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H自律聲明:注意!本文文章乃延伸自漫畫作品Axis powers ヘタリア,與現實存在的國家人事物並無直接關連。

新大陸家族,北米生日賀文。抱歉遲到了><

應該算是馬修中心?無CP,真的。

北美高中生&監護人設定。

我為什麼會一口氣寫出六千字這麼多(抱頭)

 

 

他想起早上出門前,空蕩的客廳中傳來的電視天氣播報聲。

『一週天氣預報:明天七月一號星期五、天氣晴,七月二號星期六、……

 

馬修.威廉斯嘆了口氣。

 

晴天又怎麼樣呢?對於身旁迫不及待暑假到來的同學們,應該是好消息吧?瞧他們無心聽老師訓話,兀自騷動不安的模樣。他隱約聽聞班上的漂亮女孩們相約逛街,或者竊竊私語著誰打算在暑假告白。男孩們眼中也閃著精光,藏在桌底下的籃球已經躍躍欲試地準備上場。

 

但這些和他一點關係也沒有。

溫和內向又羞怯的他,在班上總是沒什麼存在感。不知道為什麼,就連老師點名時也會不時略過他的名字。當然,分組報告時就更加麻煩。

更糟的是,他有個外表相似程度接近90%、個性卻南轅北轍的哥哥──阿爾弗雷德.F.瓊斯。父母意外雙亡後,他們分別被收養,姓氏則是各自冠上父母的。巧的是兩位監護人──亞瑟.柯克蘭及法蘭西斯.波弗諾瓦原本就是舊識,又剛好住在隔壁,他跟哥哥還是可以天天見面,甚至上同一所社區高中。

還好是在不同年級,否則一定天天被同學錯認、外加幫對方闖下的禍解決後續──他想著,雖然現在也沒好到哪裡去就是了。

 

阿爾弗雷德跟他完全不一樣。

總是掛著自信的笑,活力十足地往前衝,然後把身旁所有人都拖下水。但就算造成了麻煩,也都會因為阿爾弗雷德討人喜歡的幾句話,就讓人心甘情願地幫忙。接著,他又會精神百倍地去尋找下一個有趣的目標,重複循環。

而跟在他旁邊的自己,就像是影子一樣。相似卻絕不相同的影子。

馬修總是不自覺地追尋著耀眼的他,在羨慕之外,或許還多了些嫉妒。但更討厭的是,無法如此耀眼的自己。

 

明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可是會有幾個人記得呢?暑假的第一天,總是令人興奮地忘了其他一切。

阿爾或許也跟朋友們相約出去玩了吧?過幾天也就是他的生日了,到時候亞瑟先生的家應該也會相當熱鬧吧?熱鬧到就算沒有自己也無所謂

 

──但即使如此,還是想對唯一僅有的哥哥表達自己的心意。

馬修暗自想著,然後下定了決心。

都一個人努力了這麼久,一定要達到目標才行

 

 

「小馬修,葛格我回來囉──有沒有想念我呀?」

手持玫瑰的男子優雅地推開法式金屬大門,略長的金髮束成馬尾在背後飄盪。如果是女孩子的話,應該不會有人不心動吧?然而,迎接他的卻是滿室沉黑。

「小馬修?」

 

法蘭西斯.波弗諾瓦感到些許不對勁。

他家的馬修一直是很乖巧的孩子,總是放學後直接回家,生活圈也幾乎只有學校跟家裡。雖然他因為工作關係,通常只能和馬修一起匆匆吃個晚飯便出門,接著就是一整晚的工作。酒保兼酒吧經營者的工作量其實相當大,凌晨回家時他幾乎都是倒頭就睡。偶爾也會有幾個晚上是不回家過夜的,但不管怎樣他跟馬修的相處時間都少得可憐。

 

法蘭西斯為此感到相當歉疚。他知道這孩子的個性,就算有什麼痛苦也都只往自己肚裡吞。但酒吧的工作並不是很有彈性,加之他本身擅交際所帶來的廣闊客源,就算最近請了位名叫賽席爾的能幹女孩來幫忙,他依然相當分身乏術。

只有在馬修生日前一天,他毅然決然地公告「本日休假」,想好好慶祝對方的生日。──可是,這是怎麼回事?難道馬修一反常態地獨自出門了,而且沒有留紙條給他?

