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韓的賀文之三!關鍵字一樣文末公布~

 全部的圖也都是出自小韓手筆唷。

Hankillu/Raining Day→http://hankillu.pixnet.net/blog

私設定人名有:烏姊 = 雅可萊恩(擔任女生宿舍管理員)

人名提示:波波 = 菲力克斯

1317022171-3928373968_n.jpg  

 

他們的正式接觸,是由一份早餐開始。

 

「娜塔莎又來了?真是的,老是這麼任性……」

坐在豪華辦公桌後的高大圍巾男子皺起眉頭,以流暢的動作合上方才盯著的手機。他揚起頭,一副困擾的模樣:

「托里斯,麻煩你跑一趟宿舍餐廳。雅可萊恩會想辦法再做一份早餐,你負責把它送到娜塔莎手中。」

「好的。」

看起來大約二十歲上下,隨侍在不遠處的棕髮青年即刻順從地起身。

「噢還有,記得盯著她把所有食物吃完。不然我想有人會有麻煩哦~」

男子像是想起什麼般地刻意叮嚀道,而青年也只能苦笑。

「……我盡量,伊凡先生。」

2f12c2f6f357f45ba01205a1c98d6451 (1).jpg  

──娜塔莉亞阿爾洛夫斯卡婭,國立聖彼得堡馬林斯基舞蹈學校現今最受期待的高年級學生,表演用的藝名是娜塔莎。聖彼得堡馬林斯基劇院身為俄羅斯古典芭蕾重鎮,繼承了正統學院派皇家芭蕾舞團兩百多年的歷史,並以無數具古典美的芭蕾舞者傲視全球。在光是錄取就該通知家族大肆慶祝的這個學校,年輕的她輕而易舉地以第一名通過入學甄試,並以純熟的揮鞭轉技巧贏得評審一致的讚賞。但當問到她本人的感想,娜塔莉亞連微笑也沒有,只淡淡說了句:「為了接近伊凡先生,這只不過是個過程而已。」

──伊凡布拉金斯基,十年前全國首屈一指的男性芭蕾舞者,以深情演繹《天鵝湖》的齊格飛王子而聲名大噪。在芭蕾選手如同偶像歌手一般受到歡迎的俄羅斯,他就是那顆閃耀的星星。在幾年前腳踝受傷後,退出表演的他回到母校擔任校長,繼續為國家培育舞蹈人才。然而校內傳言四起,說伊凡是用不得見人的手段取得此職位。不過膽敢這麼說的人在不久後便被迫離開學校,因此流言在不久後也迅速平息,只有少數幾個人偶爾還會想起。但伊凡畢竟在聲望及經驗上都無可匹敵,學校也安然度過了這幾年,也訓練出許多傑出的芭蕾舞者。大家都在猜測,娜塔莉亞就是下一位即將在全國校際芭蕾比賽指定劇目《天鵝湖》中,代表學校擔任黑天鵝奧吉莉雅與白天鵝奧傑塔公主的那位幸運兒。這意味著她將正式登台,開啟輝煌的表演生涯。

 

然而娜塔莉亞有個令人頭痛的小怪癖,近幾週益發嚴重。

托里斯頭痛地想著,一邊穿越校園,走往另一頭的宿舍餐廳。

她不喜歡吃早餐,據稱是為了維持完美的輕盈體態。然而芭蕾的運動量其實很大,娜塔莉亞又習慣清早起來開始做自我訓練,被人發現因貧血而暈倒在練習室內根本就是常有的事。這點讓擔任校長的伊凡相當掛心,雖然娜塔莉亞刻意忽略年齡差異手段露骨的示愛讓伊凡避之唯恐不及,但她畢竟是重要的學生,特別在全國大賽前夕,再怎麼樣也不能有個閃失。

於是,身為校長特別助理的他,就這麼擔任起娜塔莉亞照顧者的角色。

 

