題啊。而不明就裡地罵人,是不會有多少效果的。要找出真正原因才行。

伊莉莎白盡量讓自己的語氣保持溫和,並且釋放善意。亞瑟、愛莉絲還有他們的同鄉最習慣以天氣做為話題的開頭了,不是嗎?

 

「吶,今天天氣也很好,是個練習的好日子喔!」

「嗯,是啊

 

她不斷找出共同話題,並且努力不讓對方感到被責備或威脅,而愛莉絲也如她所願地漸漸放鬆下來。接著,時機差不多到了──

 

「可以告訴我,妳最近還好嗎?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我可以幫妳一起解決喔。不然練習的時候都沒看到妳,總覺得怪怪的呢。」

「啊、這

 

雙馬尾少女低著頭,出身名門又自尊心強的她很少會主動在人前示弱。這可說是她極少見的坦誠,就連雙頰也染上一抹紅:

「雖然實在很不想說,但…其實我之前在家鄉的私立女校裡,完全沒有參加過這樣的活動、又很嚮往大家一起完成一件事情的感覺,所以才選擇啦啦隊,可以說是滿足我自己的心願吧。可是

伊莉莎白給對方一個鼓勵性的微笑。

「可是真的好困難

那聲音彷彿快要哭出來似的,但聲音的主人卻仍拼死命地保持冷靜:

「一直從搭檔身上跌下來,就算是好脾氣的提諾.維那莫依寧也會覺得我很煩、很討人厭吧?我本來以為自己的笨手笨腳只要努力就可以克服、但是──對不起造成妳跟大家的困擾,我也不知道怎麼辦

「啊

從緊張又殘破的語句中拼湊出來的原因,原來是──

「因為害怕失敗,所以妳才不敢去練習嗎?」 

「我知道我影響到大家的練習狀況了,對不起

 

「那,我跟妳一對一加練怎麼樣?」

她笑著提議。不去面對的話,永遠也不會進步的呀。所以只要願意跨出這一步的話...

「咦?」

對方愣住。

「別小看我,我可是很強壯的喔~要把妳抬起來也沒問題!而且男生的動作我也會,所以如果妳願意的話,今天晚上就開始特訓吧?」

 

--

 

經過一陣子的仔細打聽,基爾伯特大致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簡單來講,就是因為他的寶貝弟弟平時剛正不阿的個性容易使人不快,再加上負責的舞台道具部分竟然被其他同學給不小心遺忘了,也沒有什麼人看到他們兄弟倆大半夜地還在美術教室裡做著道具──於是,就被誤會成獨斷獨行、不投入班上活動。

當然,他也知道是誰帶頭這麼說的。即使再怎麼生氣,卻也不能先入為主的認為對方就是惡意散播謠言。

 

他不自覺地轉著筆,坐在自己床上思考著。

『到底要怎麼做才好

過去的基爾伯特,遇上這種不合理的事,當然二話不說衝到對方眼前揍個痛快。但那不是唯一也不是最好的解決方式,這次究竟要怎麼做,他也還在思考。

『不如這樣試試看?』

 

窗外的月光灑落在房間地板,多了些沉穩卻不冷冽的溫度。

 

--

 

今晚的學園仍然充滿活潑的生氣。

 

銀髮少年照例搬著大型道具進進出出,卻突然注意到這幾天晚上除了固定的鋼琴聲,還多了其他的音樂。透過手提音響放出來的快節奏舞曲音量不大,卻足以讓周遭的人們提起精神。

他在走廊邊邊停下,往下面的小廣場望去。兩個身穿鮮豔啦啦隊服的女孩在月色陪襯下,不斷練習著有點難度的雙人動作。雙馬尾少女偶爾會出錯,但卻能聽到夥伴不間斷的鼓勵聲,於是誰也沒有放棄。

「愛莉絲加油!有進步了喔~再試一次!一、二、三、四──」

 

他看著那熟悉的身影。棕髮少女將長捲髮綁成久違的馬尾,乾脆俐落的姿態竟然比許多男孩都來得帥氣。

不知道她會不會累?噢不,應該說身為額外付出時間的啦啦隊長,累是一定的。但是只要有人能在旁加油打氣,就能繼續走下去吧。

愛莉絲.蘭卡斯特幾次沒去啦啦隊練習的事情,班上同學多少也知道,所以就算不清楚伊莉莎白實際上是怎麼解決的,現在看了一眼就推測得出幾分。

 

『她也不是當年那個只會打架的小鬼頭了呢

深深這麼覺得,他帶著笑意出聲呼喚。

「喲,伊莉莎白!」

少女抬頭發現是他,露出坦率的笑容:

「嘿!辛苦了,加油!」

「妳也是,加油!」

 

