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之前鯨組合本「CROSS的插花稿,跟主催小隱確認過之後就決定po出來。同時這也是之後的北歐奇幻系列(如果有的話)的起點哦。祝大家新年快樂!

※這篇的原訂標題是「捉迷藏」,後來配合本子字型所以改成現在的英文標題。

中古歐洲架空設定。私設定人名有:紐冰 = 艾絲、挪威 = 諾威

 

  這是她十三歲的生日宴會前夕。

  身材纖瘦的少女一口氣把好幾件禮服全部攤平放在四柱大床的床面,並把一旁的羊毛簾幕綁到床罩的柱子上,以免擋住視線。還好王宮總管分配給她的床夠寬廣,上面就算放了五、六件洋裝都沒有問題。然而不管有多少選擇,她今晚也只能挑一件穿在身上。

  房間內的大型石造壁爐劈啪作響,在燃燒木柴的同時,也不時地濺出火星。

  暖意充滿了整個房間,而少女的身形輪廓則隨著火光晃動而一明一滅。名為艾絲的少女皺著眉,赤著雙腳不斷在房內地毯上來回繞圈思索,相當煩惱的模樣。這是她第一次正式進入王國的上層社交圈,今晚在王宮小宴會廳的表現將會決定大部分貴族對她的第一印象,因此需要格外慎重。

  她習慣穿的是那件巧克力棕色的織錦緞長連衣裙,純白的緞帶在胸口打成大大的蝴蝶結,典雅又不失些許活潑俏皮。但它的顏色跟型式在這次的重要場合顯得太過低調,可能無法表現出宴會主人的氣勢。隔壁那件紫紅色小禮服似乎是不錯的選擇,配上胸口與腰際細緻的銀線刺繡,可以完美襯托出她的雪色髮絲以及寶石般的雙眸。但這麼大膽的低胸設計,她恐怕還要一陣子才會習慣。

  那麼海藍色呢?她的視線轉移到床的另一頭,不自覺地輕撫對面那件花緞禮服的蕾絲裙襬。說起海藍色,關於那個人的記憶瞬間一湧而上……

 

  最初對他的印象,是一張淡漠而無表情的俊俏側臉。

  那是艾絲首次進入王宮被介紹給王室成員認識時的事了,當時的她大概才六歲。首次見到全由花崗岩打造的雄偉城牆、氣勢十足的護城河與金屬吊閘、五彩繽紛的北歐花紋編織掛毯、還有雪白大理石鋪設而成的謁見廳,小女孩的雙眼禁不住瞪得圓滾滾,還帶了一絲不自在。

  『要是做錯了什麼該怎麼辦?』

  她還記得在謁見王室的前一刻,她甚至必須緊緊抓住母親的腰帶,才不致因緊張而絆到腳。


  不過一切擔憂在真正見到王室成員時便煙消雲散。

  身為家族表親的國王撫著下巴鬍鬚,友善的笑容就跟她爸爸一模一樣。美麗優雅的王后大方地給了她一個帶有香氣的吻,大王子丁馬克一邊爽朗地大笑一邊抱著她玩飛高高的遊戲,一臉嚴肅的二王子貝瓦爾德一言不發地凝視著她,最終輕輕點個頭。只有年方十歲的三王子諾威始終對她不理不睬,百無聊賴地盯著窗外靜靜落下的雪花。他身上的亞麻布披風以王室標準而言,實在太過樸素,如果不是諾威領口的精緻寶石別針再加上他身上散發出令人望而生畏的高貴氣息,被誤認為平民也不是不可能的事。

  艾絲覺得那個人很奇怪。

  柔順如絲的淺金色短髮輪廓分明的五官、漠然而瀟灑的神情姿態,就連年紀尚輕的她都知道:當諾威長大之後,那會是奪走全城女孩芳心的外貌。再加上不遜於兩個哥哥的劍術技巧與優秀的學習天分,簡直就像天之驕子一般。明明家人都在身邊,王國內也沒有太嚴重的內憂外患,身為王子的他應該可以無憂無慮笑著的啊?他笑起來會多好看!於是她以不太穩的小小步伐走近,拉住諾威的衣角。

  「哥哥。」

  銀鈴般的稚嫩嗓音落在他耳中,融化了冰山般的偽裝。諾威回過頭,吃驚地看著這身高還不到他胸口的小女孩。

  「哥哥,為什麼你不笑?哥哥不開心嗎?來陪艾絲玩捉迷藏嘛,這樣一定可以笑出來喔……

  當時年幼的她,小臉上想必是浮出了泫然欲泣的神情吧。因為對方隨即半蹲下身,讓視線和她平行。藏在皮革手套中的手輕柔地拍拍雪色的髮絲,如海般沉靜的眼中還出現了一絲笑意。

  「沒問題,我陪妳玩。條件是,妳以後都要叫我『哥哥』哦。

  「……咦?」

 

  在那之後,捉迷藏的遊戲從來沒有停止。

  艾絲的家族屬於地方貴族,雖然是王室的旁支,但半年左右才會去謁見國王一次。而每次她在首都停留的期間,無論她身在鬧哄哄的城堡外墎逛著市集或者在中庭花園享受靜謐的午後陽光,諾威總會毫無預警地出現在她身旁,笑著說出固定台詞:「找到妳囉。」——相識七年來,沒有一次例外。

  艾絲覺得這有點不公平,為什麼由她開始的遊戲,不能按照她的意思結束?然而面對得意微笑著的諾威,她又什麼都說不出口。當初希望諾威能開心笑著的不就是她自己嗎?如果願望達成了,不是應該開心才對……

  ——他的笑容,是屬於誰的呢?

