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小韓的謝禮之二!關鍵字同樣在文末公布^^

私設定人名有:小比 = 蓓爾琪、荷兄 = 尼德蘭特

其實這篇應該會是三篇裡面最甜的w

因為前半部有些不完備的關係,所以我做了一些修改,如果可以的話,希望大家可以一口氣讀完會比較順~

 

 

週六早上八點,阿姆斯特丹中央車站。

早春的晨光毫不保留地灑落在車站宏偉的磚造牆面,並流瀉至車站廣場上的每個旅客身上。

地處西北歐運輸中樞的低地國,此時的中央車站依舊充滿生機與活力。來出差、旅遊、洽公,懷抱不同心思的人們踏著自己腳上的影子,走向各自的方向。他們臉上的表情或者輕鬆、或者焦慮,也有不少人面無表情。在車站前的人群當中,一位妙齡少女興奮雀躍的神情,特別引人注目。

 

少女以近乎小跑步的姿態,奔向不遠處的公共巴士站。全身上下的行李只有一個輕便的帆布後背包,令人難以想像她剛才已經穿越了國境。少女手中緊緊捏著由比利時布魯塞爾直達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火車車票,彷彿她抓住的不只是一張單薄的紙片,而是希望。

 

§

 

「謝謝你唷,我走了!」

語音未落,少女粉嫩洋裝的裙擺早已消逝蹤跡。司機大叔聞言只是笑笑。他駕駛巴士十多年來,這麼急匆匆的乘客也是數一數二少見。

「一定是去見很重要的人吧?哎,年輕真好──」

隨著他的自言自語,巴士悠悠繞過街角,消失在另一頭。

 

而少女急匆匆的腳步未曾停歇。陽光落在她燦金的捲髮上,形成自然而富變化的層次,在耳際兩側的紅色蝴蝶結上落下淺淺的影子。經過了大約兩三個運河交叉口,她按照手中地圖指示,轉過了街角的花店、經過兩家露天咖啡館,還有二手書店跟酒吧。湖藍色的平口小洋裝裙擺搖曳,步伐堅定的少女沒過多久便停在一間青年出租公寓的門口。事實上,就連大門只能阻擋她的心意僅僅數秒──剛好碰上有住戶準備出門,少女閃到一旁,趁機溜進去的動作如貓般輕靈。

 

1-B號房的鈴聲大作。

過了一會還不見來人,少女依舊微笑著繼續按著門鈴等待著。她知道她的活力十足常叫人跟不上她的腳步,所以她不介意給其他人多一點時間──只要那是她重視的人。

房內響起了略顯沉重的腳步聲。

「媽的,誰啊!這麼早一直按門鈴,是想吵死人不成──」

沙啞的男聲在見到少女時赫然轉為靜音模式。高瘦的青年一臉烏雲,安穩睡眠被打斷的不悅感毫不隱藏:

「妳哪位?找錯人了吧?況且一大早的,不要一直按別人家電鈴,這是很沒禮貌的行為妳知道嗎?總之我要回去睡了,再見!」

說著便準備關門。

少女翠綠的眼瞳滿滿都是不可思議,不過此刻也無暇顧及這出乎意料的發展。她連忙用腳夾住門縫,不讓它有關上的機會。

「哥哥!是我啦,是我──蓓爾琪!蓓爾!」

青年臉上的不悅尚未完全褪去,留下的是錯愕與呆滯。

「蓓爾……?」

 

他瞇起眼仔細打量面前的少女。抽高的身材雖然還遠遠追不上他,但總算在面對他時不用再過度仰視,兩人瞬間地位平等的感覺讓他有些不適應。小時候就端正的五官如今更顯標緻秀氣,翠色的眼眸如同寶石般閃閃動人。還有還有,發育良好的曲線在小洋裝的柔軟布材襯托下一覽無遺,他是否該慶幸她至少還懂得搭件白色短外套稍微遮一下?否則一大早的,他的心臟──