 

 

男子憂鬱地在街道上晃蕩。

已經公告休假了,再跑回去開店營業實在有點說不過去。但馬修之前說「沒關係的,應該也用不到」而婉拒了他說要為他辦隻手機的提議,結果現在根本就找不到人。怎麼會這樣──

等等、前面那熟悉的少年身影,不就是

 

千真萬確。

對街餐廳玻璃窗內,露出害羞笑容為客人點餐的金髮少年,正是他要找的──

 

他表情大變,落荒而逃。才在轉身的當下,

 

「呃啊!」

「唔!」

 

法蘭西斯狼狽不已。總是以優雅迷人聞名的他,竟然也會有這種時候?

他正欲向對方道歉,卻聽到熟悉的罵聲:

「走路都不看路的啊?死鬍子!」

 

亞瑟.柯克蘭一臉不爽地瞪向他。

法蘭西斯覺得,自己的表情現在一定是扭曲的。

 

怎麼是你?」

「怎樣,不能是我啊?老子今天提早下班的好心情,全都毀在你手上啦。」

對方的粗眉不悅地皺起,顯得更引人注目。

他知道亞瑟跟熟人講話──特別是自己──就會特別不客氣,平常身為專業律師的完美紳士風度就像變了個人一樣消逝無蹤。不過就當他是被虐狂好了,法蘭西斯比較喜歡凶巴巴的亞瑟──這樣才真實啊,他覺得。雖然對方以純正的牛津腔英語罵人也實在是一件相當詭異的事

他淺淺地嘆口氣。

「哎,那就算我倒楣好了。走吧,葛格請你去喝一杯──啊,不過不准點含酒精飲料!」

畢竟亞瑟發酒瘋的模樣他可見多了,一點都不想再看一次。

 

 

「我說,小馬修該不會是進入叛逆期了吧?」

法蘭西斯雙手交錯,無力地撐著額頭。

兩人最後改成一起用晚餐,他面前那杯紅酒映著寂寥的色澤。

「哈啊?」

亞瑟放下牛排用叉子,以一種不可置信的表情望向損友。如果說自己家那管不動的阿爾弗雷德在叛逆期還有點道理,但那個一向都是乖寶寶的馬修怎麼會?

「明天不是小馬修的生日嗎?葛格我特地關店想慶祝一下,回家卻沒半個人在。」

「所以?」

他挑起一邊眉毛,不置可否。

就算是馬修,也總會有想逛個街晚回家的時候吧?

「但剛才撞到你之前,我看到小馬修在餐廳打工!是辛苦的打工啊!」

男子激動地抬頭:

「明明葛格給的生活費從來沒少過,而且有額外需要的話講一聲就可以了,為什麼小馬修連告訴我都不肯?難不成是討厭跟我一起生活了嗎?因為我太少陪他,所以小馬修總算受不了決定遠走高飛了?不要啊──」

「等等,鬍子!你先冷靜!其他客人都在看我們了啦!」

亞瑟連忙出聲制止。

「總之我覺得你一定有哪裡誤解了。雖然我也不清楚馬修真正的想法,但他晚上總是要回家的吧?不如我們晚上再找他聊聊?我也會過去,所以別擔心。」

或許是身為律師的意見比較有建設性,法蘭西斯稍微恢復了一些。

「這樣也好

「──啊啊,那麼,」

見到對方祖母綠雙瞳中閃爍著笑意,法蘭西斯瞬間有種不祥的預感。

「你剛才說要請我『喝一杯』的對吧?這我可不會忘!」

 

 

馬修.威廉斯輕輕推開被夜色籠罩的大門。

「我回來了──」

雖然這麼說,不過法蘭西斯先生現在應該也還在工作吧?只是,他也早就習慣一個人。

在這個世界上,除了阿爾以及過世的父母,跟自己最親的應該就是法蘭西斯先生了吧。無論何時總是非常溫柔的法蘭西斯先生、永遠不會認錯他跟阿爾的法蘭西斯先生、帶他享受美好生活的法蘭西斯先生想到這裡,他幾乎要落下淚來。

