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為了趕在當天發文的關係,我先po出上篇…(抹臉)

2011.5.17溫馨向諾威生日賀文。

北歐高中生設定,非國擬人。

※ 北歐全員無CP,不過如果會雷「丁→女版諾」跟鯨組互動的話,可能需要慎入。

私設定人名有:挪威 = 諾威(Norway、女版挪威 = 諾琪(Norge,挪威語的挪威)、丹麥 = 丁馬克、冰島 = 艾斯蘭

※ 諾威&諾琪雙子姊弟設定。

※ 標題的Gratulerer med dagen是挪威文的「祝賀你這一天」,常當「生日快樂」使用,也是5/17時挪威人們會互相道賀的一句話。

 

 

大街小巷上,全是紅底的白邊藍十字。

除此之外還有洶湧的人潮,穿著布納德民族服裝(bunad)的男女老少、孩子們的遊行一旁等待拍攝精彩畫面的家長們占據公園所有空地來野餐的全家大小,還有最為喧鬧的十八歲高中畢業生──Russ們。

草地上飄來蛋糕熱狗冰淇淋跟傳統奶油粥混合的氣味,聞起來有點像兒童樂園。而事實上,孩子這時也確實是目光焦點。

音樂在此不是點綴,是主角。沒有一個遊行是寂靜無聲的,合唱團、打擊樂隊跟耍著槍枝的皇家護衛隊一同讓氣氛飆到最高點,人們也喊著精神口號相互呼應。

 

這大概是奧斯陸每年最瘋狂的時刻。

平日素來安靜禮貌甚至給人明顯疏離感的挪威人民,唯有像憲法紀念日這時才會放開心胸狂歡。沒錯,這是挪威的國慶,舉國歡騰的一日。

 

諾威冷然地凝視著一段距離外的同學們,少年那白皙姣好的臉龐上還殘留著昨天人體塗鴉的痕跡。

穿著紅衣的身影在他眼前融合成一團模糊的噪音。

明明前幾週的自己都還跟他們在一起,瘋狂慶賀高中生活的終結。他跟班上同學一起合資買了輛二手車,從頭到尾噴成亮紅色,並畫滿妖精形狀的塗鴉。一邊在奧斯陸的大街小巷巡行,一邊把喇叭音量開到最大,讓重金屬搖滾的鼓聲跟嘶吼撼動整條街。他們整晚泡在酒吧,灌了不知道幾打的啤酒,直到他開始嘔吐才見到沉靜的夜空。然後那晚,他們一夥人睡在中央公園的草皮上。接著,以醒酒為名,某個倒楣的少年被眾人合力拋到廣場中央的噴水池裡面,少年卻一邊笑一邊得意地在自己帽緣後方綁上一個紀念結──那是他所做過瘋狂事件的傲人紀錄。諾威自己的紅色制服上也滿是塗鴉跟標語,還有不少仰慕他的女孩在上頭假簽名之名行告白之實。這就是挪威高中生在畢業前的慣例,他們做的根本不算有多特別。

他有點困惑,因而皺起了細緻的淡色雙眉。

為什麼他突然覺得累了?彷彿眼前的一切瞬間失去意義

 

纖瘦的少年默默離開人群,往他熟悉的方向走去。

讓他平靜的大海。

 

--

 

少年安靜地倚在橋上,整張臉埋在雙臂之中。接近中午的夏季陽光包圍著他,淺金色髮際反射出淡雅而不刺眼的光輝。沒有預警地,他睜開眼。

「你什麼時候來的,貝瓦爾德。」

「…剛才。」

高大的眼鏡少年對諾威的發話並不意外。存在感強烈如他,到哪都不需擔心被別人忽略──只是他看來嚴肅的表情偶爾(或者該說常常)會讓人誤解,只有少數幾個人能看透他不苟言笑的外表。眼前的少年即為其一。

「喔。」

諾威依舊沒有抬起頭。

「累了?」

他試圖模仿對方的姿勢倚著欄杆,卻因為自己的身體實在太過僵硬而作罷。或許這種優雅的慵懶是他真的學不來的吧?

「…有一點。」

「唔。」

接下來兩人便不再交談。

 

諾威靜靜地趴在欄杆上,感受大海的流動,以及身旁安靜而穩定的存在。五月的微風吹過,不遠處的海鷗彼此鳴叫著。

不知不覺地,他的身體跟情緒都放鬆了不少。

「謝謝。」

他抬起頭,對著身旁的高大少年露出淡淡微笑。

「…嗯。」

貝瓦爾德那凝重的表情也柔和不少,明顯是安心了下來。

 

這樣的平靜卻被硬生生打斷。

「諾子──原來你在這!我找你找好久…」

「笨蛋大哥,吵死了。還有我說過很多次,不要那樣叫我。」

諾威瞪著貝瓦爾德後方不遠處,一邊狂奔一邊大吼大叫的少年。

少年有著一頭蓬鬆的金髮,豪放上揚的刺蝟頭與燦金髮色讓他非常顯眼。天藍色的雙眼就如晴空般澄澈而富感情,加上深刻的五官輪廓,如果不講話的話,應該是相當引人注目的外表。可惜這應該都比不上他本人所製造出來的──諾威稱之為噪音。