「對啦,是我!怎麼,到這邊念大學之後就把我忘記了嗎?」

──可能會在妹妹久違的倔傲之下遭受攻擊。

翠眸往上一瞪,少女隨之便強行撬開門進入。青年──尼德蘭特鬆開手,依舊一臉驚異:

「不,那個──只是一時沒認出來。妳變得……呃等一下,我先換衣服!妳先隨便坐!」

 

少女依言坐在沙發扶手上晃著腳,一邊歪著頭觀察尼德蘭特房間的狀況。簡潔的現代設計風格很像他本人,不過反差很大的是地上隨意堆放的海尼根啤酒空瓶,以及四處散落的零食包裝袋。室內還殘留著炸馬鈴薯的香味,蓓爾琪不禁有些好奇對方的平常的大學生活究竟是如何。可以每天暢飲啤酒嗎?哥哥會不會像以前一樣翹課看股票呢?該不會──她思及此的瞬間,心頭揪了一下──有可能帶女人回房間?

『才不讓妳有這個機會!哥哥是我一個人的!』

蓓爾琪在心底向想像中的敵人宣戰(雖然根本還不知道對方是否存在),隨即開始想辦法在這租來的房間留下自己的存在痕跡,說到底其實根本就是在宣示主權。要用兩人的合照嗎?好像有點太沒創意。那麼如果是自己的隨身物品呢

想著想著她的視線又偷偷跑回尼德蘭特身上,卻猝不及防地見到對方因正在換衣服而裸著的結實上身。長期擔任足球校隊鍛鍊出來的身材,加上未經修飾而自然披散的沙色前髮,好多部分都是她不熟悉的尼德蘭特,卻讓她心跳幾乎漏了一拍,臉頰也不自覺地紅了起來。

 

「蓓爾,差不多好了──」

他的聲音拉回她出神的思緒。一轉眼青年已經打理好自己的儀容,回到她熟悉的樣子:有點一板一眼的嚴肅神情、質料高級的藍白條紋圍巾、堅持保持清潔的襯衫,還有高高抓起的瀏海

『哥哥什麼都省,大概只有髮膠沒在省吧?』

蓓爾琪好笑地想著,隨口問道:

「欸,房間裡那些垃圾是怎麼回事啊?我記得你很注重整齊的不是嗎?」

「啊,那些是我朋友昨天在這邊看午夜轉播球賽時留下來的,因為時間晚了所以我就直接先睡,本來就打算今天清理掉。」

他聳聳肩,畢竟大學生活本來就有很多瘋狂的部分,這點小事不算什麼。

「了解~我還想說好久不見的潔癖哥哥什麼時候轉性了咧!」

少女轉頭,吐了吐舌頭開玩笑。不過對方倒是不太領情,反而甦醒了起床氣的不悅記憶:

「會被迫這樣匆忙收房間還不是妳害的。妳也有點常識好不好,星期六早上八點多去敲大學生的房門,有誰會開心地迎接啊?我保證每個人都會睡死,那可是Friday Night耶!Friday Night前一天晚上沒去酒吧或party的傢伙八成都是怪胎好嗎,不要覺得全世界的人都要配合妳的腳步,這樣很累!所以說我最──」

她都忘了哥哥是個多愛碎碎念的人了。

面對青年不停止的抱怨以及緊緊皺起的雙眉,少女抿著唇,飽含委屈地回瞪:

「好,反正我就是不懂事!好不容易見到面,你卻在為這種事責備我──只有偶爾的電子郵件還有skype怎麼夠?哥哥根本是上大學之後就不要我了,只有我一個人像個笨蛋一樣一頭熱地想見你!你也不會知道這次的車票是我存了多久打工的薪水吧?明明期待了好久才盼到適合的假期,所以搭了一早的車想早點見到你而已!」

 