好喜歡也好崇拜的法蘭西斯先生。對方卻常不在自己身邊──說不寂寞是騙人的。但是總不能一直當小孩子吧?從父母過世那刻起,他就被迫要長大了。迷人又交遊廣闊的法蘭西斯先生至今未婚,應該就是因為自己是個拖油瓶的關係吧?不能再給照顧自己的法蘭西斯先生添麻煩了,而且還有寵物熊二郎陪自己入睡不是嗎──

重複片段的思緒,馬修踏進沒開燈的客廳,卻意外發現有人聲。

 

「唔頭好痛

「所以我不是叫你別再喝了嗎?老是不聽葛格的話,最後麻煩的還不都是我?你啊

 

但他什麼都聽不清楚。

眼前的是意外曖昧的景象──亞瑟雙頰潮紅地躺在沙發上,法蘭西斯彎下身,為對方解開領帶與襯衫。一旁的茶几上,還擺著愛心形狀的緞帶禮物盒。兩個極富魅力又交情匪淺的青年,看起來──

 

慘了,該不會是我不該進來?

 

「啊,馬修?」

沙發上瞇著雙眼休息的亞瑟發現了他。

「抱、抱歉打擾了!」

馬修瞬間像個做錯事的孩子,倉皇逃往自己的房間。

「等等,小馬修!?」

「天啊、被誤會了啦──早知道我就!」

法蘭西斯臉色鐵青。這孩子到底想到哪裡去了?在他眼中,我有風流到連同性友人都?他一邊收拾震驚的情緒,一邊往樓上追去。

 

門是鎖著的。

「小馬修、小馬修?聽我說,你誤會我跟亞瑟了!眉毛他──我是說亞瑟只是喝多了點,我在幫他醒酒而已!」

沒有回應,但門後有淺而急促的呼吸聲。

「小馬修,不肯跟葛格我講話嗎?我知道我一直以來都對你疏於照顧,這點真的很抱歉能不能再給葛格一次機會?不要一個人逃走、也不要什麼心事都不講,這樣我也會很心疼的

依然是沉默。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

男子無力地倚著門,不知不覺地沉沉睡去。

 

原來是我自己誤會了好丟臉、好丟臉!

一股灼燒般的炙熱爬上他的雙頰。

現在該怎麼辦?法蘭西斯先生似乎在門外睡著了,但就算開門我也無顏面對他們兩位啊。

馬修望向窗外。

對面不遠處就是阿爾弗雷德房間的窗戶,昏暗中隱約還能聽見電動玩具的破關音效聲,還有重搖滾樂當背景。

──抱歉,打擾了。他暗自向哥哥陪罪,接著便躍上自己房間的窗台。

 

 

「阿爾,拉我上去!」

還有一半掛在空中的他,奮力敲著對方的窗台。

「兄弟?」

他聽見清楚的驚呼聲,還有跌跌撞撞衝過來的聲音。接著,一雙小麥色的有力手腕將他拉起,眼前是阿爾弗雷德略顯驚訝但不減笑意的臉龐。

 

「你怎麼會半夜跳過來啊?」

手中抱著剛才從冰箱中挖出的桶裝冰淇淋,阿爾弗雷德一點也不在意那奇妙的顏色,咬著塑膠湯匙隨口問著。

「這說來話長

馬修找不到楓糖口味的,只好指定香草牛奶款。不管怎樣,一定都比隔壁那桶螢光藍的要正常吧?那到底是什麼啊,薄荷可以做成這種顏色嗎?

