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章之九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普匈/普洪)

再度聲明:這是作者本身對這系列普匈的詮釋,奧匈派可能會不是很舒服,請慎入。(不過我之後會寫「交叉點」的奧匈線啦,我自己也超愛小少爺XD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所以,就是這樣。」

伊莉莎白放下茶杯,瓷器撞擊的輕響迴盪開來。早已涼透的紅茶剩下不到一半,隨著震動在杯身內晃蕩。

不知不覺地,在言談之間就到了落日時分。一陣夏末的微風吹進埃德爾斯坦家的古舊大宅,在中庭角落刮起幾片邊緣還帶著青色的落葉,不久又飄回草皮上。

羅德里希的金邊眼鏡反射著夕照,隨著低頭的角度改變而一閃一閃。他們倆相識多年,像今天這樣的長時間深度談話卻還是頭一遭。一個下午的時間,他們一同穿梭了她十幾年的生命,回到現實的時候竟有種恍如隔世之感。

 

少年習慣性地撫著下巴沉思。

其實,妳愛著那個笨蛋先生對吧?」

他問,語氣卻是肯定的。

「呃!?不是的,我對羅德少爺您

她驚慌失措,彷彿做壞事被抓到的孩子:

我喜歡的是您啊!」

應該是這樣的不是嗎?畢竟她可是他的未婚妻啊,其他一切都可以暫且不提

承蒙妳的欣賞。但是,為什麼?為什麼妳會認為妳喜歡的是我?」

他追問,暫時不提起他們用詞的差異──「愛」,跟「喜歡」

「因為羅德少爺對我很好、很溫柔

少女小聲答道,簡單的一個問句卻讓她想起許多記憶片段。

 

初見面時,羅德里希問完那句有關「自由」的神祕問題之後,對著答不出來的她溫柔一笑、並且執起她微微顫抖的右手,在其上落下一吻。她以為自己的心跳聲大到整間琴房都聽得見,從那一刻之後,他就是她獨一無二的羅德少爺。

少爺給了她身分跟地位,確保來自異地的她不被任何外人欺負。擋在閒言閒語之前的他,總令她想起過世父親厚實的肩膀,也因此多了些依戀。

某日下午,累得在沙發上睡著的她,醒來後發現自己身上多了條毯子,一旁的茶几上還留著一壺散著熱氣的花草茶、底下墊著的小紙條寫著「喝杯花茶舒緩心情吧,平時也別累著自己」。

晚上則是充滿了少爺教導她禮儀及課業的回憶,桌前花型檯燈的鵝黃燈光映得少爺沉穩的面容明暗分明。若是放下鋼筆與墨水,羅德里希偶爾會牽著盛裝打扮的她去聆聽音樂會,對待她一如尊貴的淑女。

還有少爺不眠不休地為她完成的那首「給妳的歌──致伊莉莎白」,以及在兩人爭執後他遞出的那頂貓耳裝飾帽。她想她可能永遠忘不了──第一次,有人願意這樣溫柔地對待她。再也沒有比他更完美的情人了,不是嗎?

 

──但不知怎地,基爾伯特的身影不斷躍出在她眼前,打斷她對完美情人的粉紅色遐想。

自從那年溫暖的季節在草原邊緣相遇,他們共同度過許多寒暑。她看著他的身形逐漸抽長,握著雪亮劍柄的手掌也磨出許多歲月的痕跡。他那張狂的笑容還有「本大爺」的自稱從沒變過,雖然在外人眼中看來幼稚了些,但竟給了她無可取代的安全感。或許是因為──不管她在何時何地遇到困難,只要讓基爾伯特知道,他總是不顧一切地第一個衝到她身旁、和對方大幹一場,然後全身是血地回來。隨著年齡增長,「保護」的方式也逐漸變得成熟,但無論如何,她知道他總是願意這樣為她。