藏在身後的手不斷顫抖。期待了好久的重逢,為什麼會是這個樣子──

一個溢滿香氣的棕色牛皮紙袋歪斜地跌在地上,上面還有寫著「早餐唷☆」的愛心形狀便條紙,以及別緻的手工蕾絲裝飾。但如今也只顯得諷刺。

少女趁青年還來不及回話時便拉起包包,開門就跑。

「嘖!」

尼德蘭特一聞就知道那是妹妹親手做的比利時鬆餅,熟悉的布魯塞爾家鄉味一如往常,是他最喜歡的薄脆口感。她會是多早起來準備這次的早餐?身為美食主義者的蓓爾琪,又該是多挑剔地重烤了幾次?重複再重複,只為了呈現最完美的一次結晶──他早知道他的義妹就是這樣的女孩:表面上隨和好相處,骨子裡卻相當倔強,只要是決定的事情就要做到底。所以當發展不如預期時,也會跌得特別痛──而他怎能讓她傷心難過!

 

青年快步衝出房門,隨手抄起樓梯間的二手腳踏車,試圖追上妹妹的蹤跡。

 

§

 

少女衝向附近的地鐵站打算用最快速度離開,卻被買票方式給搞糊塗了,只得愣在售票機前方。

「可惡,這什麼設計嘛!一點都不體貼外地人……那個、請問──」

她兀自跺著腳埋怨著。正準備轉身詢問站務人員時,熟悉的男聲在她背後響起。

「才不要告訴妳怎麼買車票呢。哪天真的跑走怎麼辦?」

──是哥哥。蓓爾琪一臉尷尬地瞪著他,青年卻毫不考慮地牽過她的手。

「走,我們去逛市集。」

「啊?」

少女十足地莫名其妙。她記得他們才吵架到一半,這是什麼突如其來的發展?還有,哥哥明明就還在因為剛才的奔忙而大口喘著氣,卻死要面子地拉長呼吸的頻率,想裝作若無其事的模樣。哎,她的義兄就是這副德性──

「現在有市集?是在賣什麼?」

她裝作沒發現他的狼狽,算是給對方的一點小小體貼。

「嗯,週六在約旦地區北教堂附近有布料跟有機栽培農作物的產地直營市集,雜貨的話當然也有。旁邊還有不少咖啡館跟個性商店,算是蠻獨特的氣氛。或者是紐馬克廣場的骨董市集也不錯,那些老東西們很漂亮。雖然人很多,不過我想妳應該會想去看看……

蓓爾琪的嘴角不禁上揚,她又再一次成功轉移哥哥的注意力了。尼德蘭特每次說起自己擅長的事情或資訊就會滔滔不絕,這大概可以讓他忘記剛才的不愉快。而事實上這也是尼德蘭特的慣用伎倆,特別是對她有罪惡感時,總會不自覺地一直說話,好像這樣就能讓她開心一些似的。

不過說到市集,不是應該坐地鐵比較快嗎?怎麼哥哥是走往地鐵站出口的方向?

 

「──上來吧。」

原來是腳踏車。少女了然地眨了眨眼。

以前在布魯塞爾時,哥哥也常騎腳踏車載她上下學。兩人因為家住得近而彼此熟識,父母們也都是很好的朋友,對於他們的親暱也是樂見其成。更何況他們就讀的兩間學校距離很近,一同出門回家再自然也不過了。泛黃的回憶沒有褪色,如今回想起來還有種懷念的感覺……

「這台是二手的,雖然老舊了點,不過這個城市裡大部分的腳踏車也都是二手的,不然很容易就被當作是腳踏車賊的目標。更何況來到阿姆斯特丹,就一定要騎腳踏車才對味!

「是喔……這是什麼奇怪的堅持?」

她忍不住吐嘈。

「因為這裡是阿姆斯特丹。」

他理所當然地聲明。

「啊?」

「總之妳快點上來。」

 

蓓爾琪沒想到的是,尼德蘭特一邊騎車一邊講話的技術竟然如此高超。或者他之所以選擇以腳踏車載她穿越城市,正是為了和她介紹他的生活?

「這裡是舊證券交易所,是由被稱為荷蘭近代建築之父的伯爾拉赫所設計,那頭就是他的雕像。現在這裡是荷蘭管弦樂團的根據地,也是舉辦音樂會的場地……

「哦,嗯。」

不過她覺得尼德蘭特可以選擇更好一點的談話內容。他期待她接什麼話?討論建築風格或管弦樂嗎?