托里斯對此其實感到相當欣喜。自娜塔莉亞參加入學甄試的時候起,他就深深被性格冷淡卻又清麗絕美的她吸引。想找藉口接近娜塔莉亞並不是那麼容易,更何況他並不是教師,也沒有正當理由進入學生宿舍。所幸對方會主動埋伏在伊凡必經之處,這是托里斯少數能近距離看到她的時刻。他以為他單方面的愛戀終究會胎死腹中,就連擔任舞台設計一向舉止怪異的藝術家老友菲力克斯也無數次地勸他放棄。沒想到伊凡今天竟然主動指定他去送早餐給娜塔莉亞,

『機會來了……!』

他興奮地握緊拳頭,往餐廳的步伐顯得更加輕盈了些。

 

 §

 

聖彼得堡的秋天來得特別快。

總覺得夏天才剛到,秋天接著又匆匆地把滿城青翠染成美艷的紅──刺眼得就像娜塔莉亞現在的眼神。

 

身穿雪白舞衣的少女倔傲地站在木質地板上,瞇著眼睛瞪著練習室門口旁的棕髮青年。他倆已經僵持了好一陣子,不管托里斯如何好說歹說早餐的重要性,娜塔莉亞就是不肯乖乖靠近他手中那份黑魚子醬布林尼斯煎餅

青年嘆了口氣,娃娃臉的他此刻看來就像個無措的少年:

「我相信娜塔莉亞小姐不論外在條件如何,一定都能有完美表現的。畢竟妳這麼努力練習不是嗎?所以請好好對待自己的身體,不然連我也會心疼的……」

少女美睫微顫,如冰山般的態度稍微軟化了些,但依舊面無表情:

「你知道我的練習狀況?」

「──那當然。我常常加班,但每次經過教學大樓,都看到妳一個人在下課之後還在練習到晚上。不管跌倒多少次,娜塔莉亞小姐總會忍著痛楚站起來再試一次。妳那漂亮的三十二圈揮鞭轉就是這樣磨練出來的不是嗎?

托里斯柔和地凝視著她。

少女霎時睜大雙眸,眼神中滿是驚愕:

「你……是第一個這麼說的人。其他人只會說我很有天分,好像我的表現是理所當然。」

「只有天分不足以登上舞台,還要有像妳一樣不斷的練習,以及健康的身體才行。所以,來吃早餐吧?我保證有了這些營養,妳會跳得更好。」

青年露出笑容。

「……嗯。」

她輕聲應答,緩步走往他的方向。

 

 §

 

在此之後,托里斯的業務便大半變成照顧娜塔莉亞。身為直屬上司的伊凡早就猜到他的心意,不過既然娜塔莉亞願意接受托里斯的建議,而且還能轉移娜塔莉亞對他那過度沉重的愛,因此他也樂見其成。「重點是,要讓娜塔莎在完美的狀態下登台演出,」他會微笑著這麼說。

 

然而,娜塔莉亞的練習狀況並沒有伊凡預想中那麼順利。

「聽好,娜塔莎!妳不只是在展現妳的舞蹈技巧,同時也是在詮釋角色!奧傑塔公主在想什麼?她的個性是什麼?這些妳都要表現出來,否則就只是在炫耀妳的程度而已!」

高年級的專任女老師大聲地斥責,而娜塔莉亞只是低著頭保持沉默。

整間教室都鴉雀無聲。

「明明可以那麼順利地詮釋奧吉莉雅,不管是黑天鵝的高傲或挑逗都恰到好處……怎麼在白天鵝的羞怯跟溫柔上面一點感情投入都沒有?不管妳原本的個性如何,總之妳明天開始就要給我成為楚楚動人的奧傑塔公主!今天就到這裡,下課!」

 