「那你就慢慢說吧!反正今天亞瑟剛好沒回家,連跟我講一聲都沒有。雖然有點在意,不過那傢伙只要不喝酒應該就沒問題吧?搞不好正在徹夜加班呢,所以就別管他了吧。」

阿爾弗雷德口氣輕鬆,一旁的馬修卻冷汗直流。對方正在對亞瑟先生鬧彆扭──他不知怎地就是這麼覺得。總是管東管西的監護人突然不在,照理來講老是在抗爭自由獨立的阿爾弗雷德應該是很開心的才對,但同時大概也會有被拋下的感覺吧?

「其實亞瑟先生現在在我家客廳,跟法蘭西斯先生一起。而且他們就剛好、喝了酒

他的聲音越來越小。

阿爾弗雷德手中的湯匙落在地板上,發出小小的碰撞聲。

「呃,這是什麼狀況?」

 

於是他和盤托出了全部緣由,除了自己打工的理由。

「啊啊原來是這樣。」

阿爾弗雷德單手隻著頭,迅速下了個結論:

「那我們先睡吧。」

「等等,什麼?」

這樣問題根本沒解決,不是嗎?

「我的意思是,明天早上再去找他們吃早餐吧,到時候再聊。也好久沒有四個人聚在一起了,真是令人期待!吃了這麼久的焦黑烤吐司總算也可以換換口味,而且還是紅酒大叔下廚!」

馬修覺得自己看到對方雙眼閃閃發亮。

這麼快就排除亞瑟先生下廚的可能了嗎?啊,不過如果由他來選,他也會毫不猶豫地投法蘭西斯先生一票。

 

「總之我們還是先睡覺啊,雖然今天就通宵開party也是不錯啦,不過連續兩天可能就有點累。這麼說來,你明天晚上有空嗎?」

「呃?有啊

「那麼就這樣吧!你的明天晚上我先訂下囉,不接受反對意見!晚安☆」

少年快速地跳上床、鑽進棉被。

「等等,你不刷個牙嗎?這樣會蛀牙啦!還有這樣要睡哪?」

「哎呀,難得亞瑟念不到,刷牙就明早再說啦。然後你當然是跟我一起睡啊,就跟小時候一樣!」

他指指自己床的另一邊。

「啊,真的也好久沒有一起睡了呢等等,這麼窄我一定會掉下去不是嗎!阿爾!」

「沒問題的啦~☆」

 

 

隔天,阿爾弗雷德帶頭去敲隔壁家大門,笑得燦爛無比。

馬修不好意思地縮在哥哥身後,而沒睡好的亞瑟與法蘭西斯則為來人十足愣了好一陣。

「這是什麼狀況?」

法蘭西斯率先輕鬆地笑出來。

「大概就跟換個室友睡覺差不多吧?」

阿爾弗雷德神態自若。

「呃,我們可以一起過來吃早餐嗎?」

馬修不自在地瞄向面前的兩位監護人。

「當然,這本來就是你家啊!先進來吧!待會我來──」

聽到「早餐」而神采奕奕準備下廚的亞瑟,則讓眾人心頭一涼。

「那個──小馬修想吃法式土司加楓糖對吧?所以還是葛格我來吧!」

「附議!不接受反對意見yo☆」

「你們這些傢伙

 

金髮少年活力十足地跑跳進開放式廚房。

「好多材料噢──紅酒大叔,會有烤可頌跟生菜沙拉對吧?另外我還要美式咖啡~」

「沒問題,今天還可以做起士培根煎蛋捲跟水果優格哦。」

「反正你在嫌棄英式早餐就對了嘛?鬍子,我要喝的是紅茶!」

被阻止進入廚房的亞瑟有些不悅,但還是掩不住對食物的期待。

「好好好~葛格通通做給你們!噢對了,小馬修可以幫我拿一下楓糖罐嗎?法式吐司要用的。」

「啊、好的!」

馬修慌張地覷一眼正在廚房忙碌的法蘭西斯,後者回以溫柔一笑。這樣應該算是和好了吧?

 

 

「噢對了!偶要宣噗一間失──」

「吃完你的可頌再說話,阿爾弗雷德!」

被點名的少年快速嚥下麵包,一旁的馬修不禁擔心他會不會噎到。

「我要宣布一件事──今天整天都是Party Time!」

「唔?」「呃?」「你在說什麼?」

少年得意地咬著優格用的湯匙,環視三人:

「就是啊~今天是個特別的日子!」

 

今天是七月一號。馬修的心臟差點停了一拍。

會是這個嗎?