「等一下會經過我的學校,阿姆斯特丹大學。這裡原本是一座女子修道院,但在八十年獨立戰爭之後的1632年,雅典學院在此成立,成為我們學校最初的樣貌。我們總是說,『在阿姆斯特丹,沒有什麼事情是不可能發生的。』……

 

她的哥哥很久以前就決定要來這裡念書。

當時年幼的蓓爾琪並不理解,她覺得在比利時也有很好的學校,待在家鄉不是很好嗎?為什麼哥哥堅持要來這裡攻讀商業與經濟?但大她三歲的尼德蘭特只是拍了拍她的頭,沒有回答什麼。

現在已經就讀中學的蓓爾琪多多少少可以理解他的想法。阿姆斯特丹給人一種包容一切新思潮的自由氣氛,正是在這樣的風氣之下,孕育了無數輝煌商機。她猜測,或許尼德蘭特的同學們有不少同樣也是勇於創新、大膽挑戰現行制度的年輕創業家。這裡的大學校園當中會有許多不同的想法彼此激盪,對於志在擔任跨國銀行高階經理人的哥哥會是個很好的環境。

但即使如此,他們也還是需要承受別離與思念啊。難道這些對哥哥來講都沒什麼?日日夜夜思慕對方的,果真只有她一個?

 

§

 

「──喏,到了。紐馬克廣場。」

「哇啊──!」

少女驚訝地瞪大眼睛。雖然哥哥說過這是以骨董為主的市集,但她沒想過真的這麼多漂亮東西!舊書跟老唱片是一定有的,但這裡還多了華麗的各式家飾,手工繪製的古老花瓶、中國風格的白瓷盤、精緻的掛鐘與地球儀……簡直什麼都有!

她快速走向其中一個攤位,拿起高貴的瓷盤仔細研究著。白瓷在春日陽光照射下反射著她臉頰的線條,她把這當成鏡子,偷偷觀察著尼德蘭特的反應。

他從口袋中抽出慣用的長煙斗,悠然點起。

「太貴。」

蓓爾琪聳聳肩,挑了另外一隻裝飾用的瓷湯匙。綠寶石的光芒在匙柄上熠熠生輝,就像她的雙眸一般引人注目。這個怎麼樣啊?

「還是太貴。」

她感到有點無趣,乾脆繞到對面攤位,動作明顯地盯著一個精緻簡約的手工木製珠寶盒。

尼德蘭特嘆了口氣:

「妳有興趣的全部都太貴。」

「欸,你很奇怪耶。」

少女嘟起嘴:

「哪有人吵完架還不買東西當賠禮的啊?如果是隔壁的法蘭哥哥,一定不會等我選東西就先送上一大束玫瑰花外加甜言蜜語了。雖然對我來講是有點吃不消,不過至少不會繼續生悶氣……要不然換成安東尼奧的話,他好歹也會一直纏著我問為什麼不開心,如果有好吃的番茄會不會心情好一點。」

尼德蘭特聞言,眉間的皺紋更深了。

「法蘭那傢伙只會用浪漫的招數欺哄女孩子,妳別上當了,而且他早就對妳有意思,收他的東西最好要小心一點。然後那個安東尼奧是哪裡來的,我怎麼不知道?」

蓓爾琪只是無所謂地聳聳肩:

「新來的轉學生囉。他爸媽是西班牙人,講法語的口音有點重,而且不太會講荷語,不過他人還蠻好的,常常送我他老家種的番茄。總之都不會像哥哥這麼不解風情啦!

 

受到直率的批評,尼德蘭特只是搔了搔頭。

「那是因為,這些破銅爛鐵都配不上妳啊……

高瘦的青年難得地露出一臉困擾的模樣:

「妳以前不是一直說想要成為我的新、新娘,所以我一直以來都在存結婚基金……至少,戒指要買好一點的才可以吧?