短暫的招呼之後,兩人繼續回去忙自己的工作。雖然僅此幾句對話,心中卻充滿了共同奮鬥的自信。

『因為你也在──』 

 

--

 

隔天晚上的宿舍餐廳。

 

「伊莎姊有聽說我們班最近的事情嗎?」

兩人坐定後,嬌小的金髮少女率先開口。

「什麼事?」

伊莉莎白回問,一邊切著盤中的牛肉。雖然眼前的室友還有基爾伯特的弟弟都在高一A班,但平常也不會特意去了解其他班的狀況。

「就是有關路德維希同學的那場風波呀,之前連老師都有介入關切呢。因為班上好多人都以為路德維希同學沒在幫忙學園祭,結果竟然聯合排擠他。」

「咦咦──?」

那個總是認真破表的路德維希?怎麼可能會沒幫忙!這些學弟妹到底是怎麼想的啊?她追問下去:

「那,結果呢?」

發生這種事情,路德維希自己有苦說不出,但基爾伯特也不可能置身事外吧?畢竟是那麼寶貝的親弟弟啊──伊莉莎白想道。不過他會選擇怎麼做?

 

「結果是基爾伯特學長解決的唷!」

莉絲.敦士登語中笑意盈盈:

「他去找了帶頭的同學問清楚對方想法,接著就冷靜地出示證據告訴他,他們兄弟總是忙著做道具一直到深夜。反而是對方措手不及,頻頻道歉呢。」

「這樣啊──」

她不禁鬆了口氣,不過真的難以置信是那個老是衝第一要找人幹架的基爾伯特耶!他什麼時候有這種溝通手腕?

「對啊,很不可思議對吧?後來在那位同學的公開道歉、路德維希也同意原諒對方的狀況之下收場了。我之前還很擔心這件事會怎麼發展說真的,我也沒想到基爾伯特學長可以做到沒人打架的這種結局呢。」

假如忍不住這口氣、發展成校園鬥毆的話──這是很容易的結果──可就沒那麼好解決了,而且還會影響到路德維希接下來要怎麼面對同學。這樣可以說是最好的結局了吧,但不是每個人都做得到的。

 

「那傢伙啊──雖然平常總是一副吊兒郎當的樣子,但面對他真正看重的東西,可是很認真的唷。」

她笑著回答,在心裡面卻悄悄驚嘆於童年玩伴的改變──是使她引以為傲的。拉開了一點距離,卻讓他們在近距離的互相吸引以及隨之而來的困惑之外,也能清楚看到對方的優點還有其他許多面向──然後,更加欣賞彼此。

 

 

章之八(三)fin.

 

 

附註:

1. 「月光」:http://www.youtube.com/watch?v=-WE7uvRzCGk

 

2. 「少年某某的煩惱」:德.國浪漫主義作家歌.德之成名作,參http://ppt.cc/E7yD

3. 「某某某的憂鬱煩悶嘆息還是消失的動畫」:某輕小說名作,曾改編成動畫。參http://ppt.cc/qUlr

4. Moi」:芬蘭語的打招呼,提諾的口頭禪。

5. 「眼鏡才是本體」:銀魂梗,不過反正吐槽角色的本體是眼鏡比較歡樂,所以就別太在意囉^_<

6. 天氣話題:對英..人來說,天氣話題真的超重要的,重要到一個爆炸的境界。也可以說是,假如不能抱怨或評論天氣的話,很可能會不知道怎麼開始聊天。參《瞧.....佬》( Kate Fox芙克絲著,黃中憲譯,台北:貓頭鷹,2006),想了解亞瑟家人的話,超級推這本爆笑人類學著作!我之後應該也會寫這本的讀後心得~

7. 路德被排擠事件:()時事梗?2010年時的希.....機,歐.盟期待德.國金援希.臘,路德家看來不是很願意我查了資料後也不太確定,只是剛好劇情這樣寫了就套一下看看^q^(欸)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chick
  • 發現路德被排擠有點驚訝,竟然有偽時事梗我的天也太強大了吧XDDD
    還有註解都超認真的啊你是報告跟文章一起寫被影響嗎XDDD

    愛德華…我相信不是眼鏡(歐)明明阿爾、瑞先生也都是個眼鏡卻醒目到不行
    回言回!!!!!
    ……不過好像忘了那個誰。

    馬尾匈姐感覺好讚=\\\\=真想看圖
    瓦修和小少爺那邊覺得很溫馨QuQ超可愛的…我也喜歡其他角色的戲份^Q^
  • 的確是一起寫的啊XDDDDD
    我之前想說等一系列的寫完再一口氣全部註解完,
    但後來發現有些梗不即時爆出來就不好玩了,
    所以之後寒假重新把這系列修一遍的時候會統一加註在下面~