 

法蘭西斯瞬間意會過來,微笑注視著馬修。亞瑟像是知道又像不知道,挑著眉盯著阿爾弗雷德接下來的動作。

少年彷彿魔術表演者一般,誇張地比了個華麗的手勢:

「暑假第一天,同時也是我兄弟的生日!」

 

──果然。有人記得,而且還是他重要的人。

馬修鼻頭一熱,連忙低下頭。

隨即感到溫暖的大掌覆蓋在頭上。會這麼做的人,一定是──

「法蘭西斯先生?」

男子眼中透著笑意,遞上一個愛心形狀的緞帶禮物盒。好像在哪裡看過對了,昨晚的茶几──

「啊,所以這個不是送給情人的?」

法蘭西斯一愣,隨即聽到亞瑟的失笑聲。

「當然不,這是給你的!所以說這個紅酒混蛋萬年都在發情,硬是要顯示浪漫這點大概改不了了,你就還是容忍他一下吧?」

「亞瑟啊,有必要把葛格我說得那麼難聽嗎你自己呢?」

 

粗眉青年好整以暇地交叉雙臂。

「我早上八點就該到事務所了,你覺得為什麼我九點還能坐在這裡悠閒地吃早餐?我上週就請好了今天的假,準備帶你們全部人出去玩囉──」

他打開一旁的公事包,抽出幾分文件:

「這是我請秘書安排的三套行程表,都不喜歡的話可以再改沒關係。」

一旁的阿爾弗雷德迅速掃過幾眼。

「都好,不過別忘記大後天也是我生日,所以今天要一口氣慶祝我們兩人份的喔!」

「那當然,我怎麼可能忘記!」

「誰知道?你上次就忘了我們撿到萊西的紀念日!」

「這兩者的等級根本不一樣,為什麼我需要浪費我寶貴的腦容量去記憶那種東西?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每天看多少份判決書!」

 

正當兩人又準備吵得不可開交時,溫和的少年開口介入其中:

「那個阿爾,這是我想給你的禮物。」

「噢,謝謝你,兄弟!這是什麼?」

阿爾弗雷德非常有效率地拆開包裝,隨即睜大眼:

「啊、你怎麼知道我想要這款太陽能電子錶?而且這很貴不是嗎?」

馬修害羞地搔了搔臉頰。

「你看過的每本雜誌,都會把這款錶的廣告頁摺起來啊。我想禮物還是要是自己的心意才算數,所以我沒告訴法蘭西斯先生,上個月都在附近的餐廳打工

「原來如此!」

兩位青年同時驚呼出聲。

「我們早該想到馬修去打工一定是這種理由啊──」

 

少年的笑就如同太陽一般耀眼。

「嘿,你的今晚我就先預約了,我會請一堆朋友來我家開party慶生──為我們兩個!」

「嗯...!」

他也笑了。

雖不如兄長般奪人眼目,卻也是毫不保留的溫暖。是屬於他自己的。

 

法蘭西斯與亞瑟對望一眼。

「看來你今晚又要在這邊過夜囉~這次就讓他們玩個夠吧?」

「這我知道啦。」

「那麼──孩子們,什麼時候準備出門啊?」

 

客廳中的電視兀自播放著天氣預報。

『今日天氣預報:七月一號星期五、非常晴朗的好天氣!適合全家出遊等……

 

如果身旁是重要的人的話,不管外面是什麼天氣,心裡面應該都會是大晴天吧?

 

 

Fin.