 

蓓爾琪有一瞬間無法言語。

原來哥哥從以前到現在花了那麼多時間積極研究投資股票,全部都是為了她年輕時的夢?當然她現在也沒有改變「要成為哥哥的新娘子」這樣的心意,只是長大後因為害躁,所以沒有繼續對全世界大聲嚷嚷。

少女從臉頰紅到耳根,她以顫抖的手用力抓著青年熨燙整齊的上衣領口,隨後把整張臉埋進對方的胸口。

她知道哥哥一定會選最好的戒指,畢竟號稱鑽石之都的安特衛普就在他們家鄉,比利時出身的他們對於鑽戒的好壞可是一清二楚。然而跟戒指比起來,她更在意的是他的心意……

 

青年輕輕地把手放在義妹肩上。雖然剛才提出衝擊性告白的是自己,但畢竟他從來沒對任何人說過這種話,因此同樣也有些不鎮靜。為了讓自己冷靜下來,尼德蘭特僵著一張撲克臉自言自語:

「啊啊──附近的早午餐要吃哪家比較划算呢……?」

蓓爾琪聞言真是好氣又好笑。

怎麼有男人可以不解風情到如此程度,卻又是浪漫地衝擊了她的心?但話又說回來,全世界可以受得了尼德蘭特的碎碎念,而且還會因為他不解風情的浪漫而感動的,或許也只有她一個人了吧。

她抬起頭,笑靨甜甜地融化青年臉上的冰山:

「要去哪都可以,只要有你一起就好。」

他低下眼寵溺地注視她,同樣勾起嘴角:

「這麼大意,哪天被我拐跑怎麼辦啊?」

「早就被拐跑了啦……

 

──我的心啊,早就在你身上了喲。

 

 

fin.

 

 

關鍵字:荷比,起床氣,地鐵,腳踏車,鬆餅,市集,不解風情的浪漫

註解:

比利時的手工蕾絲是歷史名產喔,所以讓蓓爾琪拿去當成鬆餅袋子的裝飾了。

另外比利時的鬆餅有分兩種風味,一種是列日風味,塗上香草醬後放進格子狀的模具燒烤,最後灑上砂糖顆粒讓其融化,口味偏甜。另一種是布魯塞爾風味(荷兄喜歡吃的),甜味較低,是輕薄的酥脆口感。可以自由灑上糖粉,或加上鮮奶油、巧克力醬、冰淇淋或水果等一起享用w

而語言同樣分成南方法語區跟北方荷語區,首都布魯塞爾則是雙語通用,所以小比才會提到安東不太會講荷語的問題。也因為歷史因素所以比利時總是有南北分裂的危機

參考資料:

深夏之前在學校修過的低地國史

人人遊世界──荷蘭 比利時 盧森堡

荷蘭最美(太雅生活館)

荷蘭不唬爛(這本不在手邊,只是憑印象寫)

http://ppt.cc/hVTe

http://ppt.cc/cK(b

http://ppt.cc/V!nl

另外交通方式跟距離(特別是大學的)我就沒有詳細查了,還請各位不要挑剔XD

,
創作者介紹

「深沁之夏。」

深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9) 人氣()


留言列表 (19)

發表留言
  • Olas★Wave
  • 蓓爾琪是個好帥的女孩子呢~
    那種很爽朗的帥喔~陽光的感覺~
    尼德蘭特也跟想像中一樣可愛呢~///
  • 太好了有人喜歡w
    小比在我心中就是這樣陽光爽朗又有行動力的可愛女孩^^
    荷兄的可愛點是在...呃,碎碎念嗎?XD

    深夏 於 2011/09/06 10:55 回覆

  • 悄悄話
  • j26815606
  • 我是斐沂,初次拜訪XD
    這個小比好率直好可愛我好喜歡>////<(鼻血)
    能夠馬上認錯(?)追出去的荷兄也帥爆了(其實萌點是晨起散髮樣(無誤)
    好喜歡這樣的風格啊,灑了滿滿的砂糖
    期待和好結局噢wwwww
  • 歡迎歡迎!!:D
    可以寫出小比迷人的地方真是太好了w我也超愛她ww
    散髮荷兄則完全是我自己的私心(一起鼻血)
    我是覺得他不太會講甜言蜜語,
    不過對小比的關心會表現在行動上(心)
    哦哦原來前面也算是有灑砂糖嗎?其實後面會更多XD
    結局部分我會努力的^^