  突如其來地,一個問句浮上她心頭,側坐在睡床上的少女不禁悚然一驚。就算諾威是因為自己而開始展露微笑,也不代表這樣的表情只能保留給自己呀?但光是想像那人以同樣溫暖的神情注視著其他女孩,就快要讓她無法呼吸。所以、這也就是說、該不會——

 

  「找到妳囉。」

  這次聲音的來源是外頭,雪色長髮的少女慌忙轉過身,瞪著飄浮在二樓玻璃窗外的藍衣少年。

  「你在幹嘛!?快點下來,這樣很危險!

  她吃驚地大喊著,少年——諾威卻一派悠閒地坐在空中,斗篷的毛皮襯裡與牛皮長靴下面空無一物。不,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其實是後方妖精的手在托著他,讓他不致下墜。

  「——這、就是你跟我說過的妖精嗎?」

  這次換成少年一臉驚訝:

  「妳看得到?」

  「不就是淺綠色的那個,而且還在對我笑耶……所以說大部分人看不到?」

  少年單手支著下巴,露出了玩味的神情。

  「艾絲,妳比我以為的更加有趣呢……看得到妖精的體質就連在王族當中也不常見,應該要好好栽培才對。宴會結束後就來中庭找我吧,我可以教妳一些相關的魔法跟符文。那些知識現在已經快要失傳了,但卻相當有趣哦。」

  「隨、隨便啦,你趕快離開這裡就好……等一下!」

  少女瞬間意識到自己現在只穿著薄薄的連身襯衣,基本上就跟內衣差不多。

  她的表情凍結。這個人是故意在這個時候出現的嗎?

  「快點走開啦你這個變態——!」

 

  於是她的房間再度回歸寂靜,只剩她自己大口喘氣的聲音。


  總算要做出決定了。

  艾絲閉起雙眼,下定決心之後還是選擇了海藍色的小禮服。合身的剪裁展現出她剛開始發育的曲線,裙子下擺的多層白色蕾絲襯出她天生的純淨氣息,花緞布料上點綴得恰到好處的立體花紋則增加了華麗優雅的氛圍。而且更重要的是,代表貴族與學者的海藍色總是讓她有種安心感,就像那個人給她的沉穩印象。

  接著,她審慎地將雙腳套進白色長襪當中,並用吊襪帶固定在靠近膝蓋的位置。然後輪到頭髮。

  老是因為瀏海執拗地往內捲而感到困擾的她,只要把上半部頭髮全部綁起來就會好一半,而且今天她有的秘密武器還不只如此。少女仔細地把頭髮梳成公主頭的樣式,而後拿出一條柔軟的白色緞帶綁上頭頂,一個大蝴蝶結瞬間優雅成形。雖然緞帶本身並不起眼,但卻是那個人送的……

  想起剛剛諾威的邀約,少女的嘴角不禁悄悄上揚。這次的捉迷藏,她不要再被找到了,她要自己去找他。

  於是少女昂首推開房門迎接她的十三歲——以及,充滿未知與魔法的燦爛生活。

 

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沒想到艾絲可以這樣詮釋呢~~
    有些驚訝~~
    諾威變的好可愛喔~~
    鯨組的好感又更上一層了~~~
    《還是想多看看丹馬克+貝爾瓦德XDD
  • 喔真的嗎妳喜歡就太好了w
    不過不曉得妳說的"這樣詮釋"指的是什麼呀?
    老實說我看的紐冰不多,所以不是很清楚一般都是怎麼詮釋的@@
    另外諾威超可愛吧--
    ↑這人其實好一段時間的本命都是他
    另外折檻組我也很喜歡!
    有時是夥伴有時是敵人,但卻又是對方心中不可取代的存在~
    「只有你才能當我的對手!」這樣的感覺w
    有機會的話我也很想寫他們呢ww

    深夏 於 2012/01/12 00:56 回覆

  • Olas★Wave
  • 感覺就....冷冷的
    我對小冰的基本印象
  • 了解~
    其實小冰應該是外冷內熱啦我想:P
    想成是被冰塊覆蓋的火山就很合理了XD
    畢竟他家真的有個外號叫"冰與火之島"嘛

    深夏 於 2012/01/14 00:4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