少女淺淺呼了一口氣,之後又若無其事地走向門外。

然而她還是聽到了,同學們的竊竊私語如同利刃般刺往她的方向。

「只演得好黑天鵝、白天鵝卻沒轍……真想不到啊,天才娜塔莎竟然也有被罵的時候!」

「大概是因為她自己根本就像是奧吉莉雅一樣吧~妳們知道娜塔莎是怎麼對伊凡校長示好的嗎?幾乎每天都在走廊跟宿舍上堵他耶,她以為她是誰啊!」

「天生麗質又有明星光環,她覺得她可以靠校長罩她吧。聽說校長還派他的助理去特別照顧娜塔莎,果然有隱情──」

 

她昂起頭不去理會那些惡意的眼神,流暢的腳步卻在看到托里斯那一刻緩了下來。青年忠心地守在門外,青翠的綠眸中帶著微微笑意。

「辛苦了。娜塔莉亞小姐,我們去用晚餐吧?」

少女有些動搖。

「……我還要去練習。」

「剛剛才結束團體練習,妳應該很累了吧?既然早餐都吃了,那麼晚餐也──」

「我說你啊,不要靠近我好不好?」

倏地打斷對方未完的話語,她現在的氣勢只怕連校長伊凡也要退避三舍:

「你知道你被扯進來了嗎?流言什麼的明明只要針對我一個人就好,反正我本來就跟她們不一樣。但是今天開始已經有人在詆毀你了!你沒有必要為我做到這種程度,所以不要靠近我!」

 

青年安靜了下來。

她以為他會轉身離開、或者對她的不知感恩而生氣,但托里斯只是露出淺淺的笑容,接著走向她。

「我都聽到了。其實呢,我覺得娜塔莉亞小姐跟奧傑塔公主很像,只是妳沒發現罷了。 

「……你不是說你聽到了嗎?哪裡像?」

少女略略後退,毫不保留地呈現警戒的姿態。

「奧傑塔是被蹂躪的公主,期望自由跟幸福。即使機會渺茫,但她依舊期盼有一個願意全心愛她的男子能夠把她從苦難中拯救出來──而齊格飛王子最終做到了,不是嗎?妳也……」

那又怎樣?王子愛的是白天鵝,但我是黑天鵝啊。老師要我溫柔又楚楚動人,我卻覺得那樣根本就很噁心!我從四歲開始練習芭蕾的時候就喜歡伊凡先生,是因為看到舞台上他就像真的王子一樣,對奧傑塔深情到底。可是這樣強勢又任性的我根本就沒辦法獲得他的全心的注視,因為我是討人厭的黑天鵝!就算我的技巧再優秀,伊凡先生都不會因此而真的像愛奧傑塔一樣愛我……你說我又能改變什麼?」

 

如同海嘯一般狂暴的話語,卻沒有造成她預想中的結果。

「──只要做妳自己就好。」

「什麼?」

她不禁困惑了起來,青年的態度卻如同以往一般穩重而溫和:

「只要做妳自己就好。我之所以一直稱呼妳為真名『娜塔莉亞』而非藝名『娜塔莎』,就是希望妳能做妳自己,而不只是舞台上的芭蕾舞者。妳看,妳不是像奧傑塔公主一樣期盼有人真心愛妳嗎?就算不是伊凡先生演的那一位齊格飛王子,誰知道妳的王子哪一天會出現呢?況且,就算是黑天鵝也有美麗的地方啊。所以趁晚餐的時候妳可以思考一下這件事,我們待會再回來繼續練習吧。今天晚上的進度是第二幕的『天鵝公主遇見王子』對吧?」

「是、是沒錯……」

娜塔莉亞有點不能理解,不過她有種自己即將突破瓶頸、甚至是迎接改變的預感。而她的直覺一向都很準。

 

 §

 

隨著全國大賽的接近,時序很快地進入初冬。夜晚的星幕顯得更愛盤據在大地之上,直到太陽升起,它才拖拖拉拉地回到西方的地平線之下。俄羅斯詩人普希金在《青銅騎士》中寫道,「橫越金光閃爍的天際,藉著太陽永恆的光芒,晨曦急著解脫……」而在聖彼得堡積雪的劇院廣場一角,急著解脫的除了晨曦,還有娜塔莉亞不耐的神情。

