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章之一(系列原名:我所不知道的你)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

()髒話注意、暴力動作有。

※ 令人害羞的東西已經被馬賽克(?)了。

※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

 

充滿貴族氣息的凡耶納市,大街上一棟文藝復興風格的奢華建築物。

 

故事的開頭發生在這裡──

 

羅德里希.埃德爾斯坦盯著前方舉動怪異的女孩。伊莉莎白已經把電話筒舉起放下舉起又放下了不下十幾次,而且不只今天,這個禮拜他至少已經在家裡撞見三次這樣的詭異景象。

 

不說說她不行。

 

「伊莎

 

在開口的同時,少女瞬間放下電話筒。金屬跟塑膠的的衝擊聲迴盪在長廊中,不過這大概比不上她內心的驚嚇。

 

「羅羅羅羅羅德少爺!?」

 

戴著金邊眼鏡的貴族後裔只感到無奈。他已經站在迴旋梯轉角少說五分鐘了,伊莉莎白不會是真的現在才發現吧。於是他拋出一個最簡單不過的疑惑。

 

「妳在幹嘛?」

 

對方現在才真的發覺自己的行為真的有點難以解釋,不免皺起秀氣的眉。

 

「這──個嘛舉重吧?舉重!沒錯就是這個!」

 

這種理由也虧妳說得出來!

已經不想去指正她「沒有人會拿電話筒去舉重,而且妳房間的一堆啞鈴要是聽到這種話會哭泣的」了,羅德里希推了推自己的眼鏡,決定換個方式:「那麼既然下午茶時間也到了,我們就去二樓露台上喝下午茶吧?」順便聊聊妳到底在想什麼。

 

女孩聞言露出笑容:「好的!我這就去準備!」

雖然明眼人都看得出她有心事,不過羅德里希心想:至少他已經讓她轉換心情了,這也不失為一件好事。

 

--

 

「所以,告訴我,妳有什麼心事?」

 

骨瓷茶杯與雕花瓷盤碰撞的輕響,在一片寂靜當中如同石子投入水中一般暈開。彷彿還可以聽到中庭花園中,陽光灑落的聲音。

 

女僕裝扮的棕髮少女心上一緊。怕是瞞不過相處多年的對方了吧悄悄嘆口氣,伊莉莎白揚起頭,微笑。

 

「如果羅德少爺你不介意陪我浪費時間的話。」

 

--

 

棕髮孩子照例在下午來到遼闊的帕諾尼亞大草原。不同的是,今天牽著的不再是跟鄰居借來的大馬,而是有生以來頭一次獲得的,屬於自己的坐騎。及肩的微卷棕髮被隨意地綁成小小馬尾固定在腦後,迎著暖風飄呀飄的。草綠色的樸素長上衣只在腰間用皮帶繫起,使得草原上看起來幾乎像是只有一匹小馬。

 

孩子俐落地翻上馬背,卻眼尖地發現遠方森林邊緣有個銀白色的人影,肩上的大白披風隨風飄揚著。

 

真是笨吶,就跟兔子一樣,棕髮孩子心想。可是兔子至少還會隨著季節變換毛色,讓牠們自己在大地上不那麼顯眼。而現在在眼前的,不就是一隻大膽闖入自己地盤,又不懂得換毛保護自己的笨兔子嗎。

 

孩子策馬向前。

 

「喂,那邊的傢伙!你在我的地盤幹什麼!」

順便抽出腰間簡陋的木劍威嚇對方。

 

眼前的傢伙卻毫不畏懼似的,唰地一聲,以劍尖指著對方:

「本大爺就是想在這裡休息不行啊?倒是哪來的小兔崽子,敢這樣跟本大爺說話?」

一句話激得馬背上的孩子大為不悅。

 

『可惡,那傢伙的劍竟然是鋼做的。哪裡來的有錢少爺啊要是爸爸還在的話,我也有機會可以拿真劍的。不過這口氣不吐不快!』

 

「好樣的,算你有種!那不然我們來決鬥,輸的人就脫褲子跪下叫贏的人大爺!」

「來就來啊,等著輸到脫褲吧你!」

 

小小身影躍下馬的瞬間,兩把劍發出沈重的撞擊聲。雖然一般來說對戰時當然是金屬劍佔優勢,但棕髮孩子充分利用了木頭材質能吸收攻擊的特性,處處牽制對方的行動。不過銀髮孩子舞劍的速度和力道也不容小覷,很明顯是嚴格訓練的成果。而且對方左手持劍的劍法和一般人不太一樣、有點不好應付,一時之間倒也打得難分難解。

 

眼看木劍也快到了極限,棕髮孩子心一橫,刻意讓對方深深砍入手上木劍的裂痕處。趁對方無法分開雙劍的同時,一個轉手便技巧性地把那片可憐的金屬漂亮地拋向後方,同時流暢地在銀髮孩子上腹處補上一拳。對方只得大睜著血紅色的雙瞳往後倒向草地,愕然地大口喘著氣。

 

「怎樣?是我贏了!如果你還保有『騎士』那樣的尊嚴的話──」

翠綠眼眸冷然地瞥了一眼紅眼雪兔身上的騎士隨從裝扮,條托尼克騎士團的深黑鐵十字極為明顯地印在白色上衣胸前:

「──就遵守承諾吧。」

 

嘖,本大爺打架還真的從來沒輸過咧。今天竟然破紀錄栽在一個遊牧小鬼身上。」

「哼。瞧不起遊牧民族小心吃大虧啊,你這傢伙。」

語畢還挑釁式地吐了口口水在對方面前。

騎士的尊嚴是吧。」

不甘不願地翻滾起身,雪兔彷彿慢動作一般褪下馬褲,沒想到下一秒卻是對面大叫出聲──

 

「等一下,為什麼你的小○○這麼快就長出來了啊!?」

「哈啊!?」

 

他不禁懷疑自己的耳朵有沒有問題。面前這個一副草原民族裝扮的傢伙說的是──那個──「長出來」嗎!?

 

沒想到對方竟理所當然地繼續:

「我的就還沒啊!不是長大之後才會有嗎?」

「才怪咧!所以你根本就是女生吧!我竟然輸給一個女孩子啊啊啊啊真是太羞恥了我要求再決鬥一次!」

「他媽的又來一個人說我是女的!你聽好了我可是堂堂正正的男子漢!」

一邊大喊著,一邊就丟下木劍,把對面的人在沒穿褲子狀態之下又結結實實揍了一頓,胸口、左頰、下腹部。

「唔──!好啦好啦你是男子漢讓我起──來──啦──」

紅眼孩子的哀號聲嚇到了林中的野鳥,只聽得牠們拍翅逃逸的沙沙聲。

「這還差不多。」

肇事者滿意地拍掉手上的塵埃,揚起頭退一步讓對方有空間站起來。

 

小騎士忍住吐嘈跟揍回去一頓的衝動:

『算了,也許是因為這傢伙的小○○太小,所以他媽媽才這麼安慰他吧真是個可憐的傢伙啊哈哈哈哈!』

這麼一想心情就寬平多了。身為一個騎士,就展現風度不要太計較這些小事吧。

他把馬褲拉上,伸出手。

 

「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

「──伊莉莎白‧海德薇莉。」

 

這,就是他們孽緣的開始。

 

 

章之一 fin.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