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韓的賀文〈Coffee, Tea, or Love系列.普匈篇(一)

※《駛向黎明之光》的後續番外甜文,同時這系列也串起了很多我過去的作品梗,不過單獨看應該也ok。如果想了解不同作品之間的人物關係與時間順序,請參考另一篇Coffee, Tea, or Love系列的介紹(整理之後會另外po出來)

※雖然說是普匈篇,不過人物實在很多,包括奧、獨、親情向中立、荷比及立白都會出現。後兩者是這篇的次要CP,如果會雷的同好們還請注意唷。

※私設定人名:列支 = 莉絲、小比 = 蓓爾琪、荷兄 = 尼德蘭特

※我記得本家設定小比講話有滋賀口音,因此讓她有一些特殊用詞來表現這點。(好啦我承認用詞是模仿狼辛的赫蘿,只有「汝」沒用上而已XD

※普匈篇的關鍵字是我自訂的,附在最後一章的後面。

 

※   ※   ※

 

早春的陽光清爽地落在中世紀風格的磚紅色建築物之間,古老卻整潔的玻璃窗閃閃發亮。一群淺灰色鴿子輕巧地飛過街道上的狹窄天空,底下的彎曲石板小徑上,則走著三三兩兩衣著休閒的大學生們。

這裡是德國最古老的大學──海德堡大學的所在地。幾世紀以來,這個城市培育了無數著名的哲學家、法學家,還有物理、化學及醫學等多項諾貝爾獎得主。唯心主義的代表哲學家黑格爾、現代社會學之父的馬克思.韋伯,以及聯邦德國前總理赫爾穆特.科爾,都是這兒的傑出校友。

而現在的學生們,正和當年的大學生一模一樣。雖然總是免不了在小酒館中抱怨課業繁重,但事實上,手中捧著的厚重原文書並不影響他們享受人生。相反地,當中有許多人以獲取新知為樂。他們腳步堅定地走向這條巷子的尾端,也就是城市內的知識殿堂──擁有兩百多萬冊藏書的海德堡大學圖書館。

 

 

然而,今天海德堡大學圖書館流通櫃檯的一角,顯得與大學城的悠閒高貴氣息格格不入。

銀髮青年身體前傾,以放在櫃檯上的單手撐起上半身的重量,一副「難搞的圖書館使用者」模樣。而他面前的棕髮女孩則毫不畏懼地回瞪──同樣離圖書館職員的標準表現天差地遠。

 

「欸,妳還要多久才下班啊?本大爺等到都快發霉了。」

「我想特藏組的同仁不介意清理一下發霉的讀者。你別擔心,他們都很有經驗的,雖然清理對象通常都是發霉的古書。」

「唷,同仁同仁地叫,很熟嘛!被利用了都不知道哦?打工賺的錢還比較多──」

「就說了我這是學校規定的服務課程,本來就不會有薪水的嘛!總之你給我閉嘴,有讀者來了……

女孩站起身露出職業性笑容,刻意轉頭無視面前的青年:

「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請問是借書……呃,哥?」

 

戴著細緻銀框眼鏡的斯文青年放下手上的書,啪地一聲落在櫃檯上。

「伊莎,麻煩幫我借這幾本,謝謝。」

「沒問題。」

她低下頭熟練地操作著條碼機,那模樣倒是有幾分圖書館員的架勢。一旁的銀髮青年瞇起寶紅雙眼,語調興味盎然:

「唷,小少爺又來借樂譜啦?」

「正確來講,這次借的是古典音樂發展史。」

青年湊近對方,刻意壓低音量:

「我說笨蛋先生啊,就算一直待在這裡,伊莎也不會提早下班的。她結束後也會過來店裡,不如你就先過來幫忙吧?」

「欸、你──」

青年揚起頭,微笑著取走櫃檯上已經刷完條碼的厚重大書,接著扣住銀髮青年的手腕,讓位給下一位圖書館使用者。

「那麼就這麼決定囉。謝了伊莎,待會見。」

「哦好,店裡見。您好,很高興為您服務──」

 