,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Chick
  • 喔喔喔果然新大陸一家就是無敵治癒啊,尤其還是以治癒系的小馬修為主>\\\\\\\\\\\<這設定也太迷人了!四個人都是!!!而且好喜歡法叔跟馬修的互動,總覺得好像比鄰居那家子還要美滿很多。
    體貼的葛格和溫柔的馬修,加上美食!!!就算不太有時間相處,忙碌之餘的閒暇一定也如春風一樣吧!(不知道為什麼看到你寫我就偏了XDDD明明就是英廚)雖然有想過哥哥不知道會不會帶漂亮的女伴回家(爆)
    而且這篇的阿爾也不太霸道呢,兄弟感情真好TuT對於終於重視(?)小透明的眉毛更是感動嗚喔(超喜歡律師設定(尖叫))總之七月三隻的生日和四隻的新大陸家族我的心靈都滿足啦!!希望還有機會看到這個設定之下的故事啊!!(請!請讓我一窺酒保和前不良律師的過往吧!!!>\\\\<)
  • 耶謝謝www
    還好有治癒到!因為開頭說起來也是有點揪心的,我本來還擔心整體走向會不會太憂鬱呢(笑)我是覺得米英可以很有活力地拌嘴應該就是沒問題的,所以這麼說來其實只是不同風格的美滿呢。當然,四個人加在一起就更完美了(心)

    其實裡設定是葛格不會帶女伴回家,因為不想汙染小馬修的心靈(?)所以才會偶爾不回家過夜這樣~
    有啊阿爾有很霸道地占據了馬修第二天晚上的時間(要開通宵趴踢都不先通知一下的),然後我一直覺得亞瑟的職業就該是律師!本來還想放點英美法資料進去的,但真的還是不熟所以算了ˊwˋ判決書什麼的是參考法律系友人對課業的抱怨(欸)

    酒保跟前不良律師聽起來超棒的XDDDDD
    這篇的設定其實是參考我之前想寫的新大陸中篇,的確有一點點他們的過往,不過主要是集中在之後阿爾的青春期叛逆上...我現在覺得這系列好難寫,不過如果刪除這篇然後改成大學時期的法英搞不好就可行欸?

    深夏 於 2011/07/05 23:20 回覆

  • Chick
  • 那就寫大學時代的法英吧(馬上)我只要有法律系眉毛就爽了!!!阿爾就可有可無沒關係!!!(揍飛)而且如果是大學的眉毛,阿爾串場就會是可愛又治癒的若米耶^\\\q\\\^豈不是更好(歐)
    我沒想過架空亞瑟要做什麼職業,所以看到律師有被直擊心房的感覺!!!葛格不帶女伴回家出去過夜某點更加糟糕了啊XD…
    我覺得開頭是沒什麼揪心感耶,覺得馬修就是要這樣,被英雄老哥欺負那麼久了再聖人都不可能(煙)
    嗚喔,好想看大學生眉毛去哥哥打工的酒吧鬧事(住手)
  • 可有可無這樣客以嗎^q^不過架空的大學時代的話,以年齡差來講北米就真的完全不會出現喔,應該還在跟親生爸媽一起生活~
    法律系眉毛聽起來超讚的!(等等你不是已經這樣設定了嗎)葛格我是先設美術系或者設計相關科系,但課業對他們大概根本不是重點(兩人大概一見面就吵,念什麼反而就...XD)
    酒吧打工鬧事感覺好棒!我之前都沒想到!亞瑟如果加入幫派落人來那就更www(等等這已經變成黑道社會了吧)

    啊那可能是因為我的W學園設定有延伸到大學,亞瑟的未來不是法就是商吧?可能還會黑白兩道通吃(前不良+1066年登陸的那個老爸勢力強大)總之大家幾乎都想過一輪了。葛格不出去過夜的話,應該也沒地方可去了...小賽應該會把他趕出酒吧,不准他在裡面亂來XD

    深夏 於 2011/07/06 00:08 回覆

  • Olas★Wave
  • 真的好棒!!!!!
    亞瑟跟法蘭的設定也都好喜歡~~
    律師跟酒保很適合呢~
    馬修好可愛呀~
    生日被遺忘真的事件揪心的事
    最後能有個溫馨結局真是太好了~
    阿爾也坦率的很可愛呢~
    難得喔~~
  • 謝謝www
    這兩人應該是就算社會地位或工作類型完全不同,但見面之後卻能一邊吐槽一邊體諒對方的存在吧?
    暑假生日真的頗容易遇到這種狀況,馬修的暑假第一天就更...Q_Q
    總之希望可以給他們一個很開心的生日囉^^