最難忘的自然是他們首次並肩戰鬥、從狼爪下脫逃的那一夜。一邊拌嘴一邊張起弓、衝進溪裡洗去血汙的冰涼感、及時出現的白雄鹿還有林間空隙望出的滿天星斗,她至今記憶猶新。

除此之外還有好多好多:雨後的蛛網水光燦燦,高不見頂的針葉林散發出獨特清新的松香,陽光灑在樹幹上斑駁的光影,棕灰色的野兔從雜草覆蓋的洞穴中冒出一對耳朵。他們一同在森林中探險並且分享她一箭射下的蘋果,微涼的濕潤空氣中笑語不斷。

她不想擅自美化記憶然後認為他們年幼時的相處總是如此甘美,事實是他們三天兩頭就會從拌嘴演化成爭執,外加有些激烈的「動手動腳」。掛彩回家是常有的事,但隔天兩人總是又毫無芥蒂地玩在一起。而且他總是願意聽她所有的心底話,而她也總會不自覺地就向他傾訴──包括被送到少爺家的前一晚也是如此。

他記得而且欣賞她馬背上手持短弓的自信神態,同時也漲紅著臉摘了朵天竺葵放在她髮際。多年後重逢之時,還以「不管是哪一朵花──都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啊。」一語表明──不用等到未來、也不是回首過去,她的「現在」就已經被完全地接納跟肯定。

基爾伯特遠遠不是眾家少女眼中的白馬王子,他的言行神態也常常跟所謂的「溫柔」或「體貼」大相逕庭。但毫無疑問,他是她最重要也最珍惜的朋友。

 

她有點迷糊了:到底怎樣才真的是「對她好」?溫柔只有一種模樣嗎?不,真正的溫柔不是表現在柔和的眼神以及語氣、或者浪漫貼心的舉動而是打從心底深深地在乎這個人、主動地體貼對方的心情跟需要,並且毫不保留地加以回應。

她是不是曾經被什麼給矇蔽了?自從父親過世,不斷透過種種偽裝、想要成為強壯男人來撐起整個家的她,悄悄地打從心裡渴望一對堅實的牓臂陪著她、接納著她、愛著她──就算她不想面對這樣的真實。所以不自覺地,追隨著父親在誰身上虛幻的身影。可是小女孩需要長大,未婚夫不能取代已過世的父親。

 

「妳渴望『自由』嗎?」

初見面時羅德里希的這句問話,忽地在她心中迴盪著。她是不是,被什麼束縛住了而不自覺?

 

--

 

所以說啦,最後就是現在這樣。」

基爾伯特隨意拾起自己常用來寫日記的那隻筆,開始以慣用的左手手指旋轉筆身。

日暮餘暉穿透窗簾間隙,映在他故做不在意的側臉上。在那一瞬間,紅寶石雙瞳中的隱晦情緒竟然對路德維希有些陌生。

高大少年抿起薄唇,夕照下一頭梳理整齊的金髮同樣反射著些許碎片光芒。

 

「聽哥你這麼說,你們兩個的關係似乎是從你上學期初告白之後才開始變得疏遠的,一直到現在暑假都過一半了都還是難以真正恢復是這樣嗎?」

對面的銀髮少年聽到「告白」一詞仍不太自在,不自覺地往沙發上縮了縮。

「差不多啦可是,就算是這樣、就算是沒有以前打打鬧鬧那麼要好,說的話也變少了

他停頓一會。

「──我還是覺得她很棒。當然人總是有缺點的,可是我──本大爺就是愛那傢伙真正的樣子啊。

突如其來的宣言完畢後,他彷彿這才發現自己到底說了什麼,白皙的雙頰迅速染上一層緋紅。

 

端坐在對面沙發上的路德維希見狀不禁勾起嘴角。

他清清喉嚨:

「那麼,要不要找個時間打電話給她呢?根據我八月份的行事曆,伊莉莎白小姐的生日可是快到了喔──」

 

--

 

看著少女不斷變化的神情,羅德里希緩緩開口。

 

「伊莎。」

少女聞聲抬頭。

「妳知道紅色天竺葵的花語嗎?」

他看著她種滿整片陽台的豔紅問道,對方輕輕搖了搖頭。

『你在我的腦海揮之不去』──就跟妳心裡真正的思念一模一樣啊。」

此語一出,少女即刻想起某個銀髮少年,迅速紅了臉。

他微笑繼續:

「頭上的粉色天竺葵,是他送的對吧?」

她不知如何回答,畢竟那是她不久前才剛向少年提過的過去,於是略微遲疑地點點頭。

『我不會忘記妳』、『很高興能陪在妳身邊』,妳說是不是非常符合呢?」

她一時語塞。

從沒想過基爾伯特對自己付出的一切是否樂意,但如今不證自明──

 

羅德里希的嘴角勾起淺淺的弧度,隨即收斂消失。

「我接下來要講的,或許對妳而言有點痛也說不定──但是,」

他以沉穩堅定的聲線繼續道,

「如果不徹底弄清楚的話,只會延長痛苦的時間而已。所以,希望妳可以理解

伊莉莎白沒有作聲。她知道面前的少年是認真的。

 

──妳對我的情感,並不是真正的愛情,而是仰慕與熟悉還有,加上一些迷戀。妳愛上的,是妳想像中的那個我,卻沒有看清我真實的模樣。這樣下去,我們彼此都會受傷的。妳要愛的人,是該跟妳牽手走一輩子的。而要走的長久,就一定要能夠彼此契合、接納對方真正的樣子。

我看得出來,在我身旁的不是真實而自然的伊莉莎白,而是為了配合我所演出的伊莉莎白。從家務、音樂到禮儀,那並不是真正的妳。只因為是我演奏的曲子,所以妳聆聽。除此之外的一切,妳並不注意

但相反地,在馬背上的妳卻顯得那麼光彩逼人──雖然只在學校騎術課上看過一次,妳發亮的臉龐卻令人難以忘懷,只有揮著長劍的基爾伯特可以跟妳相比。看著你們因為在乎彼此而吵架、甚至動手動腳的樣子,雖然我個人不贊同武力,但也不得不承認──你們的相處就是飄著一股幸福的味道,讓人看了都不禁微笑。

妳對我的愛慕,是因為我像父親一般保護著妳並且對妳好。不是我不要妳,但是妳需要的,不是在誰身上尋找父親的形象

 

他頓了頓,

「妳需要的,是一位能和妳並肩而行的伴侶。我知道我不是那一位,但我衷心為妳著祝福──吾妹。」

 

──時候到了,我會依照約定放妳自由。

 

暖風再度吹起,吹散庭園中堆聚的幾片落花。

她抬頭對上羅德里希的視線,一對翠綠眼眸顯得澄澈無比。

 

--

 

「可是威斯特,她當時給我的回答可是一記巴掌耶?之後也好一陣子不理我

憶起當時的情狀,無懼如他也不禁在心口揪了一下,連「本大爺」的自稱也順便忘記。有一股酸味不住地從腹部翻攪上騰。

 

路德維希沉默了一會。

 

「哥你記得伊莉莎白小姐回來上課那天的狀況嗎?她那天中午其實有回到教室,不知道你有沒有看見

「什麼?中午?」

她不是一下課就跑得不見人影,一直到晚上宿舍都找不到人、還是他把她從大雨滂沱中帶回來的嗎?

「我想哥你那時候應該正在自暴自棄吧?就是你被瓦修學長打昏的前一刻,正摟著莉絲小姐開她玩笑的那時候

完全被說中。

他想起當時近乎絕望的自己,不禁面容僵硬:

「這麼說?」

「我那時一邊勸阻哥你不要這麼做,眼角剛好瞄到一個長頭髮女生開了門之後又馬上關門離開。但因為太趕了,所以也不確定是不是伊莉莎白小姐;而下一秒你就倒在地上了,也沒來得及告訴你

基爾伯特臉上開始一陣青一陣白。

「那傢伙該不會是誤會了我跟小莉絲

 

而自家弟弟不留情面的推論,讓他連一絲希望也沒得留存:

「我想是的,而這恐怕就是你們難以恢復的原因之一。」

 