銀髮青年──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一路被拉著離開圖書館,表情相當不滿。

「喂,本大爺是來圖書館念書的耶!」

前方的斯文青年只是微微向後一瞥:

「最好是你有在看書,都是在妨礙伊莎值班吧?總之店裡最近缺人手,公演的資金不是也還沒湊齊嗎?這樣正好。而且平常都是你拖著我到處跑,偶爾也該交換一下……

此話一出,基爾伯特隨即露出狡詐的笑容。

「本大爺當然知道你的貼心啦,不過就憑你也想拖著本大爺跑?還早個幾百年呢!到店裡是吧,啊?」

他迅速將對方的手腕反扣,情勢瞬間逆轉。

「唔、喂──!」

古意盎然的石板街道上,兩人不甚協調的腳步聲、還有鴿群受驚的振翅聲,響徹蔚藍天際。

 

※   ※   ※

 

獨自站著的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試圖調勻呼吸,一邊脫下身上的簡便外套。

那個笨蛋先生又來了,而且自己從小到大總是被拖著跑的那一個──他皺著眉想道,隨即又勾起一抹無可奈何的微笑。

咖啡館後方的工作室中光線陰暗,他有些看不清每個工作夥伴的專用衣架在哪。不過他的特別好認,畢竟除了忙碌的店長尼德蘭特以外,他是全店裡唯一會穿上正式西裝的人。

羅德里希熟練地套上單排扣西裝背心,接著是黑色西裝外套,並按順序將前襟扣好。義大利式的纖細線條設計襯出他與生俱來的高貴氣質,立體的衣袖設計讓他的雙手方便活動,以至於就算有人誤以為他是職業演奏家也不令人意外。畢竟這兒不是音樂之都維也納,不需要穿到燕尾服或晨禮服,光是普通的三件式西裝就已經足夠正式。他本人並不是很在意這種誤解,況且這也使得他在這兒擔任駐店琴師的工作相當順利,不過在引來一些粉絲的瘋狂舉動之後,就顯得有些麻煩。很可惜他無法做到像妹妹伊莉莎白一樣,將文雅的氣質穿脫自如。

說到伊莉莎白的演戲天份,他實在是自嘆弗如。在工作場合需要時──例如擔任圖書館櫃檯的流通職員──她可以表現得優雅而完美無缺,但在私底下卻又可以用平底鍋將青梅竹馬基爾伯特揍到頻頻求饒。也難怪她上大學後會參加學校的戲劇社了,天份使然嘛……

不過基爾伯特的部分則比較令人意外。一年前的夏天他在老家閣樓找到一本祖父的小說手稿,據此改編成劇本《駛向黎明之光》獲得校內文藝大賽首獎之後,便開始投身劇本創作,現在也成了戲劇社的重要幹部。

今年的夏季公演會是戲劇社難得一見的大手筆製作,因為他們預備回到自己的出生地──巴伐利亞邦首府慕尼黑,參加當地夏日的騎士節與中古市集,同時在此登上舞台舉行公演。德國全境許多古老城市都會保留這個傳統:在夏季舉辦完全仿照中古世紀的騎士比武以及市集聚會,與會者(當然包括無數的觀光客)都會換上幾世紀前的裝扮參與這場盛會。而他們──特別是基爾伯特與伊莉莎白從小就熱衷於有關騎士的一切,不僅每年都不會錯過,今年甚至還要「帶團」回去參加。戲劇社全體到場不說,連不是社員的羅德里希自己也被基爾伯特拉進來擔任公演的配樂執行製作。

不過校內社團的財源本來就不甚充裕,何況身為在外地念書的大學生,本來就需要負責自己的生活費。雖然他們已經合租一層公寓以減輕房租負擔,但經費部分依然相當吃緊,企業贊助的部份也沒有達到預期的數量。因此為了這次的公演,基爾伯特等人頻頻增加打工時數,只希望能在公演前夕湊齊所需資金。

