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 章之二(下)仰望滿天星斗 

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W學園系列架空設定。

CP:基爾伯特‧拜爾修米特*伊莉莎白‧海德薇莉

()髒話注意、()暴力動作有,令人害羞的東西已經被馬賽克(?)了。

以上、都ok的話,請入內:)

 

--

 

「呼、呼啊,到本大爺家了。」

伊莉莎白的小臉馬上垮下來。

「那我豈不是要再走過森林一次才能回家!?我沒有那麼多條命啦!」

基爾伯特慌忙安撫著對方。

「呃、那個本大爺家裡有客房啦,你就先住個一晚,我明天再送你回去吧?」

翠綠大眼眨了眨,才猶豫地回應:

「那好吧。不過你晚上不準偷襲我,否則我就揍斷你的鼻子!」

「──那當然!本大爺才不幹這種卑鄙的勾當!」

他絕對不會承認對方的威脅其來有自,因為他剛才心裡的確有想過要趁伊莉莎白睡著時在其臉上畫上五顏六色的戰彩,隔天再狠狠嘲笑對方一頓

 

「到了!」

小騎士的手指向前方的城堡?

「基爾伯特,你家住在城堡裡面?」

而且看來還挺高級的!伊莉莎白睜大眼。

 

從來只在傳說當中聽過城堡,而且都是跟宴會、美酒跟歌舞連結在一起。沒想到今天竟然能親眼得見

「所以要怎麼把這城堡攻下來呢?弓箭好像行不通

流著馬背民族血液的小弓箭手喃喃自語。假如能佔領一座城堡的話,那我們家也不會在部落裡老是受人欺凌了吧

 

「哈啊?你說什麼?」

前方的人影驚愕地回過頭。

是我的錯覺嗎,我好像聽到了「把城堡攻下來」?所以這傢伙到底是朋友還是敵人啊我的天!

 

--

 

「我回來啦威斯特──!」

「哥,你回來了。請小聲一點,大家都睡了這位是?」

 

眼前的男孩有著整齊的金髮和沉靜的藍眼,不管是外貌和個性都與他的兄長大異其趣。搞不好是因為哥哥太常闖禍,早已練就一副就算天塌下來也撐得住的穩重態度,就連看到遍佈他們身上的血跡也沒特別驚嚇。當然,是在一秒鐘迅速掃視全身,確定傷的不是他們之後。

 

「這傢伙就是我常講的伊莉莎白啦!明明是個男的,卻有個女生的名字,很怪對吧?還有啊──」

喋喋不休的嘴被一隻沾了些許髒污的小手給捂住。事實上伊莉莎白已經相當客氣了,如果不是在其他人面前,基爾伯特不是會在肚子上挨一拳、就是會由背後被手臂勒住喉嚨,簡稱鎖喉

 

「伊莉莎白‧海德薇莉,多多指教囉。」

一邊壓制住眼前男孩的兄長、一邊比著自己示意,還附贈一個燦爛無比的笑容。

幸會。我是路德維希‧拜爾修米特。」

當下路德維希只覺得胃開始絞痛,他暗暗發誓絕對不要得罪面前這位笑容爽朗、但臉上還沾著血跡的小弓箭手

 

結果基爾伯特的爸媽其實徹夜未眠,直到兩對佈滿血絲的雙眼看到寶貝兒子歸來。基爾伯特向他們大加誇耀兩人屠狼的英勇事蹟,當然也沒忘了白雄鹿的存在。腓德利克‧拜爾修米特以一種「我以你為傲」的嘉獎眼神看著兒子,而一旁的伊莉莎白瞬間便明白了,基爾伯特的自大跟狂傲果然其來有自畢竟他有個這麼挺他的親愛老爸。

 

他媽媽則急著抓他們兩個去洗掉身上的血腥與汗味,基爾伯特卻堅持他剛才在河裡洗過了所以現在不用。而他不知道為什麼,在伊莉莎白給媽媽洗完澡之後,媽媽看著同伴的眼神就變得有點複雜果然是因為伊莉莎白的小○○小到連媽媽都可憐他了嗎?