 

「到底好了沒?我說我要純白色的練習用舞鞋,尺碼你不是知道嗎?我要回去休息了!」

而走在前方的托里斯一點也沒生氣,反而異乎尋常地專注在手中的筆記本:

「舞鞋可是至關緊要,一定要讓妳親自試穿過才行。萬一尺碼符合但卻磨腳怎麼辦?所以我們至少再去下一家店嘛。我看看,地址是……」

少女瞪著他,臉頰因不悅與低溫而泛紅。然而無論她表現出如何惡劣的態度,眼前的棕髮青年就是從來沒有表現出不高興。

『這個人的底線到底在哪裡?憑什麼他要對我這麼好?明明只是工作上的命令而已,為什麼他可以做到這種地步……』──有時她也會對此感到困惑。一邊皺起眉想著,娜塔莉亞還是乖乖地跟著他往前走。

 

假日街道上的融雪抹上了藍紫的安靜色調。隨著時間流逝,街上的房屋陰影緩緩改變了角度。

買完舞鞋的兩人經過一座教堂,敞開的門扉當中傳來莊嚴隆重的婚禮音樂。

娜塔莉亞揚起頭,視線直直盯著紅毯彼端的新人。身著純白婚紗的新娘看起來既羞怯又期待,新郎更是一臉幸福。

「戒指是貴重金屬所做的,象徵愛情的珍貴。而圓形的戒指沒有起點、也沒有終點,代表婚姻是兩個人相愛直到死亡分開彼此的承諾……」

在牧師的主持下,兩人慎重的交換了婚戒並為對方戴上。其中新娘一度因為緊張而無法幫丈夫順利戴上戒指,但在新郎深情的等待之下,終於也順利完成。台下隨之報以熱烈掌聲。

她沒發現自己的腳步停了下來。

 

「雖然我不敢說自己是什麼王子……」

身後的青年牽起她的手,鼓起勇氣開口。少女一驚,亞麻色的長髮隨著旋轉的力道而優美的揚起。

「但是王子身邊總會有擔任侍衛的騎士吧。如果娜塔莉亞小姐允許的話,我願意做專屬於妳的騎士,一輩子只注視著妳一個女孩。」

 1316889590-2233464892_n.jpg  

她很不浪漫地把指甲刺進他的手背,讓對方吃痛地倒抽一口氣。

即使被牽著手,她還是可以做到這種程度的攻擊。然而青年的手及眼神都沒有退縮。她可以看出那是溫柔而堅定的表情,但她自己的神情卻是驚惶又猶豫。

「我不會要求妳現在就做出答覆,我想那也是不可能的事。但就算妳不願意,我還是會像之前一樣對待跟照顧妳,所以不要害怕,我只是希望娜塔莉亞小姐能好好考慮這個提議……」

少女呼出的氣息在空中凝結成純白的霧。

她垂下頭,任由青年牽著她的手,一路安靜地走回學校。

 

 §

 

托里斯確實做到了他的承諾。

接下來的一週,娜塔莉亞都忙著在準備比賽。而他也如同往常一般,三不五時地出現在她身旁,協助她打點比賽所需要用到的一切──就好像那天在教堂前的告白不曾發生一般。

 

比賽當天的清晨。

娜塔莉亞如同往常一般輕巧地進入練習室,晨光透過落地窗在木質地板上灑下一片淡金璀璨,亞麻色的長髮閃閃發光。

她熟練地將長髮綁成不妨礙練習的圓形包頭,並將白色大蝴蝶結髮飾固定到包頭上方。

『等比賽結束之後就去找他吧。不是王子也沒關係,如果是他的話……應該會是很棒的騎士。』

她想著,嘴邊浮起淺淺的笑容。

而在娜塔莉亞開始跳舞的那一瞬間,晨光照耀下的她彷彿同時成為黑天鵝與白天鵝──強勢堅毅、高貴又楚楚動人──其姿態無比美麗。

 

 

fin.