『明明就不是我要上台,結果最後還是被拉來一起工作……

羅德里希嘆了口氣,接著調整一下眼鏡的位置。沒辦法,畢竟是從小一起長大的鄰居玩伴、兩家又是世交,更重要的是,只要基爾伯特認真想做的事,幾乎沒有做不到的。正確來說,無論是他那嚴肅成性的弟弟路德維希、或是一本正經的羅德里希,沒有人能真的狠下心來拒絕他執拗的要求。至於伊莉莎白就更不用說了,她甚至常和基爾伯特一起計畫新活動的點子,讓路德維希從小就被迫得要負責收拾兩人闖下的爛攤子。

『罷了,就當做累積上台經驗也好。』

他無奈地聳了聳肩,接著推開工作室通往店內的木門。

 

「喂,你動作也太慢了吧!」

劈頭迎來的就是一句抱怨。基爾伯特早早換上侍者的黑色背心與西裝長褲,潔白的襯衫袖子被捲到手肘上方,正半倚在玻璃製的甜點櫥窗前方不耐地等待。沉默地待在櫃檯後方的副店長瓦修.茨溫利和羅德里希差不多,同樣對這以服務生來講略嫌輕浮的態度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大概是已經糾正到懶得再講了吧。

羅德里希不屈地瞪回去。

「我自有我的時間表,更何況晚班還沒開始。」

「是這樣喔?到底是誰說要增加打工時數的啊?」

「我不介意增加你的份,笨蛋先生。」

「你這傢伙──!」

「你們兩位,請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

眼見兩人差點就要演變成武力衝突,全程安靜觀戰的瓦修不得不開口介入,基爾伯特這才收回刺人的視線,轉而瞥向一邊。羅德里希板著一張臉,伸手幫對方調整紅色領結的位置。

「結法是這樣才對。」

……好啦,謝謝。」

在他不甘不願地道謝之後,兩人這才勉強和好。他們像這樣的針鋒相對一天總要來個幾回,瓦修在認識兩人不久之後便習慣了,只當做什麼事都沒發生──說起來或許也算一種無言的包容。

 

羅德里希坐到熟悉的三腳演奏鋼琴前,自在地開始彈奏如流水般流暢的樂音。而他永遠的死對頭基爾伯特則換上專業的表現,開始為門口的客人帶位並介紹餐點。

這家咖啡館以溫暖的木質素材為基調,飾以比利時進口蕾絲與手工拼布,相當具有懷舊的鄉村風情。店內書架擺放著藝文類為主的書報,一旁的空間提供交換書籍的服務,門口翻閱頻繁的留言簿則常被隨性的客人畫滿了塗鴉。店內角落不時能發現小小的復古裝飾品,例如銅製的馬車、小地球儀或者迷你帆船模型,每每讓來店的客人充滿驚喜與童趣之情。但當身為男性的店長與副店長被興奮的客人問到「到底是誰設計這間店的」,兩人都只是顧左右而言他地回應「是妹妹們的作品」。

隨著晚餐時間的接近,咖啡館中的客人也逐漸增加。海德堡的居民以大學生為主,因此說到這家戲謔地名為「不解風情」的咖啡館,自然也以大學生為主要消費族群。店內人員從店長到工讀生幾乎也都是學長學弟之類的關係,例如店長尼德蘭特與副店長瓦修便是商學院碩士班的同學,畢業後一同合夥創業。由於兩人都是來德國求學的外國學生,加之大學生對於異國風情的接受度較大,因此開的店便以比利時風味的甜點為主要號召。而負責製作的甜點師傅,則是尼德蘭特的義妹──現在就讀海德堡餐飲專科學校、出身比利時布魯塞爾的蓓爾琪。