「諾子諾子諾子──!你幹嘛又跟這傢伙待在一塊?」

 

少年──丁馬克口中的這傢伙」,也就是貝瓦爾德.烏克森謝納。加上諾威,這幾人從小就因住得近而熟識,甚至到了稱兄道弟的程度。只可惜衝動熱血的丁馬克跟貝瓦爾德的沉穩冷靜天生就不合,兩人幾乎每次見面就為了「誰才是三人中的老大」而吵得不可開交,一言不合而開打都是常見的事。

諾威選擇稱呼丁馬克為「大哥」,卻老是揚言:「貝瓦爾德比你強多了」,以至於沒人知道他認同的究竟是誰。當然這也可能是諾威計算過後的結果,因為他本人認為太過麻煩,因而懶得介入「大哥們」的紛爭。

 

「貝瓦爾德在陪我看海。難得的好心情全都沒了,你到底是來幹嘛?」

諾威毫不客氣地瞪著少年。

「喔對!我是要問你諾琪在哪──」

一想起自己此行目的,丁馬克就如同一隻金黃色的大型犬一般,雙眼閃閃發亮。

「…你打斷我們的休息,只是為了問我親愛的雙胞胎姊姊在哪?」

諾威的口氣依舊平淡一如往常,然而認識他久如貝瓦爾德,早已嗅到憤怒的前兆。

「呃,我想說趁你們生日,再跟她告白一次…」

「這是第517次了,我保證她不會接受的。慢走不送。」

「等等、諾…」

身材精瘦的少年瞬間欺近丁馬克身後,以出人意料的熟練動作迅速將之絆倒、抬起,用力一推──

 

噗通!

 

前一秒還在橋上的少年,現在已經漂浮在水面上掙扎著。

「嗚噗!諾子你還沒告訴我她在哪啊──」

「不好意思,我姊在哪是她自己的事。恕我無可奉告。」

淡淡地說完,諾威轉頭就走。

全程冷眼旁觀的貝瓦爾德完全沒有改變表情:

「這次便宜他了。」

竟然一點傷都沒有,真不像諾威平常的作風。他心想著。

「哼,偶爾我也還是會心軟的…而且今天是特別的日子啊。」

少年撇撇頭,嘴角帶著似有若無的笑。

「是啊。待會…去一趟咖啡館?」

「也好。」

 

兩人邁開步伐,貝瓦爾德在前、諾威尾隨在後

高大的少年從眼鏡後方覷了一眼對方淡然的表情。諾威的心情一向很難說得準,就連雙胞胎姊姊諾琪也是。可能是習慣隱藏情緒的關係,不管是開心、憤怒、哀傷,都被緊緊鎖在表層的面具之下。這對姊弟是會笑沒錯,但是難得見到他們毫無隱藏的真心笑容。 

這麼說起來,諾威知道我們要幫他們姊弟慶生嗎?貝瓦爾德開始思考。是真的不知道,還是假裝不知道呢?從他臉上真的看不出端倪。另外不知道提諾那邊準備好了沒?

 

Gratulerer med dagen! ()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5) 人氣()


留言列表 (5)

發表留言
  • Toku
  • 喔喔~準備好是要幹麻呢?(側頭
    雖然我和北.歐不熟
    可是貝爾瓦德給我ㄧ種很興奮的感覺耶~(轉圈
  • 準備好慶生囉www
    有稍微挑起一點好奇心的話,
    那我應該算成功了吧?(笑)

    深夏 於 2011/05/18 21:16 回覆

  • 蕾依♀樂思
  • 好棒喔>w</
    是挪.威的生日賀文耶!!!!!(激動
    這...這真是太棒><←(很少看到
    (自然的把丁馬克先生給馬修掉了^^~~~~)
  • 因為諾威是我的愛!!!(不要趁亂告白)
    很開心你喜歡~
    丁馬克先生的不憫就是笑點啊(笑)

    深夏 於 2011/05/23 23:13 回覆

  • 蕾依♀樂思
  • 也是我的愛!!!(欸別學人
    嗯嗯~真的很喜歡呢~!!
    打文辛苦>ω。b
    是阿XDDD
  • ok的我們可以一起當ㄔ(ry
    耶~~同好同好(握)

    深夏 於 2011/05/24 23:10 回覆

  • 蕾依♀樂思
  • 嗯嗯>ω<~~~(喂
    耶黑~~同好(握
  • www

    深夏 於 2011/05/25 20:22 回覆

  • 小柯
  • 阿丹老爺好棒(拇指
    不愧是不憫笨哥哥之一(好萌啊
  • 呵對啊他很可愛www
    不管是吵吵鬧鬧像大型犬或老是被欺負的樣子都是(笑)

    深夏 於 2011/09/02 15:43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