--

 

在那個難熬的學期,透過種種跡象,伊莉莎白慢慢明白基爾伯特其實當然沒跟莉絲.敦士登告白,更別說是交往了。轉念一想,有瓦修.茨溫利那樣嚴謹自律又愛妹心切的哥哥,想跟莉絲做什麼都還要先讓他審查通過吧?而且審查結果根本不用想也知道:「你這傢伙,離吾輩的妹妹遠一點!限你三秒鐘動作──!」

但是要直接表明「對不起,之前是我誤會你了,所以我們繼續做好朋友吧」實在太自私也太丟人,她不管怎樣就是做不到。還好他們在這之前也有多年累積的默契,一段時間過後總算是多少能搭上幾句話。在學園祭前後,雖然班上的事情相當忙碌,但「知道對方也支持著自己」這樣的安心感,讓她也寬心不少──相信基爾伯特也是。

 

然而期末考之後,漫長的暑假終於降臨。

 

伊莉莎白如今不再確定兒時玩伴的心思。

他當時的告白,現在還有效嗎?自己拙劣又幼稚的反應,該是對他造成了多大的傷害?明明一直以來在現實與回憶當中陪伴自己的,都是同一位銀髮少年。反觀自己又給了對方什麼?我還有資格、靠近你嗎

想聽聽你的聲音,卻又如此害怕電話接通後的沉默。

 

於是她無數次嘗試鼓起勇氣、舉起話筒,卻又在即將撥通最後一個按鍵的時候,選擇掛上電話。該說什麼?能說什麼?被允許說出口的又是什麼?──眾多思緒聚集在腦中,就算聽到了掛上話筒的「喀」一聲,也一樣無法獲得解答。

 

於是她在夜深人靜之時,獨自一人佇立在露台。

一個下午和羅德里希的對話之後,已經讓她認清自己的心意、還有羅德少爺的想法。但是還有一點點不知道是什麼的思緒,絆住她使她無法前行。

 

「爸爸

少女低喃出聲。記憶中總是強大而令所有敵人畏懼的父親,對她卻會露出最溫柔的一面。跟父親共同細數草原上的美麗星辰,無論何時都是快樂的回憶。

她不自覺地抬頭仰望天幕,深紫色天鵝絨的帷幕上綴滿了水鑽般的燦爛。說到星星,父親是怎麼說的呢

 

『假如在草原上迷路的話,就要──怎麼做?』

記憶中父親馬格亞爾宏亮的聲音帶著笑意,詢問年幼的她。

『就要看星星!』

自己則會用帶著稚氣的語氣如此回答。

『沒錯!因為星星會指引妳的方向。但是就算地圖寫在天上,記得嗎?星星只是路標,路是妳走出來的,而我總是會支持著妳。

父親總是這麼說:

『就算時代更替,但這是絕對不會改變的。就像星星們永遠在天上為妳指引方向,伊莉莎白,妳也永遠是我引以為傲的女兒。』

 

她凝視著寬廣的夏季夜空。

天頂中央有著一條不仔細看就會遺漏的銀白色星辰帶,族人們戲稱那是牛奶河,但她一直都更偏好「銀色道路」這樣的名字。

過去無法明白的事,如今逐漸變得清晰。一條嶄新的道路,慢慢地在她心中成形。

 

--

 

「──就算如此,哥,你覺得伊莉莎白小姐會看不出事實嗎?」

路德維希半強硬地一把抓住自家哥哥的肩膀,讓他們得以面對面談話。方才後者正因震驚懊惱沮喪絕望而縮在沙發角落,身體捲成了一顆球的形狀。

「我怎麼知道啦

為什麼總是有這麼巧的誤會產生?銀髮少年簡直不想面對現實,但弟弟長期訓練下來的手勁也不是可以被他輕鬆忽視的程度。

「我個人是認為哥,聽我講話!我認為伊莉莎白小姐已經自己釐清誤會了,反而是因為暑假這麼久沒見面,開始有點不了解你現在的想法。」

基爾伯特聞言總算抬起頭:

「我說威斯特,為什麼聽起來你好像跟那傢伙很熟的樣子啊?」

 

高大的金髮少年微微嘆了口氣。

「回去翻你從小到大的日記就可以簡單歸納出你們的思考方式啦,何況我又不是不認識你跟伊莉莎白小姐,有句話就叫『旁觀者清』啊。」

他略作停頓,轉身從後方書櫃抽出一本書:

「另外我早就跟你提過這本『了解女人心的36妙招』,是哥你自己根本就不當一回事

「什麼?有這種東西!?威斯特你犯規──裁判,假摔啊!假摔!」

 

客廳中彷彿傳來理智斷線的聲音。

 

「假摔你個頭啊啊啊!敢說要發黃牌試試看──!」

「唔啊啊威斯特你快放手!不能呼吸了咕啊──」

 

「兄弟鬩牆」好一陣之後,精疲力盡的兩人攤坐在沙發上。路德維希疲憊地開口,與其說是詢問更像是抱怨:

「所以說哥你到底要不要打電話啦。」

「哎?呃

「我已經看膩你每天心神不定、像遊魂一樣到處漂來漂去的樣子了啦。」

「喔

 

深吸一口氣,基爾伯特覺得他即將踏出人生中重要的一步。就算擔心不知所云的詭譎沉默,但經過一個下午對自己的心坦承了一切,現在好像多少有了勇氣走下去。

 

他拿起話筒,按下第一個按鍵。

 

--

 

鈴聲響徹在星空下的埃德爾斯坦大宅中。

穿著草綠色女僕裝的少女急忙回到屋內接起電話,荷葉裙擺搖曳起一陣清新的微風。

 

「您好,這裡是埃德爾咦、基爾伯特?」

 

 

章之九fin.

 

 

附註:

1.這章的時間點是接回第一章&第二章的開頭,伊莉莎白跟基爾伯特分別向羅德理希跟路德維希敘述過去的那邊。也就是說之前的全都是回憶場景,故事的正式時間軸現在才要進行(爆)應該是看得懂吧有點擔心間隔太久沒那個fuorz

2.伊莉莎白生日8.208.6是奧匈結婚紀念日),出處http://ppt.cc/r4AX

3.「銀色道路」:當然是銀.河。(我覺得我這個註解真是多此一舉

4.『了解女人心的36妙招』:這是我亂掰的書名,請不要真的去搜尋它啊XD

5.路德維希理智斷線的原因:2010年的足球世..盃,某場比賽西..牙籍的裁判對德..隊超嚴格、瘋狂發牌,可說是德..隊的惡夢。那時APH的同人創作可是多了不少咬著紅牌跟黃牌的鬼畜親分…超歡樂的喔XD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宅麵包。
  • 哦哦~

    代表就快要結局了吧!(←喜歡看結局之人)
    深夏大請繼續加油,話說小妹我第一次來留言((很懶

    普洪萬歲!((轉圈
  • 是的,下一章就完結囉!
    結局我已經構思很久了XD
    謝謝妳的留言喔~
    我會加油的^^

    深夏 於 2011/02/10 12:35 回覆

  • DT
  • 你好ヽ(°∀°)ノ
    我是從蚯蚓那邊連過來的ヽ(°∀°)ノ(咦
    看到這樣的普洪好開心(咦)
    一口氣看完~~!!
    覺得能寫出把感情條理分明的人好強!!!
    (↑把話說得亂七八糟)
  • 你好你好~~
    看起來條理分明真是太好了,
    謝謝你的稱讚噢^________^

    深夏 於 2011/02/13 22:50 回覆

  • 王裕霖
  • 呼 ..............
    一口氣看完好累人阿...
    不果真的好棒壓!!!!!期待結局喔~~~~
    中間有好幾次都快哭了
    果然普匈最棒了~~~
  • 辛苦了...我當初也沒想到會有這麼多內容^^"
    謝謝你的稱讚,
    可以感動人對我也是很大的鼓勵呢!

    深夏 於 2011/02/19 23:5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