不過,近幾個月的來客數暴增,或許還是要歸功於羅德里希的琴藝與名聲。當初瓦修建議轉型成音樂咖啡館、並在店內擺設一架演奏用三腳鋼琴時,反對提案的尼德蘭特為此不惜和副店長激辯一整個禮拜。不過瓦修最後還是贏了,因為尼德蘭特做的市場調查同樣顯示,即將在此擔任駐店琴師的羅德里希不是個簡單的角色。擔任學校鋼琴社技術指導的他,不僅從中學時代開始便是多項地方性鋼琴大賽的前三名得主,去年更受到媒體大幅報導,「海德堡的鋼琴王子」美名不脛而走。轉型後的音樂咖啡館吸引了眾多慕名前來的支持者,使得他們不得不增加工作夥伴的人數以應付業務所需。

也因此,包括基爾伯特、路德維希、伊莉莎白等人,都在此找到工讀機會。加上瓦修那正在念外交系的妹妹莉絲,整間咖啡館相當熱鬧,總是洋溢著隨性又溫暖的氣氛──除了基爾伯特惹出麻煩的時間以外。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

結束圖書館業務的伊莉莎白匆忙推門而入,雙頰因方才的奔跑而不自然地紅潤,狼狽的模樣讓正在結帳的瓦修也吃了一驚。他迅速開完發票:

「謝謝光臨,歡迎下次再來!──妳先去後面換個衣服,休息一下吧。」

「好,抱歉。」

她迅速換好黑色底的女侍制服,繫上白色荷葉邊圍裙,進入店內時卻和端著盤子的基爾伯特不期而遇。寶紅色的雙眼略顯怨懟地瞪著她:

「妳怎麼這麼慢?」

──我等妳很久了,怎麼回事?

「今天的業務多了點,所以比較晚結束……

伊莉莎白微微喘著氣。銀髮青年早就受夠大學圖書館的繁重業務排擠掉他們的相處時間,眉頭一皺正準備開罵,沒想到身形嬌小的莉絲.茨溫利介入了他們的對話。

「伊莎學姊,妳還好嗎?一副很累的樣子……

金髮少女擔憂地望著她,連自己頭上的白色荷葉邊髮飾歪掉了也沒察覺。伊莉莎白虛弱地笑著,伸手將對方的髮飾重新調整位置。

「這是女侍制服的一部分,莉絲要好好戴著哦。我沒事的

莉絲因為這親密的舉動而微微臉紅,但卻沒因此失去焦點:

「可是伊莎學姊很沒精神啊,臉色很蒼白呢。真的沒事嗎?」

「那個、其實我只是昨晚熬夜寫報告,上午又是討論課不能補眠,下午換成圖書館值班,結束之後馬上過來了而已。撐到下班為止應該還沒問題的,所以放心──」

「伊莉莎白,既然如此的話,吾輩認為妳還是先休息一下比較好。今天內場也缺人手,待會妳體力恢復之後就去廚房幫忙蓓爾琪吧,跟外場比起來比較不會耗體力。這樣可以嗎?」

出乎她意料地,插話的是方才站在稍遠處的瓦修。反倒是莉絲一臉早就知道哥哥會介入的模樣──因為哥哥總是很注意自己嘛。

「呃,好。謝謝你,那我這就去廚房。」

一旁的基爾伯特抿起唇。伊莉莎白進來店內時他就看到她了,畢竟他們一起長大,無論她在哪裡他都能馬上認出來。但是他卻沒有察覺伊莉莎白臉色的變化,只顧著發洩自己等待已久的不悅……

 

「那麼──外場人力調動,B計畫。各位請就定位。」

瓦修揚起的聲音拉回他的注意力。

原本穿著光潔白襯衫的副店長,一轉身便套上侍者的黑背心,往前一步便站到門口替客人帶位與點餐。少有的營業用笑容也在他臉上從容地展現出來,讓基爾伯特呆立在一旁──跟平常嚴肅寡言的瓦修.茨溫利也差太多了吧?