    深夏 於 2011/09/06 21:55 回覆

  • Olas★Wave
  • 對!!!!!
    碎碎念真的超棒啊啊啊!!
    我有個荷蘭混血兒的朋友說
    他在荷蘭的鄰居都很吵
    但是人都很好喔~
  • 很吵嗎wwwww
    太有趣了!真的是碎碎念那種?
    哈哈我相信他們人都很好
    但是很吵這真的戳到我笑點...XDDDD

    深夏 於 2011/09/07 12:47 回覆

  • Toku
  • >////<啊~這個蘭哥大犯規
    難得看妳發文整個令人揪到不行
    少女心大開阿阿阿阿~~(吶喊

    本來看前面就覺得他們很可愛
    後面那段告白就更受不了了(噴~~
    荷比太可愛了\\>v<//
  • 噢噢說起來應該是我更新太慢的問題(逃)
    我也覺得後面的告白以荷兄的程度來講真的是犯規!!
    而且他大概沒意識到自己其實算是在求婚了(?)
    總之寫荷比的時候我自己心情也很好w

    深夏 於 2011/09/07 22:36 回覆

  • 宅麵包。
  • 「才不要告訴妳怎麼買車票呢。哪天真的跑走怎麼辦?」

    唔哦哦!為什麼我會覺得說這句話的荷兄超可愛的呢?((欸
    看深夏的文筆整個就是心情很好~(ˊ∀ˋ)/

    鬱金香兄妹大好!!
  • 荷兄的佔有慾應該蠻強的,
    所以這句應該是很自然就說出口,
    但他本人也沒意識到這句其實很可愛www
    這篇大概是我在甜文方面的大突破吧XD
    謝謝妳喜歡!!^^

    深夏 於 2011/09/07 22:54 回覆

  • 悄悄話
  • Toku
  • 求婚了XD(而且還是認定人家一定答應的那種~
  • 其實小比早就說要嫁給他了所以XDD

    深夏 於 2011/09/08 13:59 回覆

  • Olas★Wave
  • 看到安特衛普超興奮的阿!!
    那裏的鑽石設計真的很棒~
    荷蘭人講話超不忌諱這點真的超正中我心耶~
    蘭哥居然這麼直接告白了
    好可愛阿~
    其實這種直接的男人也很棒呢~
  • 對啊我在想到戒指的時候就覺得一定要把安特衛普寫進去XD
    畢竟是世界三大鑽石交易中心之一嘛~

    之前在讀"荷蘭不唬爛"的時候就對荷蘭人的不解風情印象深刻(笑
    對於戀愛細胞有點遲鈍的荷兄而言,
    果然還是直球比較適合吧?

    深夏 於 2011/09/08 14:02 回覆

  • hankillu
  • 這篇的氣氛跟當初指定關鍵字的時候腦中想像的好接近(拇指)
    深夏描寫的車站場景和街景真美好,不禁希望荷比續篇也能畫出這種感覺呢
    如果到時後時間允許深夏會願意把劇情借我具現化成漫畫當特別篇嗎XD?

    還有因為被某書影響很深XD
    這樣不解風情講話過直的大哥真是深得我心XDDD
    是說之前很想畫一些荷比兄妹的生活梗
    (例如大哥企圖晒衛生紙殺菌來重複使用,惹的小比抓狂之類)
    不過一方面怕摧毀別人心中大哥的酷帥形象,一方面時間也來不及
    所以後來就作罷了,但是看了深夏的賀文之後覺得還是很想畫呢w
    現在覺得幸好有指定荷比(滿足) 果然鬱金香兄妹是本命喔喔>////<
  • 畫成漫畫當然沒問題啊,這是我的榮幸呢>//<
    我也好喜歡歐洲的車站跟街景!!!
    可惜這次因為同時要強調小比移動的速度感,
    所以沒有更詳細的描繪~
    以後有機會的話也蠻想寫寫看悠閒的教堂大廣場之類的這種感覺w