    深夏 於 2011/07/06 00:12 回覆

  • 天使女王✿σ ωσ)/
  • 我好喜歡這篇文章
    是說我看到出了(??
    就在阿爾宣佈今天是什麼日子的時候...(你也太愛哭了八
    馬修...真是太好了TTvTT...果然有人記得你的生日(當然我也記得)(炸
    最後的結局非常棒ˇˇ
    新大陸家庭好棒!!><
  • 啊,是沙子跑進眼睛了對吧?=w=
    謝謝你的喜歡!
    其實我沒料到阿爾那句會是爆點XD
    因為我自己是覺得後面整體都這個痛調^q^
    可以好好珍惜重要的人就太好了!

    深夏 於 2011/07/06 22:19 回覆

  • Toku
  • 法英萬歲!!!!!(大誤)
    久違的增文哪~真是太溫馨了點
    一開始不會很揪阿
    馬修可愛爆啦~(抱走)
    不過少了熊二郎嗆聲呢...
    唔唔果然妳超厲害
    法蘭西斯葛格整個好帥(又誤>///<
  • 奇怪你不是也寫BG的嗎怎麼XDD
    我本來也有點想讓熊二郎出場,
    但後來因為敘述節奏的關係所以還是算了...
    至少他有出現在馬修的思緒裡(?)
    本氣葛格超有魅力的啊wwwww

    深夏 於 2011/07/06 22:21 回覆

  • Olas★Wave
  • 阿德德是本性爆發優XDDD
    法蘭這次真的帥呢~
    不得不承認~
    暑假的生日都很容易被遺忘阿...唉...
  • 哈哈哈哈哈XDDD
    其實有讓葛格帥到還蠻出乎我意料的,
    當然我本來就最喜歡這樣的他,
    但我以為我會不小心寫得讓大家一直在欺負葛格(?)

    其實不久之後也就是他生日了啦,
    但這麼短的時間我應該也寫不出第二篇了(苦笑)
    就當一篇一口氣慶祝三個人的吧?XD

    深夏 於 2011/07/06 22:39 回覆

  • Toku
  • 網路上叫我Toku啦!=3=
    嗯嗯...這個嘛...
    寫BG不代表不能腐>^<
    寫BL也不代表很腐
    重點是有沒有梗而已
    (不然有梗我早就OOXX了阿~~~)←請無視
    本氣葛格GJ!!(噴~)
  • 了解~~
    因為有些人是只接受BG,也有人只接受BL的呀。

    本氣葛格人氣好高www

    深夏 於 2011/07/07 00:53 回覆

  • Olas★Wave
  • 好唄~=3=
    TOKU將~~~~XDDD
    深夏沒有要再寫葛格的生日賀文啦!
    真可惜~
  • 再寫的話應該會跟這篇太雷同吧?
    所以還是保留額度在其他系列上好了:)
    七月的話我大概有一週左右的空閒時間(也太少!),
    看看到時可以衝多少進度囉!

    深夏 於 2011/07/07 15:51 回覆

  • 小柯
  • 喜歡亞瑟叫法叔「鬍子」(一秒
    新大陸真是歡樂啊

    這篇超棒的啊,深夏姊姊(姆指
    完全是我心目中的新大陸家庭
    歡樂溫馨,又不少的熱血(?
    每個人的都寫的很有味道與傳神

    害羞的馬修好棒(?
  • 嗯嗯我也是超喜歡法英那種認識很久然後可以互虧的互動!
    互相稱呼「鬍子」跟「眉毛」真的很可愛XD
    謝謝稱讚耶,有這樣的效果真是太好了w
    畢竟新大陸家庭也是我的愛,只是之前沒梗,
    這次為了北米生日(還有總是被馬修的小馬修)說什麼也要寫出來!

    不管是怎樣的馬修都好棒(根本就是馬修控啦這人)

    深夏 於 2011/08/21 01: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