莉絲端著托盤經過他身旁,笑著眨眨眼:

「哥哥的營業用模式也非常帥氣對吧!基爾學長也不能輸喔!」

一語點醒他的出神。

基爾伯特環顧四周,只見原本就負責外場的莉絲與路德維希加快腳步,出餐與收盤速度穩定增加。而羅德里希在聽到伊莉莎白的狀況後,改成彈奏活力十足的匈牙利舞曲,換得妹妹進廚房前感激的一笑。一曲結束,他換成播放自己錄製的演奏CD,接著脫掉西裝外套,站到櫃檯接替原本瓦修的結帳位置──每個動作都穩定而優雅。客人們為了想趁難得的機會和「海德堡的鋼琴王子」近距離接觸,紛紛迅速吃完去結帳,使得換桌率大增──店長回來要是知道了肯定很滿意吧,基爾伯特暗自想著。

大家都這麼努力了,自己怎麼能輸呢?他捲起袖子、站到門口,換上自信的笑容。

「歡迎光臨,兩位嗎?請往這邊走──」

 

伊莉莎白拉起布製門簾,小心翼翼地進入廚房。只見一位少女忙碌地準備餐點,微卷的及肩金髮隨著身體旋轉而晃動。她出聲呼喚。

「蓓爾琪。」

少女抬起頭,露出燦爛笑容。

「伊莎學姊,妳怎麼來啦?」

「我身體不太舒服,副店長要我來幫忙內場。」

「啊──他太客氣了,咱這邊很快就忙完了啦!按照現在的時間,沒多久就會悠閒下來了吶。所以妳累了的話就先睡一下吧?」

「謝謝妳,那就不好意思了……

 

等到一小時後她再次睜開眼睛時,蓓爾琪果真一個人悠閒地咬著餅乾──伊莉莎白本來是這樣解讀的,但面前的少女卻皺著眉頭。

「呃,怎麼了嗎?」

「哦,妳醒啦。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太甜了而已,這些都是失敗品。咱一向都是半糖主義的擁護者吶。」

她驚訝地看著面前的一大盤餅乾。

「這麼多……?可是成本呢?不會很可惜嗎?」

「成本是哥哥要負責的事,要丟掉多少失敗品則是咱的事。他允許咱在廚房裡有完全的自主權,這也是咱答應他來這邊兼職工作所開出的條件。」

蓓爾琪擦掉嘴邊的餅乾屑,淡淡地說著。

「這樣啊。」

「不過,咱本來是想爭取自由空間的,但是或許弄巧成拙了吶。」

「哎?」

「沒什麼。伊莎學姊要不要吃一些?丟掉也可惜嘛。」

「哦、好,謝謝了……

她接過餅乾,看著蓓爾琪偽裝成沒事模樣的笑容,感到有點心疼。但既然對方不說,她暫時也沒辦法多做表示。

 

瓦修.茨溫利單手倚在店內燈光的開關旁,面無表情地等待琴聲結束。

羅德里希拗不過客人們熱情的要求,在關店前總是有彈不完的點播曲目。就算他們把整家店都收到連椅子也倒扣到桌上排好的程度,部分客人就是不肯離開,讓他們傷透腦筋。而自從羅德里希在這兒工作之後,這幾乎已經成了每天的日常景象之一。

他低頭算算時間,覺得也差不多了,隨即轉向在一旁待命的外場工讀生總監──路德維希。

「強制執行。」

「好。」

兩人走近羅德里希,瓦修執起他的雙手、路德維希負責關上琴蓋。

「不好意思,今天就到此為止,我們要收店了──」

副店長的聲音在店內迴響,客人們也只好拖著腳步離開。瓦修放開手,裝做沒看到羅德里希皺起的眉頭。他們曾經為了「一首曲子到哪裡才算結束」、「什麼時候可以停止」而吵過無數次架,到現在已經漸漸能在表面上相安無事。