    我們都看過那本書XDD
    可惜那本其實我只看到一半就得還圖書館了,
    但對荷蘭人的民族性還是印象非常深刻呢(笑)
    很開心可以寫出讓小韓滿足的賀文喔^^

    深夏 於 2011/09/08 14:24 回覆

  • j26815606
  • 甜爆了>/////<
    求婚發言超級犯規的啊犯規啦!!!!!
    旁邊的攤販們不僅要忍受"破銅爛鐵"的批評還要被小戀人閃這樣真的可以嗎wwwww
    而且還說出「哪天我被拐跑怎麼辦」這種調情發言
    荷哥一旦直率起來還不是普通的直率(掩面)
    (當然彆扭起來也不是普通的彆扭就是了XDrz)
  • 這麼一說起來,旁邊的攤販真的超可憐耶wwwww(大笑)
    骨董花瓶什麼的都要被閃碎了啦XDDD
    彆扭起來也不是普通的彆扭+1
    這對要走到這個地步應該也不太容易吧...(遙望)

    深夏 於 2011/09/08 17:06 回覆

  • Olas★Wave
  • 我就是喜歡荷蘭人不解風情的這一面~
    直來直往的比較適合我XDD
  • 對啊這樣也蠻可愛的XDD

    深夏 於 2011/09/08 22:30 回覆

  • ccacreation0629
  • 好甜好甜>/////<
    我也被衝擊到了XD
  • (遞牙刷(欸)
    荷兄大概有時會有這樣的無意識爆彈發言ww

    深夏 於 2011/09/11 12:21 回覆

  • 小柯
  • 好甜喔////
    荷兄的話也太爆炸性了吧(笑
    求婚好萌喔

    不過這句『哥哥什麼都省,大概只有髮膠沒在省吧?』
    我倒是笑翻了(ry
  • 語不驚人死不休啊(?)
    那句我之前想到的時候就覺得一定要放進去哈哈!
    太好了總算有人笑了www

    深夏 於 2011/09/18 18:10 回覆

  • 九幽冥靈
  • (舉手)所謂阿姆斯特丹的堅持.....??
  • 噢這是我在旅遊影片上看到的,
    阿姆斯特丹真的很多腳踏車,
    整個荷蘭則是平均一人有三輛左右...。
    至於那個堅持妳就當作是荷兄對於城市的驕傲跟認同吧(?)

    深夏 於 2011/09/18 18:12 回覆

  • 九幽冥靈
  • 我懂了(筆記筆記~
    對自己的國家有一份驕傲感很好啊ˊˋ
  • 我也這麼覺得^^

    深夏 於 2011/09/20 00:45 回覆

  • 楠央
  • 沒錯,在阿姆斯特丹就是要騎腳踏車阿 (其實這人根本就沒去過(不
    噢噢噢,甜得不像話,直接是好物-ˇ-b
  • 呵其實我也只有上過課+聽過演講+看過書跟影片而已,
    要是可以真的去的話就好了~~
    謝謝稱讚ww

    深夏 於 2011/12/29 10:17 回覆

  • 鏡靖
  • 喔喔喔一整個就是超可愛的啦ww(艸)
    蘭哥也好可愛(艸) (會拿文當角噗參考性格(刪除線(?))

    順帶一提我也看過 荷蘭不唬爛 超有趣w
  • 謝謝(羞
    所以鏡靖的角噗剛好就是蘭哥嗎?w

    對啊那本真的超有趣耶www

    深夏 於 2012/02/05 13:19 回覆

  • 九芎
  • 這篇就跟比利時鬆餅一樣甜蜜呢~^^
    一直覺得蓓爾琪是個瀟灑可愛的女孩兒呢
    荷蘭大哥哥的不解風情好萌~~~