 

--

 

「基爾伯特陪我去上廁所。」

被拜爾修米特太太換上花邊睡衣的小身影出現在房門口,而且不知為何就是很篤定對方也沒睡著。

 

「什麼啊你這傢伙原來也會怕黑是嗎!實在是太可笑了啊哈哈哈哈哈──」

他毫不吝嗇他的嘲笑,雖然可能會吵到隔壁房的僕人,不過除非是他相當在意的人,否則基爾伯特腦中基本上不會有「為別人著想」這回事。

 

「那是因為我不知道你家廁所在哪啦,這城堡這麼大誰找得出來啊!還是說我應該把你弟叫起來嗎!?」

門口的小臉因為憤怒而鼓脹,眼眸閃著精光。

「呃──噢,好吧那麼本大爺今天就特別服務好戰友一次啦!記得感謝本大爺的大恩大德啊!」

「你很煩欸,到底是要不要去廁所啦

 

--

 

「你爸真好。」

「啊?那是當然的啦!他可是本大爺最親愛的老爸呢!」

「嗯看到他就會讓我想起我爸。」

「你爸?」

「嗯,他叫馬格亞爾,是很偉大的部落領袖喔!」

「什麼,所以你是首領的兒子嗎?」

 

結果從廁所出來之後,伊莉莎白發現了個陽台,便拉著基爾伯特去看星星聊天。可能是因為冒險過後太過亢奮的關係,不知怎地他倆竟然睡不著,便天南地北地聊起天來。

 

「我爸他啊,好幾次擊退了來犯的敵人,還統一了帕諾尼亞平原上七個本來各自獨立的部族,我的騎術跟箭術都是跟他學的喔!」

「怪不得簡直是殺人級的可怕不過劍術還是差本大爺一點啦哈哈哈!」

「呿,到底是誰沒一次打贏我還總是叫著『再來一次』的啊?」

……

 

基爾伯特一直到現在才知道,原來伊莉莎白的父親早在三年前就被親信給暗殺了,現在的海德薇莉是從母姓。遊牧民族的首領地位本就沒有穩固的繼承制度,結果馬格亞爾的大弟亞堤拉跟親信結盟,背叛他們一家、取代了馬格亞爾,成為新一代的部落首領。

失去的男主人的一家子,連主要的牲畜群都被揮著鞭子的亞堤拉給奪去,生計迅速陷入困境。原是外地來的母親伊蒂可又不肯嫁給背叛者(他們部落稱之為「收繼」,弟弟可以無條件接收亡兄的寡妻,但是親族以外的人卻不得娶寡婦),只好想盡辦法自己賺錢維生。本來按照部落慣例,七歲就可以得到屬於自己的小馬,伊莉莎白也是等到八歲才能真正牽到牠的韁繩跟轡頭。

 

雖然嚐盡了被族人落井下石的滋味,但伊莉莎白卻絲毫不讓他們有得意的機會。不管是騎術、箭術或者他們比較少用到的劍術,無不努力鑽研,不僅超越同年齡的孩子,甚至讓大人也為之驚嘆。

這個時代已經幾乎沒有人在騎裸馬了,就算在遊牧民族當中也是,因為騎術沒有到一定程度的話,兩三下就會被摔下來。但老實說,一個製作精美的馬鞍也不便宜(之前他們家裡的就被媽媽拿去典當換食物了,還讓兩個人吃了一陣子),所以伊莉莎白的特技就是可以在無鞍馬上坐得跟一般人一樣穩。甚至在沒有馬蹬固定雙腳的狀況下,只用雙膝夾緊馬腹,照樣能夠百步穿楊。

失去了主要牲畜群,伊莉莎白便充分運用箭術在草原上獵兔、獵狐,偶爾還可能獵狼,把處理過後的毛皮帶到城市高價賣出,兩三年下來也漸漸買回了幾頭牛羊。

 

只是雖然生活改善了,伊莉莎白偶爾還是忍不住,想要在誰身上尋找父親的影子。所以看到基爾伯特跟腓德利克的互動,不禁羨慕起來。

 

他不知道怎麼安慰人,只好笨拙地拍著對方的頭。

「呃那個

倒是伊莉莎白噗哧一聲笑了出來,小小聲地抗議:

「不要把我當小孩子啦!」

 

最後他們的思緒又回到今晚及時出現的神奇白雄鹿。倆人很有默契地,誰也不提原本要去獵殺紅鹿的計畫。只是單純地,仰望滿天星斗。 

 

 

章之二(下) fin.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