「回家吧。」

瓦修把外套甩上肩,回頭看著正在換回普通外套的羅德里希。

「嗯。還有……謝謝你。

「沒什麼。這是吾輩的工作,包括帶你走回家也是。」

「這個笨蛋先生,就算我們目的地相同也不用明說好嗎……

一旁的路德維希看著他們兩人微妙的互動,暗自決定以後做事也該像副店長一樣有魄力。畢竟瓦修早就說過,如果哪天店務太忙的話,就會是他要負責帶「海德堡的鋼琴王子」回家。到時候為了避免羅德里希堅持走往反方向,他可得先學會怎麼應對才行。

想到這裡路德維希就嘆了口氣,接著隨手帶上店門。

 

鏡頭轉移到海德堡的某條街道上。

三月的太陽依舊很早下山,在商店陸續打烊的此時,街上也紛紛點起了昏黃的路燈。基爾伯特與伊莉莎白並肩走在石板小路上,朝著家──店內夥伴等多人一起合租的學生公寓──的方向。

結果沒幫到外場也沒幫到內場的伊莉莎白,最後是自動選了洗掉今晚所有的碗盤。雖然洗碗免不了地還是會導致腰有點痠,不過跟其他夥伴的手痠跟腳痛比起來,她覺得這根本不值得一提。

「那個……不好意思,今天沒注意到妳的身體狀況,還對妳發脾氣。真的很抱歉……

銀髮青年表情彆扭。老實道歉令他非常不自在,但他卻依舊選擇這麼做。發現這點的她笑著揮揮手。

「拜託,你又不是我的誰,本來就沒有必要特別注意我呀。別在意了,嗯?」

安撫的一語卻讓基爾伯特瞪大雙眼。

『所以我們之間並不是特別的,是這樣嗎……?』

在反芻的同時,他也驚愕於自己的反應之大。但毫無疑問地,

『我就是想成為妳的唯一,無論我們過去是什麼關係。』

這代表著──

『我喜歡妳。』

發現自己心意的同時,薄紅染上了他的臉龐。一旁的伊莉莎白感到異樣而側過頭:

「欸,怎麼了?」

「沒、沒事!」

「騙人──」

「就跟妳說了沒事啦!」

兩人的影子逐漸在街燈下拉長,隨後消失在轉角。

 

 

(一)fin.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基爾果然是個不錯的孩子~
    有點彆扭的坦率...
    相處起來一定很舒服~
  • 嗯對啊,應該會是令人很放心很安心的感覺吧^^
    這系列的阿普會比星辰坦率一些些...(大概?)

    深夏 於 2012/02/12 13:51 回覆

  • Clover
  • 阿普害羞了www
    真是可愛又遲鈍的孩子

    喔喔
    一開場就這麼歡樂熱鬧
    感覺這篇會非常好看ww
  • 寫他超好玩的哈哈哈!!
    謝謝稱讚耶~~
    普匈篇基本上全部都是甜的唷>w</

    深夏 於 2012/02/12 13:52 回覆

  • ☆夜心☆
  • 好可愛"-DD
  • 謝謝稱讚:"D
    希望可以趕快寫出後續~~!!

    深夏 於 2012/03/18 19:53 回覆

  • 絲 思夢
  • 基爾好可愛喔~
  • 對啊他很有趣w

    深夏 於 2012/03/25 22:05 回覆

  • arctictern
  • 抱歉我好晚才看(掩面
    小夏寫的學園設定都好棒^^
    啊啊啊好巧我現在在寫的也是話劇社...不過還不知道能不能完成(死
  • 不會啦而且這麼久了我還沒寫完下一篇(掩面
    謝謝稱讚耶ww
    鴉可正在寫的是新作嗎?

    深夏 於 2012/04/16 00:38 回覆

  • 訪客
  • 普匈好讚~
  • 對啊他們超可愛的www

    深夏 於 2012/04/17 20:4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