    馬修淚目www
    其實小少爺跟泰桑也都是眼鏡喔///
    另外阿普啊亞瑟啊諾威啊戴起眼鏡的帥氣度都暴增噢!!(←毫無疑問的眼鏡控)

    我也很愛馬尾匈姊www
    火絨草組是我的私心啦///他們的互動超可愛的!
    本來很擔心其他角色是否被寫崩的,
    很高興你喜歡!^^

    深夏 於 2011/01/20 17:21 回覆

  • hankillu
  • 這篇好溫馨(溫暖的小花朵)
    覺得深夏描寫每個人物個性之間的微妙差異頗厲害的呢~
    看著文字就會有畫面在眼前 完全不會有違和感
    阿普果然是個外顯行為搞笑 內在有擔當的好男人類型(心)
    哥哥甚麼的最棒了=//////=(兄控?!)

    可以看到溫馨的普匈真是太好了=w=////
    剛畫完虐圖XDDD需要來這邊補血一下(爆)
  • 太好了~謝謝你的稱讚(抱)
    我很喜歡那種有畫面的文字呢!
    (本身就有點想模仿電影運鏡來寫文)
    而且韓奇露本身有在畫圖嘛,看到的畫面一定更真吧^^
    搞不好連分鏡都會自動形成?(會嗎?)

    阿普被虐久了,還是要給他帥氣一下的啦XD
    替弟弟出面真的很有擔當w
    兄控+1(握)
    順便告白一下:瓦修跟諾威也都是我很愛的哥哥噢~///

    結果我看到你的普匈圖就開始想寫悲文怎麼辦(住手!!!)
    不過那兩張真的超有fu的我好愛~~

    深夏 於 2011/01/21 01:07 回覆

  • 訪客
  • 我也是看深夏的文字才會有分鏡呀!所以還是深夏的文筆很棒的關係(拇指)
    阿普無論何時都很有魅力 所以就算情傷也很帥 頂的住(喂
    瓦修也是很會照顧人的哥哥=///=
    其實只要是哥哥就會讓我覺得某方面會照顧人很有擔當
    一定是因為我沒哥哥所以才存在這種不切實際的幻想 哈哈哈

    深夏這樣一說讓我又開始遊走在道義和慾望之間了(?!)
    道義上我應該要說別傷大家的心(拍)
    慾望上我想說 我我我我我會想看!!!!(大力拍)<--?

    很喜歡深夏寫的東西ww
    如果哪天有空一時興起把喜歡的片段圖像化應該沒關係吧XD?(誒
  • 真的嗎我真是太受寵若驚了>//<
    圖像化我可是超~~期待的!!!(馬上想敲碗XD)

    沒哥哥真的很容易有莫名其妙的期待(因為我也是XD)
    我到現在還是堅持未來的老公一定要比我大!大一小時也算!XD

    耶還真的要寫嗎!可是普匈本來就已經夠容易走向BG了說...
    不然就放在奧匈那篇架空二戰裡好了(欸)
    謝謝妳的喜歡!^^

    深夏 於 2011/01/21 23:29 回覆

  • 韓奇露
  • 上面那是我XDD 不知不覺登出了Orz
  • XDDD
    偶爾也是會這樣的呢~

    深夏 於 2011/01/21 23:30 回覆

  • 深夏
  • 剛剛才發現我的留言有口誤XD
    上上篇是說「普匈的走向已經夠容易Bad End」了...
    容易BG是哪招啊本來就是嘛(好糗XDD)
  • 姬蝶
  • 真是個天大的好消息!!! 我也來順便幫敲一下碗^ ^
    去年底讀完這系列星辰~~也覺得有些經典段落/人物可以以插畫的形式畫出來~
    就像輕小說那樣(笑)
    哈哈 等我把aph的男角畫熟了之後 一定開始試著畫看看
    壞結局其實也有一種淒美的悲劇感(?
  • 呼呼呼那我的目的就達成了www(何?)
    之後我寫文的時候也打算加進更多細節描寫,
    模仿電影好像可以看得到畫面這樣^^

    對啦壞結局也會令人難以忘懷(或者是怨念不斷XD),
    古希.臘人是覺得悲劇才能陶冶心靈。
    但除非是劇情需要等等,不然我不太想隨便給出壞結局...
    因為結局要悲掉實在很容易(例如讓某人掛掉或消失O_Q),
    可是我總覺得寫得合理才是重點,不管是快樂的或悲傷的都是。
    而且世界上令人難過的事已經夠多了嘛,可以的話就多一點希望吧^^

    深夏 於 2011/02/11 12:4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