 

d1b4c573032f402f5b7c0f0310de6e70.jpg  

nata-blackwhite-6-5.jpg  

 關鍵字:立白,教堂,新娘,芭蕾,早餐,落地窗的晨光,女孩的騎士

 原圖出處:

娜塔之芭蕾系列 http://hankillu.pixnet.net/blog/post/29598880

Be Your Knight(立白) http://hankillu.pixnet.net/blog/post/29779885

天鵝湖Odile&Odette(娜塔) http://hankillu.pixnet.net/blog/post/29802289

,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0) 人氣()


留言列表 (10)

發表留言
  • ☆夜心〃
  • 哇哇新文章~

    (頭香
  • 對啊死拼活拼趕出來了!
    還蠻希望自己更文的速度可以快一點...

    深夏 於 2011/09/27 22:01 回覆

  • ☆夜心〃
  • 對了ˋ我可以問個無關緊要的問題嗎?
  • 呃...哪種無關緊要的問題?

    深夏 於 2011/09/27 22:19 回覆

  • ☆夜心〃
  • 再鋪浪跟你說的那個ˋ星辰的事XD
  • 喔喔!
    那個不會無關緊要啊XD
    謝謝妳耶~

    深夏 於 2011/09/27 23:37 回覆

  • Olas★Wave
  • 好美的娜塔...
    托里斯真是厲害~
    一定是個好騎士的~
  • 小韓的芭蕾娜塔超棒啊~
    那天我一看到馬上就換桌面了,到現在也還是筆電的桌面呢(心)
    我也覺得他會是好騎士:)))
    這次騎士vs王子的對決,托里斯win!

    深夏 於 2011/09/27 23:40 回覆

  • 九幽冥靈
  • 王子是伊凡!
    伊凡是舞者XD!!
    天鵝湖讓我想到映畫版,伊凡叫那三人跳芭蕾舞XD!!
    那畫面和這篇的氣氛有180度的不同呀XDDDDDD
  • 哈哈雖然伊凡跳芭蕾的畫面似乎有點難以想像,
    不過俄羅斯真的是芭蕾大國啊~
    電影版那根本是搞笑...哎ˊ~ˋ

    深夏 於 2011/09/29 00:16 回覆

  • 米企鵝
  • 好唯美的文章!!!=W=
    哀呀~~~好喜歡啊~~
  • 當初寫文的時候就是想要營造出優雅感呢,
    有成功的話就太好了!
    謝謝喜歡^^

    深夏 於 2011/10/01 01:21 回覆

  • ccacreation0629
  • 能當騎士的似乎都是好男人阿!
    相較之下王子通常都沒甚麼用......(默)
  • 恩...我想還是各有各的好啦~
    不過如果是托里斯的話,我就會選騎士(心)
    真的是進得了廚房上得了戰場的好男人啊!(拇指)

    深夏 於 2011/10/03 00:54 回覆

  • ccacreation0629
  • 純推回覆XDDDDDDDDDD
  • XDDDDDDDDD

    深夏 於 2011/10/11 00:42 回覆

  • 小柯
  • 哈哈
    無法想像伊凡跳芭蕾的樣子(被水管

    好溫柔的文章
    輕輕的但柔和的

    圖文相搭很棒(拇指
  • 我發現好多人對伊凡跳芭蕾都接受不能耶(悶笑)

    耶~~圖的部分要感謝小韓!
    而且我們的痛調應該真的頗相似,
    所以搭起來就比較不突兀吧^^

    深夏 於 2011/10/11 00:45 回覆

  • sn
  • 好棒!!〈豎拇指〉
  • 謝謝~^^

    深夏 於 2011/10/23 00: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